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學家:全面脫貧是錯誤認知

國際中心林孝萱/綜合報導
·3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之音》引述中國有經濟學家分析,認為全面脫貧是個「錯誤認知」,國內的貧困人口仍然龐大。(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美國之音》引述中國有經濟學家分析,認為全面脫貧是個「錯誤認知」,國內的貧困人口仍然龐大。(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中國官媒 23 日報導貴州省宣佈,省內的 9 個貧困縣退出貧困縣序列,中國 832 個貧困縣全數「脫貧」2020 年成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實現之年,中國國務院也在同天發佈,經過各方合力攻堅,脫貧攻堅任務取得決定性成效。但中國有經濟學家認為,這可能是個「錯誤認知」,國內的貧困人口仍然龐大。

美國之音》報導,貴州省政府 23 日表示全省 66 個貧困縣全部實現「脫貧摘帽」,代表國務院扶貧辦確定的全國 832 個貧困縣全部脫貧「脫貧攻堅目標任務」已經完成,登記建檔納入低保(最低生活保障補助)、救助的人口分別為 1852 、152 萬人,共 2004 萬人。

但深入了解中國農村、農民問題的中國經濟學者胡星斗認為,中國官媒的宣傳,使許多中國人或外國人對相關的問題產生了「錯誤的認識」。胡星斗認為,中國國內的貧困人口仍然數量龐大,若以聯合國、世界銀行訂下的標準「日收入 2 美元」」來算,中國貧困人口可能上億,而不是像官方稱的幾千萬人( 2004 萬人)。

或許有人會比較美國還有 4000 多萬的貧困人口,但胡星斗指出兩國的標準,美國的貧困彬準比中國的高 20 倍,不是高 2 倍。胡星斗說,「人們錯以為美國作為一個發達國家還有貧困人口 4000 萬,中國是一個發展中國家,貧困人口才 1000 多萬,而且今年就全部脫貧了,比美國強多了」。

但胡星斗仍肯定,中國在過去的 10、20 年再脫貧方面取得了明顯的成就,從農村的住房條件來看,雖然現在依然有貧困地區,但跟以往的普遍貧窮已經不同。但應當特別注意的是,中國的脫貧還是「低水平的脫貧」並不是脫貧了之後就進入了「富裕」或「小康」水平。中國現在的貧困標準現在跟聯合國的貧窮線大致相同了,每天收入在大約 1.25 或 1.30 美元之間。

對於中國貧困人口集中在農民群體的問題,分析人士認為是,是複雜的政治、經濟、政治經濟學問題,農民在 1949 年後變成政權的農奴。在 1970 年代改革開放後,農民雖然可以前往城市打工,但仍然是二等公民。北京 2017 年開始驅離這些被認為是「低端人口」的農民工、移民工,中國其他城市也有樣學樣驅趕這些人。

《美國之音》報導指,事情發生在北京,當局者雖然在官媒的宣傳中「牽掛困難群眾」但很顯然並不是如此。有批評者表示,農民、農村雖然在中共政權的建立過程中幫助良多,但還是備受歧視,現今教育資源都集中在大城市。且農村學生在報考大學時,受到的限制更多。

胡星斗認為,即使中國今年全國貧困縣全部脫貧摘帽,中國離真正的脫貧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中國農村和農民之所以整體上比城市和城市居民貧窮得多,並不是因為中國農民懶惰或愚笨,而是因爲當局多年區分城市和農村、在戶籍、土地、金融、財政、教育、醫療、養老等方面歧視農村和農民的政策。胡星斗認為,讓城市的人也到農村去投資,才能夠帶動農村發展:但也有人認為城鄉融合的願景難以實現。

更多 NOWnews 今日新聞 報導
香港爆第四波疫情單日增逾百例 教育界籲停課、提早放假
支持藍立院丟豬內臟 前立委列八大罪控民進黨成納粹政府
傳台對美明年有筆52億美元軍購案?國防部:並無此規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