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症轉輕症仍佔床 醫:專責床吃緊、急診塞爆

·2 分鐘 (閱讀時間)

確診個案每日攀升,指揮中心目前實施輕重症分流,中重症患者才能到醫院去,但第一線醫師點出困境,許多原本中症的患者,住院後2-3天就恢復到輕症,除了隔離外,不需要任何醫療照護,但卻卡在衛生單位的行政流程,導致專責病房床位被占用,進一步導致急診病床塞車,演變成「舊的出不去、新的進不來」的窘境。

護理師著全副武裝,照顧確診患者,隨著疫情持續走高,第一線壓力越來越大,輕重症分流,中重症才送醫,臨床醫師卻點出問題。許多中症患者,住院2-4天,就恢復到輕症,但卻卡在衛生局行政人力短缺,沒時間處理解隔通知書,專責病床被輕症者占床。

新光醫院副院長洪子仁:「除了因為COVID來入院的以外,還有一部分是他現在跟疾病是混在一起,實際上你到第一線的醫療現場去看,很多專責病房會被COVID,以及已經有其它疾病但是又COVID確診的人,給佔用了這些專責病房的床位。」

記者林昆慶:「恢復輕症的病患出不來,會導致專責病房的病床,無法被空出,也會導致急診第一線因此塞住,以新光為例,全院只剩5張專責病床可用,輔大醫院更發內部信,專責病房將近滿載,再看看急診,中午的即時資訊,榮總、國泰、振興、亞東、慈濟、馬偕等醫學中心,紅通通一片,全部被急診塞爆。」

指揮中心曾在21號,修訂輕重症分流條件,下轉條件經醫療人員評估,無繼續照護需求,居家環境又符合條件,可以返家採取居家照護,但第一線點出問題就出在最後一步,得通知衛生局,行政流程耗時,導致病患卡在醫院,希望權責下放至第一線。

新光醫院副院長洪子仁:「(衛生單位)本身的公共衛生的這些人力的部分,從過去他們都是在做所謂疫調跟匡列的工作,現在應該把這部分的工作,轉移到怎麼樣在輕重症分流的時候,能夠更有效率地去介入。」

衛生局點頭,個案若不需要醫療照護,只要醫師點頭,同時通報衛生局就可執行,週末衛生局也都有上班,但卻常發生,病患本身不願回家的窘境,防疫非常時期,三方都得合作,才能雙贏。


更多《鏡新聞》報導
基隆某婦產科群聚6嬰染疫 頻傳「血氧降低」送醫治療
網路申報、早鳥繳稅 最快7月底退稅入帳
快篩實名制最快5月啟動 首波1千萬人份、身分證單雙號分流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