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強權競爭 僵局難解

·3 分鐘 (閱讀時間)

編按:美國拜登總統上任8個月來,中美雙方透過對話處理大國關係之實踐,進展乏善可陳。兩強關係的僵局,自然直接影響台灣未來對美及兩岸政策方向,實不可不察。鑒此,本報系第12度與中華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合作,邀請學者專家,模擬推演中美高層接續對話之可能發展,以為早期預警並未雨綢繆。

美國拜登總統今年1月20日就職兩周後,我們立即舉辦「2021中美重開機」政軍兵推,以期探索在經歷川普總統任內漸趨緊張的中美戰略對抗,雙邊關係有無新的轉圜。當時的結論之一,與半年來中美交鋒的實際狀況對照,竟然極為吻合:北京相當堅持美國必須先「改正錯誤」,雙邊交往才能回到正常軌道。

中美今年3月18日在阿拉斯加的國安高層官員第1次會談,即有「中國人不吃這一套」等令人驚訝的針鋒相對;及至7月26日美國副國務卿雪蔓赴天津的第2次會談,中共外長王毅與副外長謝鋒提出「三條底線」與「兩份清單」,要求美方針對「糾錯」並「關切重點個案」先予回應。

在拜登總統最為關切的氣候變遷問題上,政治輩分甚高的氣候大使凱瑞4月14日赴上海以及9月1日赴天津,均只能透過視訊與中共高層洽談。而在經貿議題上,美國貿易談判代表戴琦以及財政部長葉倫,分別在5月與6月與大陸副總理劉鶴的通話,也都不得要領。

此次以中美第三次高層對話做為兵棋推演主題的構思,在雪蔓副國務卿往訪天津之後即已開始,期間也經歷美國自阿富汗倉促撤軍,塔利班重掌政權;美國政府在國際社會的信譽嚴重受到打擊,國內政治壓力增高,進而在對外關係尋求突破,並且安撫並穩定同盟關係。

拜登總統9月9日與中共領導人習近平第2次通話,恰好使得兩人是否可能藉10月30日在義大利羅馬實體召開G20集團峰會時,舉行首度「拜習峰會」,成為此次兵推前的即時場景。

兵推之想定設計,假設美國政府內部透過研議,在阿富汗撤軍告一段落之後,決定針對當前與中國大陸的緊張關係,透過降溫溝通改善對峙狀態。北京亦有意願趁此時機,重新展開與華盛頓的互動關係。經多次協調,議定由雙方國安團隊官員進行兩國第三次高層對話。

本次推演採取高度「自由統裁」原則,管制組刻意減少特別狀況誘導,結果發現此次兵推有若干特色:一、雙方均聚焦在中方所提「兩份清單」之攻防,較無選擇新議題來移轉焦點的談判策略。二、中方攻勢較多,立場較硬,美方則誠意頗高,姿態和善。三、在推演之中後階段,中美對於兩國經貿議題交涉的比重增加。四、美方在談判過程中,並未利用台灣議題或美台關係做為籌碼。五、中美雙方並未就兩國元首在G20會面,做出定論。

我們誠摯邀請讀者們關注後續7篇系列報導,觀察專家們在本次兵棋推演中的精彩且專業的心得,體會未來數月之中美關係演變。(作者為中華戰略暨兵棋研究協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