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高超音速導彈試驗是否發出新一輪軍備競賽信號

·5 分鐘 (閱讀時間)
China's hypersonic glide vehicles featured in a 2019 Beijing parade
北京2019年閲兵式上展出的超音速飛行器

關於中國試射具備搭載核彈頭能力的高超音速導彈的消息震驚了美國官員,被視為改變了遊戲規則。這個消息到底有多大影響呢?

中國軍方這個夏天兩次向太空發射火箭,火箭在進行繞地飛行後飛向了地面的目標。

根據《金融時報》引述的消息,第一次發射最終結果偏離目標約40公里。

當一些美國政客和評論人士對這一顯著進展感到警惕的時候,北京迅速否認這一報道,稱這只是可回收航天器的測試。

美國研究防武器擴散的專家傑弗裏·劉易斯(Jeffrey Lewis)認為,中國的否認是一種混淆概念的行為。除了《金融時報》的報道外,這個消息已經得到了美國官員的肯定。

他認為,關於中國測試部分軌道轟炸系統(FOB)的指稱"技術上合理,也符合北京的戰略"。

洲際彈道導彈和部分軌道轟炸系統的主要區別

洲際彈道導彈(ICBM)作為一種遠程導彈,其飛行過程會離開大氣層,然後再重新進入,遵循一定拋物線軌跡飛向打擊目標。在燒完燃料後只能保持預定的航向,不可改變。

部分軌道轟炸系統(FOB,Fractional Orbital Bombardment System)會讓導彈部分進入太空軌道,從不可預測的方向重回大氣層,飛向打擊目標,從而令傳統的防禦系統反應時間不足。

費城外交政策研究所研究部主任史坦(Aaron Stein)認為,《金融時報》的報道和中國官方的說法可能都沒錯。

「可回收航天器同時也是高超音速的滑翔器,只不過它落地了。部分軌道轟炸系統和可回收航天器能做的事情大致相同。我認為兩者區別很小。」

事實上在過去幾個月裏,不少美國高級官員也做出了相似的暗示。

部分軌道轟炸系統其實並不新鮮。

這個想法在冷戰期間受到蘇聯的追捧,現在似乎被中國接手。該系統的核心理念就是,讓一種武器只部分地在軌道上運行,最終從不可預判的方向飛向打擊目標。

中國目前所做的似乎是將這種系統和高超音速滑翔器結合起來,然後沿著外太空邊緣飛行,躲避雷達監控和防禦系統。

為什麼中國要開發這種新系統呢?

傑弗裏·劉易斯認為,「北京擔心美國部署現代化的核武器和導彈防禦系統,將消除中國的核威懾力。」

「如果美國率先對北京發起攻擊——當然我們公開表示對此有所保留——美國位於阿拉斯加的導彈防禦系統可能可以應對一小部分中國的核武器。」

史坦說,主要的擁核國家都在發展高超音速系統,但視角不同。這些不同的視角會讓另一方的國家感到緊張,從而引發軍備競賽。

他認為,北京和莫斯科將高超音速武器視為洲際導彈失敗後的一種補充。但美國計劃將此用於打擊重要目標,比如核武器操縱系統。美國可能會將其用於搭載常規非核武器彈頭。

一些主張美國快速推進核武器現代化的人認為,中國最近的實驗相當於「斯普尼克時刻」(Sputnik Moment,蘇聯成功發射的第一顆人造衛星),值得引起警惕和注意。

但也有專家認為中國類似實驗並不會造成新的威脅。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的核政策專家詹姆斯∙阿克頓(James Acton)說,至少從1980年代開始,美國在中國可能的核打擊面前就已經很脆弱了。

但他也指出,中國、俄羅斯和朝鮮密集開展這些旨在擊敗美國反導武器的項目,只會促使美國重新考慮,此前簽署的限制反導彈武器的協議是否仍符合美國利益。

劉易斯強調,目前對美國來說,關鍵是要做出正確結論。

「我擔心的是,就像911事件一樣,由於吃驚和狼狽,加上恐懼和無力感,我們作出了一系列災難性的外交決定,反而讓我們更加不安全。」

「我們退出了《反導條約》(Anti-Ballistic Missile Treaty),事實上該條約對中國更具有約束力。」

Putin and his defence chiefs watch a hypersonic missile launch via video link in 2018
普京和國防部官員觀看超音速導彈發射。

美國的潛在對手現在都在努力尋求升級自己的核武庫,實現現代化。

雖然相對於美國,中國的武器庫規模還比較小。但美國存在對自己的反導系統、常規遠程精密打擊系統的擔憂,催生了擴大核武庫的呼聲。

朝鮮問題分析家安吉特·潘達(Ankit Panda)注意到,與此同時,朝鮮也在積極尋求更新自己的核打擊能力,以在今後的外交上增加砝碼。

他表示,「這些年來,他們要求被美國平等對待,並將更加先進的核武器及導彈視為贏得尊重的途徑。」

這些都讓拜登政府在核武器領域感到愈加頭疼。

從冷戰時期沿襲而來的武器控制協議大多處於坍塌狀態,同時美國與莫斯科及北京的關係日趨緊張,都對目前的事態沒有幫助。

安吉特·潘達認為,對美國來說,在遏制武器競賽方面唯一有意義的事情應該是討論對戰略導彈防禦系統的限制,就像在冷戰時所做的那樣。

「把反導系統放上桌面,」他說,「才能讓華盛頓從俄羅斯和中國謀求到有意義的讓步,同時勸阻他們開發代價高昂的危險的核武器。」

作者:喬納森·馬庫斯(Jonathan Marcus),英國埃克塞特大學(University of Exeter)戰略與安全學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