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形勢50年之變與不變

·3 分鐘 (閱讀時間)

50年前,1971年的7月9日,時為美國國安顧問的季辛吉密訪北京,與中共領導人毛澤東、周恩來會談,促成中美建交,改變了歷史,雙方的「台灣牌」,打得是棋逢對手,漂亮至極。相形之下,50年之後的美國總統拜登,為了對付中國,「台灣牌」卻打得亂無章法。何以如此?這與50年來美國、世界及中國的形勢之變有關。

1971年的美國,有兩件事奠定了美國成為半個世紀以來全球霸權的基礎:一個是7月9日開始的「聯華制俄」大戰略,最終拖垮了蘇聯;另一個是8月15日,美國宣布美元與黃金脫鉤,讓美國擁有了全球獨一無二的印鈔權。前者讓美國幹掉了最大的敵人,從此再無對手,顧盼自雄;後者讓美國占盡天下人的便宜,吃乾抹盡。

1971年的世界,冷戰方興未艾,東、西兩大陣營壁壘分明。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除了美元之外,在體制上已擁有極大的優勢;相形之下,共產計畫經濟陣營卻在體制的困境中蹣跚摸索。這樣的對比,在1991年蘇聯解體、美國成了全球唯一超級強權之後,益加明顯。

1971年時的中國,文化大革命仍在如火如荼進行之中,經濟破敗,民生凋敝。1978年時,作為全球最大人口國(當時約8億人)的中國,其GDP在全球排名只在第15位,GDP占全球的比重,降到了歷史低位的1.75%。

50年,對高齡已98歲的季辛吉也許是彈指一瞬間,但對中國、美國及全世界的世局而言,卻似翻了新篇。

2021年的美國,運勢自2000年世紀之交的拐點後,即緩慢下行,兩場反恐戰爭加一次世紀金融海嘯,不但自身元氣大傷,在國際間亦因素行惡劣而被視為「流氓霸權」,一般國家多畏而鄙之。至於其自詡為天下第一的體制,也已破綻百出,哈佛大學福山教授雖一再吃力地為美國體制與價值辯解,卻顯得蒼白無力、了無底氣。

更大的危機,恐怕是我一再指出的美元、美債與美軍之間的「三美循環」已然出現鬆動;更糟的是,這三美中的任何一美,其鬆動或對其衝擊的來源多與中國有關,中國無異正在形成為對美國霸權的「達摩克利斯劍」(意指時刻存在的危險)。

2021年的世界,一度風起雲湧的全球化,正被其最早的鼓吹推動者──美國肆意破壞,中國卻搖身一變,成了全球化的捍衛者。與此同時,世界的經濟中心,似乎正在從西方向以中國為核心的東方轉移之中。

最大的變化當然在中國。2021年的中國早已翻修了政經體制,走出了困境,一派欣欣向榮。改革開放才30年,2010年的國內生產毛額(GDP)即超過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包括了產業、科技、軍事、基建、太空等等方方面面的領域均在迅猛發展。

50年之間,唯一不變的是,台灣問題仍舊是台灣問題,但這有可能嗎?在這一場中美世紀大博弈中,儘管中國已在或將在越來越多的領域,從追跑、並跑,再到反超領跑美國,但都未必實質上動搖美國的霸權。真正關鍵之一是在台灣。我很同意歷史學家弗格森說的:「一場台灣危機可能就此終結美國霸業」,這或將為中美之間的50年之變與不變,畫下最後一個句點。

(作者為鳳凰衛視資深評論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