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金融戰精彩揭幕

·3 分鐘 (閱讀時間)

5月23日,中國央行宣布中國將放棄人民幣匯率目標,人民幣匯率中長期將持續對美元升值。這一小小的宣布,正式揭開了中美金融戰的序幕。

這個金融戰,有三個關注點:一、與中美貿易戰、投資戰、科技戰不同,是中國首先主動發起的;二、一般金融匯率戰發動方的手段均為貶值,這次是中方主動將人民幣升值;三、這次金融戰不只是個戰役,而且還是中美世紀大博弈大戰略的一個組成部分。

表面上看,中國主動放任人民幣兌美元升值,一是因為中國出口暢旺,出超持續擴大;二是全球開始邁入通膨周期,中國進口原物料如鐵礦石均大幅上漲,中國有必要將成品如鋼鐵透過升值轉嫁出去;三是中國作為全球最大製造業國家,越來越多產品在全球市場上已居於壟斷地位,有條件轉嫁;四是新冠疫情在印度、越南這兩個同為製造工廠的國家延燒,大批訂單轉到中國,更強化了中國轉嫁條件等等。

深層次看,則是中國蓄謀已久,針對美元霸權發動戰略性攻擊的第一聲號角。美國稱霸已超過一個世紀,但前期(從1890年GDP超過英國,至二戰結束後的初期1971年)靠的主要是自己的本事與機緣;1971年美國單方面撕毀《布雷敦森林承諾》,宣布將美元與黃金脫鉤之後,更多的是靠美元霸權及由美元霸權力挺的軍事霸權,全球幾乎所有國家長期均籠罩在美元霸權的淫威之下無力抗拒。

美元霸權對各國進行勒索、薅割及霸凌的主要手段有二:一是不斷大印美鈔如量化寬鬆(QE),二是以SWIFT進行金融制裁。面對美元霸權,主要國家因應之道勉強也只有兩種,一為「去美元化」,二是推動本國貨幣國際化,兩者均非易為,且必成美國眼中釘,欲去之而後快。

對中國而言,在深受2008年世紀金融海嘯的教訓之後,即下定決心雙管齊下,具體部署不必細表,但肯定是既艱難又緩慢,但中國別無選擇。所幸幾個形勢對中國有利:一、中國作為全球最大製造大國、最大貿易國及出口國、最大消費市場的形勢已成,包括周邊國家在內的越來越多的國家與中國經貿掛鉤越來越深,以至於他們的貨幣開始以人民幣而非美元為錨。

二、中國以外主要大國如俄國、歐洲、伊朗、阿拉伯國家等亦均致力於去美元化,從而使美國在國際儲備貨幣中的比重持續下降(從2001年的73%下降是目前的59%)。

三、最關鍵的還是美國自己,持續揮霍自己的霸權濫印美鈔,此等作為,滴水可以穿石,必將腐蝕動搖各方對美元的信心。美國當然自知,但猶如飲鴆止渴,已難以自拔,就等著駱駝身上最後一根稻草掉下來的時候。

現在是否到了那個時候還不好判斷,但美國長年QE下釋放的海量流動性終於開始反映在物價之上,美國最新CPI超過預期高達4.2%,這對聯準會形成升息與否的為難壓力。就在此時,中國宣布讓人民幣脫離美元「被動」升值,向美國倒灌通膨,勢將對美國已夠艱難的金融經濟形勢火上澆油。中國學市場經濟不過40年,居然能對美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著實令人刮目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