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戰狼外交」再出擊,澳大利亞為何成為針對目標

斯影 - BBC中文記者
·10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國國徽和澳洲國旗
中國國徽和澳洲國旗

當一連串新監管措施導致來自澳大利亞的龍蝦、櫻桃等新鮮農產品滯留在中國各地的入境口岸,數十艘煤炭散貨船被困中國港口,無法卸貨,中國和澳大利兩國的政治溫度卻因一張插畫而驟然升高。

此時正值美國政權交接,經歷了一年激烈對抗的中美雙邊關係正在喘息。拜登政府尚未明確對華政策,中國已經開始與周邊國家展開新一輪外交。

中國外長王毅上月底結束日本和韓國的訪問,帶著一攬子共識回國,而同是美國盟友的澳大利亞卻成了中國出擊的對象。

澳洲的葡萄酒
中國正在對澳洲的葡萄酒實施臨時反傾銷措施。

「戰狼外交」再出擊

本周一(11月30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推特上發佈一張圖片,顯示一名士兵把帶血的刀抵在一個孩子脖子上。他寫道,「對澳大利亞士兵殺害阿富汗平民和囚犯感到震驚。我們強烈譴責這種行為,並要求追究他們的責任」。

該帖子發佈幾小時後,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就回應稱,北京應該為分享這一「令人反感」的圖片「感到非常羞恥」,並要求中國道歉。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當天回應記者提問時再次譴責澳大利亞軍人的行為,稱「這是大是大非問題,必須要講原則」。12月2日,華春瑩再次回應說,趙立堅發佈的圖片是一位中國青年畫家創作的電腦插畫。

In a fake image, an Australian solider is seen murdering a child who is holding a lamb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發佈的假圖片

發言人趙立堅被外界認為是中國「戰狼」外交官的代表,他曾在今年3月發佈推特,稱新冠病毒最早是由美軍帶到武漢,但並沒有給出證據。此舉引發巨大爭議。

許多觀察者稱,中國正摒棄「韜光養晦」的外交戰略,轉向更積極主動的策略。不過,包括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時殷弘在內的一些重要中國學者都批評,「戰狼外交」聲調太高,效果與期望背道而馳。

美國巴克內爾大學(Bucknell University)政治學與國際關係教授朱志群認為,中國目前對澳大利亞「主動進攻」,是其「戰狼外交」的一部分。

他對BBC中文說,「中國在國際上的話語權很弱,北京很清楚這一點,所以覺得有必要反守為攻, 講好 『中國故事』,同時揭發西方國家的虛偽。」他認為,這次事件必然令中澳關係雪上加霜。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被認為是「戰狼」外交的代表人物。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被認為是「戰狼」外交的代表人物。

中國的試探與威脅

北京這次針對澳大利亞的行為並非沒有徵兆。兩周前,澳大利亞多家媒體稱,收到中國駐澳使館官員分發的一份清單,稱澳大利亞的14個行為導致中澳兩國關係惡化。

這份14點清單包括,破壞與中國達成的「一帶一路」協議;對中國駐澳記者突擊調查;取消中國學者的簽證;攻擊香港、台灣與新疆事務;呼籲國際調查新冠病毒源頭;禁止中國科技公司華為參與5G網絡建設等等。

澳媒還引述一位中國官員稱,「如果你把中國當作敵人,中國就會是敵人」。

澳洲國立大學(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亞太學院講師宋文笛告訴BBC中文,中方發放清單的舉動是在「試探」澳方,看其能否在關鍵政策上改變立場。

今年4月以來,澳大利亞帶頭呼籲國際調查新冠病毒的源頭,並在香港、南中國海、新疆等中國認為的核心問題上指責中國。

北京在香港推行《國安法》後,澳大利亞是較早(7月初)宣佈為香港人提供新簽證措施的國家,以便之後再申請永久居留權。11月18日,有澳大利亞參與的「五眼聯盟」情報組織還要求中國收回人大授權香港撤銷四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資格的決定。

中國多次稱澳大利亞干預中國內政。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回應「五眼聯盟」的舉動時稱,「不管他們長五隻眼,還是十隻眼,只要膽敢損害中國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小心他們的眼睛被戳瞎。」

朱志群說,「在北京看來,澳大利亞成了美國組團反華的急先鋒,所以北京會採取一系列措施制裁澳方。」

對於中國為何以非正式外交渠道傳遞訊息,宋文笛說,一方面表示中澳高層對話目前已經停擺,另一方面是對北京採取靈活態度提供迴旋餘地。「當中國需要施壓的時候,如果是當地某一官員爆料而非正式的行文,中方可以稱是官員的個別行為,不一定代表官方立場。」

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
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

澳大利亞成為 「負面形象的典型」

數月以來,中國要求澳大利亞轉變立場的措辭不斷升級,並對該國七種領域的產品實施禁運,包括葡萄酒、大麥、木材、龍蝦等,涉及的商品總價值高達60億美元。

儘管如此,堪培拉依然沒有改變立場。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11月19日表示,澳大利亞一直都從自身利益出發,並重申不會改變其政策。他說,「澳大利亞永遠會是澳大利亞」。

值得注意的是,莫里森11月23日在一個英國智庫網絡交流會上的態度有所變化。他敦促美中兩大國對較小國家表現出更大的「自由度」,稱隨著該地區的戰略競爭加劇,合作伙伴和盟國需要「更多的行動空間」。

