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G2格局的確立與隱憂

衣冠城
·4 分鐘 (閱讀時間)

日前在中美阿拉斯加會談上,中方代表對於美方刻意破壞平等和諧的會談氣氛,義正辭嚴地回應,指美國沒有資格倚仗實力對中國頤指氣使。今年正值辛丑,許多人認為中方一吐百年屈辱怨氣。中方在會談上的表現並非逞口舌之快,對照近年來整體國力提升,去年挺過新冠疫情危機,中國的大國地位已可確立。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楊潔篪的發言或可視為宣告世界進入G2格局的先聲。

國際關係學界有人認為兩極格局最有利於世界的和平與穩定。例如新現實主義大師華爾茲就認為國際關係的精髓在權力平衡,兩極格局最有利於這種平衡的出現。二次大戰末期美國總統羅斯福就持有此種想法,因而有美蘇共治的雅爾達體系出現。但後來兩國的野心與誤判使得世界進入冷戰結構。兩大擁核國家之間沒有發生熱戰,雖然有地緣政治上的代理人戰爭,但相較20世紀前半葉發生兩次慘絕人寰的世界大戰,冷戰兩極格局還是給人類帶來50餘年的「長和平」。

冷戰以蘇聯解體告終,世界進入美國獨霸的單極格局。在過去30多年期間,沒有任何國家或組織能在軍事、經濟、科技及意識形態上挑戰美國的霸權地位。但伴隨蘇聯陣營解體及全球化的發展,戰爭的原因與方式卻更為複雜多變,甚至在美國本土也發生911事件,美國獨力應付各種衝突紛爭,發動兩場反恐戰爭,疲於奔命,也造成國力的耗損、聲譽的下降以及內部的失和。

美國學者保羅‧甘迺迪在《大國的興衰》一書中就指出,當大國的經濟實力不足以支撐軍事擴張時,就是大國衰敗的開始。當美國人享受中國提供的廉價商品,賺取金融操作帶來的快錢,忽視內部的基礎公共建設與基礎教育投資,製造業空洞化,甚至科技創新也漸漸鈍化,但是軍事開支未曾削減放緩,國力漸露疲態。美國選出川普這樣的民粹狂人,正是國力衰退的結果而非成因。川普凡事美國優先,放棄美國領導國際政治的意願與地位。新冠疫情的肆虐,美國至今超過50萬人的死亡,更造成經濟與國際形象的重創。美式民主的輸出並沒有給當地社會帶來穩定與繁榮,而是陷入無止境的紛爭與分裂;發生在美國的國會衝撞事件也讓美國在意識形態上失去號召力。縱使拜登上台後,呼喊「美國回來了」,都難掩「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的現實。

中國大陸經歷40餘年的改革開放,勵精圖治,而有今日成就。中共認為通過新冠肺炎的全球考驗,東升西降已是大勢所趨,中國足以與美國分庭抗禮,平起平坐。G2格局的概念並不新鮮也非中國首倡,最早是在2009年美國總統歐巴馬上任之初,面對金融危機提出邀請中國「共管」世界。當時中國並沒有接受,其中原因很多,最重要的是自認實力不夠,G2若是變成美國出頭,大陸出錢,那又與日本何異?不如繼續韜光養晦。目前大陸的信心與實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語,對於國際規則的制訂有更強烈的企圖心。但世界是否已進入兩極格局仍有幾點需要觀察。

第一,從歷史來看,世界格局的改變,本身實力的改變才是最重要的因素,無論蘇聯的解體、美國的衰退,內部因素扮演決定性的角色。東升西降是否已成定局,還是要看大陸本身實力。中國模式固然展現強大的治理能力,但是其可持續性一直受到外界質疑,依賴民族主義、高速經濟發展統治能否面對更複雜多變的國際局勢,將是中共必須面對的課題。還有,中國大陸在國際話語權與規則制訂的能力,與西方國家還有落差。

第二,國際對G2的接受也是一項挑戰。首先,美國獨霸久矣,是否願意承認中國地位共享權力?再者,群雄並起,歐盟、俄羅斯甚至印度、土耳其、日本也各有雄圖,世界會走上兩極、兩超多強還是多極還有很大變數。

總之,世界已經進入格局轉變的時代,正如澳洲前總理陸克文所言,2020年代將會是「危險十年」,如何明哲保身,將會是中小型國家的重大挑戰。

(作者為大學退休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