中國移民在非洲:中國軟實力的暗礁?

全球話視野

朱啟政 (The Glocal 助理研究員)

 

照片來源:中央社
照片來源:中央社

近年,中國在國際舞台上越來越積極進取,非洲正是中國積極拉攏的對象之一,但西方社會則對中國背後的動機抱有懷疑。

的確,地緣政治上,中國在阿迪斯亞貝巴(埃塞俄比亞首都)興建輕軌鐵路、在肯亞興建蒙內鐵路等,不單是透過基建拉攏非洲國家的行為,更是希望藉此在關鍵戰略位置如亞丁灣附近加插影響力的行徑;

國際規範上,不斷有聲音指中國在非洲大搞「新殖民主義」,借助大量援助非洲國家實質換取當地豐富的天然資源,某程度上更是助長非洲獨裁者的氣焰,這都是西方不樂見的發展。

然而,這並不代表中方在中非關係上一帆風順。其實,中非兩地關係的建立並非只在朝夕,初時基於反殖民主義、反帝國主義、共產主義等意識形態上的共通點,兩地友好早在毛澤東年代已經開展,同時亦埋下今天中國在非洲面對的機遇與挑戰的伏筆。

 

被官方論述忽略的中國移民

現時有關中非關係的論述,粗略分爲官方與半官方兩個層面。

官方層面指的是國與國之間的合作協議、透過國際組織進行援助等而建立的關係;半官方層面指的是以國有企業作為單位與非洲國家交涉。然而,這些實際上都屬於硬實力的範疇。

因此,不難發現,非官方的一群,例如中國移民,作為軟實力的一種,在雙邊關係中的重視程度不成比例。

事實上,中國移民在非洲的影響力和潛力不容小覤,原因有二。

首先是因爲它龐大的基數。有學者估計,過百萬的中國移民中,只有大概30萬至50萬在非洲的中國人與國企有關連(如合約員工),同時亦有50萬人或以上是「獨立而無技術移民」(independent and unskilled migrants)[1]。

而且,移民人口與當地人有較多互動,特別是有部份在七八十年代已移民到當地落地生根[2],因而容易影響當地人對中國人的看法。

在《中國的第二個大陸──百萬中國移民如何在非洲投資新帝國》一書中,傅好文教授(Howard W. French)就記下了他對中國移民與非洲人的互動的觀察,從中不難看出中國移民在當地的形象都傾向負面。

中國喉舌報章《文匯報》就曾有一篇報導就形容,中國人「很多時候過著『關起門來,自成一統』的生活,對非洲及其生活既不了解,也不打算了解」[3],而這情況,連中國官員也曾予以承認[4]。這一類實際影響到中國軟實力在非洲發展的議題,理應被納入討論。

 

除此之外,海外移民作為非官方外交渠道(第二軌外交,track II diplomacy)的一種,如能加以利用,也有助中國尋求國家利益。

例如承認「一個中國」和對西藏問題保持沉默是和中國建立外交和經濟關係的條件,早前博茨瓦納正因為願意接待達賴喇嘛而惹來中方不滿(雖然最終達賴因身體出現狀況而未能成行)。

沿用此例作說明,中國可以煽動在博國移民表達對接待達賴的不滿,由下而上地對當地政府構成壓力(特別是該國作為民主政體,群眾的聲音難以被忽略),進而嘗試令該國政策不會違背中國國家利益,與普京「應克里米亞俄裔要求回歸俄羅斯」的情況大同小異。

足見移民是中國外交中一項重要的資產,應該好好管理和利用。

 

華僑成功融入需要雙方合作

實際上,中國的形象在非洲並非一面倒地負面,中國移民成功融入非洲社區或未被視為威脅的案例亦確實存在。

2015年,非洲雜誌New African 的一篇文章就形容毛里裘斯的中國移民是非洲國家中最能融入當地社區的例子。

概括地說,該文認為他們成功的原因可歸納為文化和政治兩方面。

文化上,中國移民會與當地人通婚(毛里裘斯華裔佔當地人口約3%[5])、也願意使用當地的語言;政治上,中國移民的參與亦未引起當地人反彈,例如即使容許中國人出任議員,名額只有一至兩個,華人社區亦鮮有對政府施壓,而且他們的意見亦通常不被重視,令當地人對他們未有感到威脅[6]。

當然,因爲習慣立場被動而不參與地區政治並不代表融入,但是這種隔膜可能代表着一個互相信任的過渡階段。

要非洲人對中國人減低疑慮,並非完全不可能,但這需要雙方共同努力:非洲人不能過份妥協,需要容許中國人有一定程度上的政治參與之餘;中國移民也不應自成一角,要嘗試與當地人共同生活、與非洲人一起接受教育、使用本土語言,作為尊重當地文化的表現。同時也應該更爲參與議政,如本地人一般改善處於國家的面貌。

 

移民作爲中國軟實力重要一環面臨的難題

誠如北京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朱鋒指出,中國應該進一步加強對非洲的人文和社會交流[7];學者陳雪飛亦建議中國要建立自身的「跨文化敏感力、做大蛋糕的合作力、遵規守則的自我約束力」[8]。

更具體的說,可以是對私人部門(private sector)發佈指引,作為加強管理當地公民社會的其中一種方法[9]。

換句話說,就是中國政府有可以動員中國移民此一選項,作為實施軟實力的一環,從而改善和管理中國在國際的形象。

 

問題是,毛里裘斯的例子能夠成功移植到其他非洲國家嗎?答案恐怕並不樂觀。

首先,與當地人通婚並不代表接納當地文化,例如有中國移民與當地人通婚後會希望保留自身的飲食習慣、聚會文化,價值觀上甚至會期望非洲婦女做到「相夫教子」[10]的中國價值。

再者,中國在其他非洲國家政治上的角色亦有別,毛里裘斯的政治制度屬於特例。

在毛國的憲法中,有保障少數族裔的條文,確保他們在議會中有代表,毛里裘斯華裔是其中之一[11],華裔議員亦常有被任命為部長[12],這種容許由下而上的參與在非洲別樹一格。

但在其他非洲國家則較難看到這景象,他們現時亦無動機修改憲法,畢竟,中國政府與國企對其經濟的重要性比中國移民更大,直接與前者打交道被視爲更有效的交流。

 

假如中國繼續把注意力放在國家和商業層面而忽略移民到當地的人的力量,這批足以左右非洲人對中國人觀感的龐大人口將很可能對中國在和非洲打交道時構成障礙而非合作的契機。中非雙方均不應將交流局限於常規渠道。

 

[1]http://www.saisperspectives.com/2016issue/2016/5/12/n947s9csa0ik6kmkm0bzb0hy584sfo
[2] https://www.saiia.org.za/occasional-papers/132-chinese-migration-in-africa/file
[3] http://news.wenweipo.com/2014/10/17/IN1410170029.htm
[4]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51691
[5] http://countrystudies.us/mauritius/10.htm
[6] http://newafricanmagazine.com/meet-africas-most-integrated-chinese-community/
[7] http://www.bbc.com/zhongwen/trad/china/2013/03/130325_china_africa_jw.shtml
[8] http://www2.hkej.com/commentary/cnpolitics/article/1032978/非洲人眼中的中國形象
[9] https://www.brookings.edu/blog/order-from-chaos/2016/07/19/chinese-foreign-assistance-explained/
[10] http://news.wenweipo.com/2013/09/17/IN1309170045.htm
[11] http://countrystudies.us/mauritius/23.htm
[12] http://newafricanmagazine.com/meet-africas-most-integrated-chinese-community/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