莫里森還說,澳大利亞不想被迫選邊站,對討論中國的不滿秉持「非常開放」的態度。

澳洲許多評論將莫里森此次表態視為緩和中澳關係的信號。不過,幾天后,11月28日,中國商務部表示,將對澳洲葡萄酒實施臨時反傾銷措施。又過了兩天,發生插畫事件。

宋文笛認為,「在澳洲單邊主動態度軟化的時候,中國繼續保持強硬,這表明中國是在將澳洲樹立成負面形象的典型,警告其他國家與中國對立的下場。」

西澳大學(The 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政治與國際關係副教授陳傑對BBC中文說,至少從今年下半年開始,中國就在「為一個更大的意圖而盯上澳洲」。

陳傑說,中國一方面「殺一儆百」,告誡美國的盟友, 如果在外交政策上總是跟隨美國,那麼中國會採取報復;另一方面「殺雞儆猴」, 告誡美國本身,中國並不軟弱,可以通過摧毀美國盟友的經濟,而造成美國在強化遏制中國的聯盟時有所顧慮。

目前正值美國政府過渡時期,很多分析認為,當選總統拜登依然會在很多方面與中國對抗,而與特朗普政府明顯不同的是,拜登會採取聯合盟友的方式應對中國。

新一代外交官多使用社交媒體Twitter發表言論
新一代中國外交官多使用社交媒體Twitter發表言論

經濟、政治和軍事三大因素

目前中國將澳大利亞當成針對目標,與澳洲經濟對中國的依賴也有很大關係。

過去十年,中國一直是澳大利亞最大的貿易伙伴,如今中國產品在澳大利亞出口總額中佔了32.6%。雖然澳大利亞的經濟不像很多國家尤其依賴出口(約佔GDP的20%),但是出口直接關係到就業和福利,使得中國成為澳大利亞繁榮的一大動力。

陳傑說,「澳洲經濟對中國依賴最大, 而且是依靠為數有限的農礦產品出口, 所以中方覺得澳洲最經不起打擊。」

悉尼科技大學澳中關係研究院院長羅震(James Laurenceson)教授在澳洲媒體The Conversation上撰文稱,中國目前禁運的澳洲七種產品在2019至2020年澳洲對華出口1500億澳元中僅佔4%,也即是在澳洲所有出口總值中所佔比例不到2%。

不過,中國對澳洲貿易限制的力度是否會增加還不清楚。如果增加力度,會有什麼後果呢?

根據西澳大學經濟學家羅德·泰爾斯(Rod Tyers)和澳洲國立大學經濟學高級講師周依曉(Yixiao Zhou,音譯)的分析, 如果中澳貿易關閉95%,澳洲GDP損失可能達到6%,而對於中國,只有0.5%的GDP會受到影響。

值得一提的是,作為澳中貿易關係的支柱型出口商品鐵礦石,至今未受打擊。在今年前9個月,中國60%的進口鐵礦石來自澳大利亞。

澳大利亞前十大貿易夥伴排名. 2018-2019年. 長條圖:澳大利亞前十大貿易夥伴排名——中國是澳洲頭號貿易夥伴 .
澳大利亞前十大貿易夥伴排名. 2018-2019年. 長條圖:澳大利亞前十大貿易夥伴排名——中國是澳洲頭號貿易夥伴 .

中澳關係惡化可以追溯到2018年,當年澳大利亞國會通過兩項反對外國干涉法案,旨在遏制中國影響。同年,澳大利亞還首先公開禁止華為參與5G網路建設。

宋文笛解釋,自從2017年澳洲媒體播放關於中國對澳洲政商界的統戰活動 之後,尤其是數名澳洲聯邦和州級議員被指收取來自於疑似有統戰系統背景的華裔富商的賄賂,澳洲社會對於中國的觀感便逐漸轉向負面。

「經過肺炎疫情後,對於中國的觀感愈加負面,為政治人物對華強硬,提供了選票上的誘因」, 宋文笛說。澳洲保守派聯盟黨(The Coalition)從2013年起執政至今,與傳統的工黨相比,聯盟黨對華相對強硬,較不受到華人選區的牽制。

日本
10月6日,「四方安全對話」會議在日本召開。

在軍事上,澳大利亞在為未來的軍事戰略部署投入大量資源。

10月6日,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和印度四國的外長在東京舉行了「四方安全對話」(Quad),被認為是遏制中國戰略的一部分。11月初,四國聯合舉行馬拉巴爾軍演。

澳總理莫里森在11月17日訪問東京期間,還與日本達成一項具有突破性的防務協定,即《互惠准入協定》,標誌著兩國邁向「凖同盟」關係。

雖然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表示,該防務協定不應該對中國構成威脅,但該條約為兩國在印太地區舉行更多聯合軍演鋪平了道路。

宋文笛認為,四方安全對話起到「跨區域鏈接」的作用,在政治上的象徵意義大於軍事意義。「澳洲代表一部分南太平洋的『副警長』,澳洲的參與令原本限於東北亞和東南亞的區域性問題,變成亞太問題,強化了美國同盟的跨區域鏈接。」

澳大利亞參與馬拉巴爾演習可以看出,在傳統上「經濟靠中國,安全靠美國」的澳大利亞決定與美國站在同一陣線,宋文笛說。

拜登政府上台後,也許會對緩和中澳雙邊關係起到積極作用。

「如果新一任美國政府執行穩健的對華政策,讓美中關係得以穩定並改善,那麼中國在戰略上就減少了打擊美國盟國的動機。同時,拜登政府可能會對盟國的遭遇有較多聲援,這也會增加中國的顧慮」,陳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