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地緣競賽 無須零和博弈

記者李文輝/綜合報導

新加坡國立大學亞洲研究院特聘研究員馬凱碩(Kishore Mahbubani)將於今年4月在紐約出版新書《中國贏了嗎》,探討中美地緣政治競賽既必然又可以避免。他的目標是盡量避免這場大競賽,有的競爭不一定是壞的,但這種競爭不應該成為中美之間的零和博弈,希望中美能夠找到和平共處的方式和方法。至於香港反修例風波成因,他認為是香港既沒有好的政治家、也沒有為最底層民眾解決問題。

巴基斯坦裔的馬凱碩是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創始院長,1971年到2004年出任新加坡常駐聯合國代表,期間於2001年1月到2002年5月擔任聯合國安理會主席。

中國並非蘇聯

中共黨媒《環球時報》2日專訪馬凱碩問到中美「對抗」是否不可避免?馬凱碩表示,他不用「對抗」(confrontation),而是用「競賽」(contest)一詞。對抗意味著兩頭牛角相牴的某種碰撞,競賽則是兩匹馬同場比賽。

馬凱碩稱,中美之間存在某種競賽,對美國言,制定更深思熟慮、長期、全面的戰略應對「中國崛起」是件好事。重點是,須搞清楚美國的根本核心利益是什麼?若是保持世界第一地位,當然會覺得受「中國崛起」威脅。

馬凱碩表示,他將於今年4月出版的《中國贏了嗎》新書中主張,中美地緣政治競賽既必然又可以避免。很多美國人誤認中美競爭的本質,是充滿活力的美國民主制度與中共制度之爭,以為中國跟當年蘇聯一樣。但事實是,美國民主越來越變成富豪政治,而中國是賢能政治,賢能政治最終會獲勝。

西方干涉香港

馬凱碩說,關於香港修例風波,原因之一是香港沒有像新加坡有非常好的政治家。英國人統治香港150年,一直鎖住「政治」的盒子,直到離開那一天才打開盒子,卻沒有準備好政治家。之二是新加坡政府很早就建造公共住房照顧最底層人民;香港1997年同樣提出卻遭地產大亨阻撓。

香港今天的問題是二三十年前的決定埋下的,是深層的結構性問題。偏偏西方干涉,在香港問題上撒鹽。還有,香港的教育制度失敗,不懂歷史,就不會理解中國人民的強烈感情。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