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韓成都峰會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第八次中日韓領導人會議將於12月24日在四川成都登場,由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這是2019年結束前,中共一次重要的主場外交。而在峰會正式登場之前,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將先於23日分別與南韓總統文在寅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會面,討論雙邊關係、區域安全及經濟合作等事項。

首先,就區域安全而言,中日韓共同關切的議題是朝鮮半島的無核化,以及建立永久和平方案。今年下半年以來,朝鮮半島情勢始終是陰晴不定,而前景看來並不樂觀。美國總統川普對北韓實施的「試驗性質外交」(experimental diplomacy)未獲具體成果,而北韓設定解決問題的期限年底將屆。據北韓官媒報導,北韓已於本月7日和13日,先後在「西海衛星發射場」(Sohae Satellite Launching Station)進行了「重大試驗」,目的就是以提升戰略核子嚇阻力量,做為增加未來對美談判的籌碼。

一般認為,如果金正恩推翻延後試驗及發射核武的決定,改採所謂的「新路線」,則美朝關係必將面臨攤牌。在北韓核武威脅下,日本和南韓首當其衝,故期待透過這次成都峰會,能產生「預防性外交」的效果。日韓皆瞭解,中共是金正恩背後的靠山,對北韓的影響力非美國所能比擬。文在寅2018年5月與習近平進行電話晤談時便已指出,「在美國與北韓的高峰會、朝鮮半島全面非核化和建立永久和平機制的過程中,需要中國持續關注和支持。」

日韓是美國在東北亞地區的盟國,三國同盟如同印太體系那樣,構成美國在亞洲地緣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川普上台後,把中共視為戰略競爭對手,遏制「中共崛起」已成為美國內部的共識。在中國大陸學者眼中,僅管中美已達成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但川普對中共的經貿「極限施壓」,不會輕易放鬆,且將經濟問題提升至國安層級。中共強化與日韓關係,就是避免美國藉著聯盟體系,在中國大陸周邊地區對中共施壓。

其次,從區域經濟整合的角度看,中共希望將日韓納入區域多邊主義的行列,以抗衡川普的「美國第一」。東北亞地區的中日韓、北美和歐洲,並列為世界三大經濟板塊。然而就內部貿易依存度而言,歐洲約60%,北美約50%,中日韓卻僅有14%。中日韓的整合力道相形見絀,也降低了地區的經濟競爭能力。而受到美國貿易保護主義的影響,目前全球經濟發展呈現低迷趨勢,而在「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和「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皆取得進展後,中日韓自貿區協定(FTA)談判便成為三方共同努力的目標。

最後,成都會議建構的多邊平台,提供中日韓領導人進行雙邊談判的機會。中日關係近年大幅改善,如今年6月大阪G20峰會時,安倍當場邀請習近平於明(2020)年春天以國賓身分再度訪問日本,中日關係有望更上一層樓。中日改善關係的動力,是雙方採取的外交現實主義。安倍被視為日本右翼政治人物的代表,以強化日本國際角色,使日本成為「正常國家」為己任。但面對國際權力平衡的改變,安倍認為必須在外交上採取靈活的手段,即必須擺脫「唯美馬首是瞻」的外交形象。調整對中政策是戰術的改變,在戰略上日本仍視中共崛起為重大威脅來源。另一方面,中共無論從「大國外交」或「周邊外交」的佈局看,都不能忽視日本的重要地位,尤其當中美關係可能形成新冷戰的關鍵時刻。

至於中韓關係,2014年因美國提出在韓半島部署「戰區高空防禦系統」(薩德系統,THAAD)引發中共嚴重抗議而陷入低潮,當美韓於2016年7月,不顧中方反對仍落實這項部署行動後,中共對南韓執行多項反制措施,包括中國大陸旅遊團取消赴韓行程,以及抵制在大陸經營的南韓企業等。

然而,中共外長王毅於本月4至5日訪問韓國。這是王毅在文在寅政府任內的第一次訪韓,也是兩年半時間內訪問韓國的中共最高層級官員,發出了中共希望加強中韓關係的明確信號。值得注意的是,王毅在行程中雖大肆抨擊美國,但卻強調與韓國對話及合作的重要性。中方表示,王毅此行收獲頗豐,兩國同意推動下個階段重要高層交往,結合「一帶一路」倡議與韓方發展戰略規畫,以及探討推進第三方合作。此外,雙方積極評價兩國啟動編製「中韓經貿合作發展規劃(2021-2025)」,加快推進中韓自貿協定第二階段談判進程。

在日韓關係方面,文在寅將在24日於成都與安倍晉三舉行高峰會談,預計會談重點將以緩和雙方近期的緊張關係為主。2018年10月,南韓最高法院裁定,要求日本為二戰期間韓國人被強迫勞役進行賠償。日本不僅拒絕韓國這項裁定,並於今年7月實施對韓半導體製造原料實施出口管制,8月又將韓國移出安全保障出口管理優惠國的「白名單」。韓國政府對此採取報復行動,9月亦將日本從出口優惠國「白名單」中剔除,並一度宣布不續簽與日本的《軍事情報保護協定」(GSOMIA),但在協議正式失效前延遲此決定。然而日韓關係進入自1965年建交以來的最低點,雙方的對抗從經貿蔓延到安保領域。

美國學者Stephen Wertheim於今年6月時撰文,引用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在二戰勝利後提出的警告,認為一場冷戰迫在眉睫。歐威爾曾預測蘇聯最終崩潰,但冷戰還可能涉及第三方,即「由中國主導的東亞」。歐威爾的預測有可能成為事實,但與舊冷戰時期比較,美國已無法凝聚雙邊或多邊聯盟體系來圍堵它的對手,甚至無法像過去那樣,運用中蘇分歧來推行「聯中制蘇」的策略。

中日韓即使仍存在分歧及矛盾,仍須為應處全球新情勢變化而展開合作。因應正在發展中的東亞新變局,臺灣必須擺脫舊的冷戰思維。

【作者 趙春山/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遠景基金會首席顧問】

更多Yahoo論壇文章
傳統「家族接班」out!老總觀察:經驗無用時代,年輕人出線的優勢是什麼?
成大事者,臉皮要厚、心腸要黑…?
那些年,民進黨曾經力推的法案
蔡英文不夠好?但其他人沒得選
強暴犯就在路上,而你說那只是失言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