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天是祭旗還是烈士?

周韻采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NCC直播中天換照聽證會,讓正反意見在陽光下接受檢視。這場史上最久的聽證會只是個過場,鑑定人意見不過是在強化NCC否決的情感,NCC委員的詢問更暴露了「畫靶射箭」的心證。但它卻是一場絕佳的媒體識讀教育,告訴我們,台灣的媒體規管是如何禁不起審視,而這樣管制下產出的新聞,才是品質低落的註腳。

綠營對不換照的說法是「執照不是世襲」,這完全是不了解通傳產業管制的謬言。各國因通傳產業須長期資本投入,基於信賴保護原則,都尊重既有業者的經營權,採取「原則續發,例外終止」模式,例如歐盟各國皆以就地升級(refarming)方式續核業者之頻譜執照。故通傳執照換發之成就要件應採消極無重大缺失之最低標準,而非須積極達到之多元價值、勞動權益等高標準。

NCC企圖用量化的裁罰資料坐實不換照理由,更利用個案具體化合理性。然而,涉己報導部分,中天不是最誇張的例子。今年4月錢櫃KTV大火,6人死亡,同集團之年代新聞當天卻輕描淡寫。新聞置入與事實查證部分,中天被呱吉釣魚,上鉤被罰,怨不得別人。但高思博於2018年台南市長選舉時,與當時競選對手黃偉哲互控缺席國會投票,三立電視台竟沒有向高思博方查證,僅訪問對手以鼻屎辱罵之詞就做了一條新聞。高思博方考慮到媒體和諧,僅跟高層反映,旋即下架該新聞,而沒有向NCC申訴。

呈現多元價值乃當初公視成立宗旨,以彌補商業電視之不足。今反用此理由要求中天,莫不表示新聞製作須服膺一至高無上的「呈現多元」價值,而不是追求真相的真諦?若在個案牴觸時,NCC要業者如何衡平?又NCC委員緊咬獨立審查人的失職,似乎本末倒置。獨立審查人本就是NCC在台灣的創舉,中天成了白老鼠,今若實驗不成功,到底是橘越淮而為枳,還是中天無意遵行?NCC不先定性獨立審查人,及確認其於新聞製播的有效性,僅一味地牽拖中天的內控機制失效,豈不怪哉?

坦白說,NCC列出八大議題作為准駁依據,等於要求中天做10家新聞台的資優生,未免托大。中天的確不是《華盛頓郵報》,甚至不是TVBS,但它並沒有比三立更糟糕。如果說它因捧韓國瑜而品味低俗,那恰恰反映了台灣社會某群體的聲音。這些標準不能只針對中天,也應普化成所有新聞台的換照標準,包括舉辦聽證會,讓社會大眾共同檢驗,誰是NCC的夢幻新聞台?

過去因頻道位置有限而為特許的理由已不存在了,數位化之後,頻道不再稀有,且他類視訊平台迭起,任何人皆可滿足言論市場的空缺,管制電視台已無必要。雖然我對NCC不抱希望,但或許有萬分之一的可能,透過本案,NCC委員能了解到本人不是神祇,若以一己意識形態決定言論市場的樣貌,對民主將是莫大的戕害。NCC如能捨棄介入言論市場,即便中天壯烈犧牲,也是功德一件了。(作者為元智大學資訊管理學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