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進入管控危機階段

亓樂義
·3 分鐘 (閱讀時間)

這次推演,我被分配扮演紅組(中共)角色,並從中央軍委視角模擬中美高層恢復對話前,與美方接觸的基本立場。

2020是中美大國博弈最波折的一年。然而,習近平說過:「我們有一千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好,沒有一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壞。而且,合作是中美兩國唯一正確的選擇。」這是解放軍對美的基本方針。

基於此,中美兩軍2020年雖在南海對峙、在台海你來我往、在東海偵察與反偵察,看似劍拔弩張,但更多是在管控危機。從歷史看,核武大國都極力避免正面衝突,中美也不例外。

經雙方同意,2020年10月底中美兩軍舉行危機溝通工作組視訊會議。這是中美兩國風險管控的一個新的機制,通過視訊方式首次舉行。雙方就「危機溝通、危機預防和危機管理」等概念進行討論。可以說,中美兩軍由此進入管控危機階段。

以往,中美兩軍磋商或達成協議,都是討論各種意外相遇所造成的事故或事件,從未觸及「危機溝通」等概念。因此,這次視訊會議是一大突破,美方也高度肯定。既然雙方認同在危機期間建立及時溝通機制的重要性,以及維持定期溝通渠道,預防危機和進行危機後評估的必要性。那就應該打鐵趁熱,在新的一年,就雙方達成的共識,繼續深化溝通,特別在戰區層級,力爭取得實質性進展。

美國總統拜登上台前後曾公開指出中美兩國是「競爭」關係,並非「威脅」。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1月29日透過視訊向美方傳遞中方立場,指出長期來看中美在多領域仍存在大國博弈,有矛盾,也有共同利益。為此,兩國需要「聚焦合作、管控分歧」。這和拜登總統的立場相向而行。兩軍關係尤其需要邁出一步,為中美關係重返正軌打好基礎。

原定去年12月中旬,以視訊方式舉行中美海上軍事安全磋商機制小組會議和將軍級年度會晤,因為美方改變會晤性質而未能如期召開。進入新的一年,雙方應盡快恢復舉行,避免在南海等敏感海域發生意外。

2014年中美兩軍達成《海上意外相遇規則》和《海空相遇安全行為準則諒解備忘錄》,因為不具法律約束力,使得兩軍仍發生多起險些相撞事件。在新的一年,中美兩軍應強化上述海空相遇規則約束力,確保雙方海空一線官兵熟悉操作規程,避免意外,預防衝突。具體怎麼做?除符合雙方實際需要,不妨吸收美蘇冷戰期間防止衝突的一些有用經驗,如1972年美蘇達成的《防止公海及其上空事件協定》。

目前中美關係遠不如美蘇在冷戰時期的激烈對抗,當時美蘇都能避免熱戰,如今中美兩國更能找到競爭與共存之道。有關台灣問題是中國內政,不容任何外來干涉。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