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被指籌劃打造全球軍事補給網絡 引發美國擔憂

·5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國儘管迄今為止僅在東非吉布提擁有唯一的海外軍事基地,但是國際媒體近期報道指中國或正計劃在印太地區打造更大規模的全球性軍事補給網絡。

美國五角大樓在2020年度《中國軍事與安全發展報告》中就曾指出,中國除在吉布提的軍事基地外,「很可能考慮並且計劃」建設其他的海外設施向其海軍,空軍和地面部隊提供支持。

報告指出,緬甸,泰國,新加坡,印度尼西亞,巴基斯坦,斯里蘭卡,阿聯酋,肯尼亞,塞舌爾,坦桑尼亞,安哥拉和塔吉克斯坦等國都可能成為中國考慮建基地的國家。

美國國防部認為,解放軍全球化的補給網絡可能對美國軍事行動構成干擾,並有助於中國對美國發起進攻行動。

五月,路透社曾發佈獨家報道說,中國計劃將太平洋島國基里巴斯(Kiribati)的一條長約三千米的飛機跑道升級,恢復使用那個美國曾在二戰中起降過軍機的地方。那裏曾經是太平洋戰爭中美軍重要的前進補給基地。

太平洋的落腳點

基里巴斯是一個位於亞洲和美洲中間的珊瑚島,具有重要的地緣戰略意義。

路透社記者從基里巴斯的反對派議員那裏獲知上述跑道升級計劃的消息,但基里巴斯的總統沒有回應記者的問詢。路透社記者巴雷特說,如果中國在基里巴斯建造工程,就意味著中國在這個自二戰後一直在美國和盟國腹地的地區建立了落腳點。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基里巴斯政府顧問稱,「這個島會變成一個固定的航空母艦。」

雖然美國第七艦隊和美國國務院都沒有對記者問詢做出回應,但是華盛頓智庫捍衛民主基金會的中國研究員、美國前外交官辛格頓(Craig Singleton)7日在《外交政策》撰文說,(基里巴斯)具有重要地緣政治價值,因此受到中國的重視;那裏距離夏威夷美軍基地不到三千公里,處於軍事打擊範圍內。

他還說,中國人民解放軍已經在柬埔寨,坦桑尼亞和阿聯酋等地在建立新軍事基地。美國的決策者和軍事領導人不久可能會看到一個不同的現實,那就是解放軍的軍事投送能力將遠遠超出台灣海峽。

柬埔寨雲壤港

近期引起關注的還有柬埔寨的雲壤港的動態。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下屬的亞洲海洋透明計劃(AMTI)6月公布的衛星圖片顯示,從4月17日開始到5月初柬埔寨西南部的雲壤港開始建設項目,到21日完成。圖片顯示,兩座由美國幫助的建築去年底被拆除後在舊址上又建了兩座長115英尺,寬20英尺的建築。

亞洲海洋透明計劃的報告說,「雲壤港建設的快節奏和缺乏透明,以及柬埔寨關於變化不確定的解釋繼續主張了對升級設施的懷疑,讓人懷疑那裏的設施是領中國受益而非柬埔寨受益。」

《商業內幕》網站報道說,這些發現助長了以前的猜測,即柬埔寨和中國在2019年簽訂為期數十年的秘密協議,規定中國可以在雲壤港駐軍,存放武器,停靠軍艦。所謂的秘密協議最初由《華爾街日報》報道,但柬埔寨總理洪森多次加以否認。

特朗普(川普)政府時期,美國前任副總統彭斯曾致信柬埔寨總理洪森,就中國可能在柬埔寨建立基地問題表示關切,洪森回復說柬埔寨憲法禁止外國駐軍。

柬埔寨海軍總參謀長說「中國政府幫助我們建造港口和船舶維修設施」,但他對《日經亞洲評論》否認中國軍隊會使用那裏的設施。

美國國防部在2019年6月也表示過關切,因為當時柬埔寨突然拒絶美國幫助修建雲壤港設施的建議。五角大樓發言人表示「美國嚴重關切中國軍隊建設和使用雲壤港海軍基地」。他還說,美國「鼓勵柬埔寨領導人保持獨立和平衡的外交政策,那樣對柬埔寨人民最有利。」

進入印度洋

美國官員說,柬埔寨的前哨讓中國在東南亞立足形成「掎角之勢」,雲壤港的基地讓中國軍隊有能力覆蓋連接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重要海上通道。中國已經在非洲東北部的吉布提建有軍事基地,吉布提是扼守紅海和印度洋的要衝。

緬甸在印度洋沿岸的皎漂港十多年前開始了包括石油和天然氣管道等大規模基建項目,成為「一帶一路」將中國西南連通印度洋的重要門戶。

美國國防部在評估中國軍力的報告中對解放軍在皎漂港建立後勤補給設施以及駐軍表示了擔憂,並指出中國的通常做法是利用其海外商業設施向解放軍行動提供支持。報告還指出,中國中央軍委的聯合參謀部和後勤保障部門參與了關於皎漂港建設的談判。

不過中國對美國五角大樓的指稱做出反駁。中國國防部指五角大樓的報告存在嚴重的事實錯誤,誇大和渲染了「中國軍事威脅」。

除了皎漂港還有關於中國在緬甸位於安達曼海的科科群島建立大型電子信號站的報道和傳聞。

中國在緬甸建立軍事基地的說法特別引起印度的警惕。印度擔心中國在印度洋擴大影響力,也擔心緬甸這個鄰國成了中國的代理國。

不過澳大利亞格里菲斯亞洲研究所的教授安德魯·塞爾思(Andrew Selth)撰文說,上述指稱的事實基礎並不多。 印度國防部隊總參謀長過去也承認關於中國在緬甸海島建立情報設施的報道不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