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副刊〉兩人的剪影

·3 分鐘 (閱讀時間)

文/攝影 冬梅

其實,我並不擅於獵取兩人私密的空間。

因為,在同一場景上,在不同的時光,不同的氣氛下,就可能產生不同的情調,或想像。

然則,正因為屬於兩人私密的場景,有了空間的存在,所以自然也存在聯想的遐思,甚至存在美好的意義。

那一天路過橋下,偶見橫豎交集的碩大剛硬的金屬橋墩,與巨型單調的水泥柱在某些角度上形成前衛邊緣似的線條構圖,遠近襯著河水天空,同時正巧一對情侶肩靠近肩,背著光坐在低矮護欄上。他們彼此在悄悄細語交談些什麼,或是在同時面對不去不回的河水,也或許在接受研判另一人的傾訴,這是他們兩人的世界。我遠遠駐足,選擇一個喜歡的角度,留一方被水泥柱不規則切割的天空,同時也留下一帶輕淺靜靜的河水,我不干擾地拉出距離,以他們兩人背影做主題而輕輕到按下快門。

如果世間有一種秘密,那麼他們倆人的祕密一定最甜蜜,或私密;如果這紅塵還有一種話語,那麼它一定最親暱,最迷人。這河邊的環境很安靜,路過的人也少,但我發現這一剎那的眼前空間似乎整個沉澱下來,所有的聲音也都消逝了,沒有人會稍稍靠近他們,因為此時此際的他們彷彿是世界的主角,只有他們的互動演出最美。

我不擅長於拍攝人物,因我只欣賞人物短暫細微的表情,與彼此互動的關係,因為許多一閃而逝的感動,總讓我遲鈍的失去按下快門的機會。但是,這河邊兩人的情境卻因為有了明暗對比所產生厚重的剪影而吸引我,也許也因為有周邊的堅實僵硬水泥橋墩成為宛如別有洞天的線條框架,所以剪影和肢體反而顯得柔美有情多了,甚至稍遠的樓宇,與濃密的岸邊草木也無形中浪漫增色多了。

他們遠離人群,與無數感情正熱的情侶一樣,選擇如此僻靜的橋下河岸營造自己的柔情世界,但這也塑造成一幅類似後現代明暗對比的剛柔畫面構圖。但他們並未相依相偎,距離在他們之間好像也顯得很近,而且自然。我可以想像,他們的距離,意味著一種閒適聊天中默契親熱。

潺潺流水與朗朗上天,能為他們見證什麼嗎?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有時人需要緊密靠近,一起做一些事;然則有時,人也需要遠離喧囂,一起做一些事。有時人近了,卻意味心的距離遠了;有時人遠了,心卻更相形近了。人與心或遠或近的距離,我們從小到大總在無形中一再試著做出選擇。與愛與情有關的兩人,即便與塵囂距離遠了,但心相近了嗎?

我只希望,橋墩下,這天地之間,不論是世間或紅塵,所有的情愫都是一種美麗的過程,與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