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官員強調「愛國者治港」學者:中國想控制香港

William Yang
·6 分鐘 (閱讀時間)

(德國之聲中文網) 綜合多家港媒報導,中國港澳辦轄下的全國港澳研究會22日將在北京舉辦研討會,主題聚焦在如何落實「愛國者治港」與改革香港選舉制度。香港《NOW新聞》報導中引述中國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夏寶龍的演說,他表示發展香港民主制度不能背離「愛國者治港」的原則。他認為目前最關鍵與最急迫的是要完善相關制度,而完善選舉制度必須在中央主導下進行。

夏寶龍為愛國者治港定出三個標准,包含:

  • 愛國者必然真心維護國家主權丶安全丶發展利益。

  • 尊重和維護國家的根本制度和特區憲制秩序。

  • 全力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

此外,夏寶龍也表示,負責管理香港特別行政區的人必須達到四項要求,包含:

  • 全面准確貫徹「一國兩制」方針。

  • 堅持原則丶敢於擔當。

  • 胸懷「國之大者」。

  • 精誠團結。

而為了完善「愛國者治港」的相關制度,夏寶龍認為,執行者必須堅持五大原則:

  • 必須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

  • 必須尊重中央的主導權。

  • 必須符合香港實際情況。

  • 必須落實行政主導體制。

  • 必須有健全的制度保障。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的高級講師蔡子強告訴德國之聲,夏寶龍演說中最主要的訊息是,中國政府將主導香港的選舉制度改革,而改革很有可能由中國的人大來執行。他說:「中國政府將透過選舉制度改革來排除任何被他們視為『不愛國』的政治人物,他們將無法參與選舉或在香港政府內部擔任官職。」

蔡子強還說,雖然夏寶龍在演說中仍強調一國兩制是中國治港的基礎,但是在北京心中,一國的重要性絕對大於兩制。而那些不符合中國政府「愛國者」定義的人,主要是被北京視為反共產黨、與外國勢力勾結或是提倡港獨的政治人物。

他向德國之聲表示:「夏寶龍只透過演說定下選舉制度改革的基調,但他並未在演說中透露太多細節,所以現階段很難清楚了解選舉制度改革會為民主派帶來多大的打擊。」

此前,中國官媒新華社連日刊登與「愛國者治港」相關的學者采訪。其中,新華社20日刊登了一篇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何俊志的采訪報道,他在訪問中稱「愛國者治港」本來就是「一國兩制」的初心,由於現存的制度有「漏洞」,才讓「極端反中亂港份子」以「癱瘓特區政府」與「奪取管治權」為目的,企圖全方位爭奪香港管治權。

報道引述何俊志稱:「香港現有選舉制度中的確存在不少需要堵塞的漏洞,有一些規則該規定還未規定或有規定貫徹得不徹底,比如公職人員宣誓制度丶候選人條件規定丶競選活動規定丶當選議員之後的行為規範等,這為『攬炒派』『攬炒』香港提供了機會。『落實』愛國者治港基本的原則,就必然意味著『反中亂港者出局』。」

專家:北京想全面控制香港

除了中國傳出欲改革香港選舉制度外,香港法院上周也開庭審理「8·18『流水式集會』」,黎智英丶李柱銘等9位知名民主派人士被列為被告。黎智英自2020年12月被起訴詐騙罪和「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後一直被關押至今。

此外,香港警方上周稱黎智英因協助「12港人案」中的李宇軒潛逃至台灣,所以被加控「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與「串謀協助罪犯」,並於2月16日於香港赤柱監獄再次被拘捕。

針對香港政府過去一周內一連串的舉動,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鐘劍華告訴德國之聲,中國政府的目的很明顯是想全面控制香港。他說:「中國政府已不在意犧牲一國兩制,他們也不理會香港回歸前做出的承諾或基本法的任何規定。他們現在希望透過法律手段加強對香港的控制,並藉此破壞香港公民社會。」

鍾劍華說,香港政府過去一年多來透過各種法律手段,拘捕在香港民主運動中有影響力的人物。他指出:「香港政府一方面希望藉此消滅民主派的勢力,一方面也希望在社會中制造一種寒蟬效應。這種手法根本不是正常法治社會該有的行為,這是一種政治迫害。」

自2021年起,至少有黃之鋒丶譚得志與黎智英等三位民主派人士,因新案件在關押期間在獄中被二次拘捕及增加控訴。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系學系副教授陳家洛告訴德國之聲,香港政府此舉是想讓高知名度的民主派人士長期消失於公眾視野,並在香港公民社會中制造恐慌。

他說:「香港政府運用黃之鋒等人為例,讓香港社會明白政府不會輕易放過『麻煩制造者』。然而,這種做法不但會在香港社會中制造恐慌,也會進一步降低香港人對政府與司法系統的信心。」

鍾劍華指出,雖然自從《香港國安法》生效後,香港人很難在公開場合表達對政府的不滿,但是香港近期發布的各項民意調查顯示,香港人對中國政府與香港政府的觀感越來越負面。他說:「我相信香港公民社會仍在用一些消極的方式來反抗,但是要在短時間內完全破壞香港公民社會還是不容易的。我認為香港的困境會維持很長的一段時間,到時候要看香港人的態度丶國際社會的支持以及中國政府內部是否產生變化。目前仍存有很多變數。」

陳家洛也說,香港的各項民意調查顯示香港社會仍存在一股強勁的反抗能量。他告訴德國之聲:「雖然公民團體都因新冠疫情的相關限制而限縮了他們的規模,但我相信公民團體與運動者間仍保有一定程度的連結,他們應該都在觀察香港的情勢變化,並努力適應新的情勢。」

©2021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William Y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