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副刊〉一定要吃螞蟻嗎?

·4 分鐘 (閱讀時間)

文/張燕風 圖/雨順

晚上睡覺前,吳太太會把廚房料理檯收拾的清清爽爽,不留一點食物殘渣,以免招來螞蟻蟑螂什麼的麻煩。但是,前幾天的一個清晨,吳太太起床後去煮咖啡,一開燈,就嚇了一大跳,料理檯上竟是黑壓壓一片!

是螞蟻啊!這怎麼回事?誰請你們來的?吳太太慌忙揮手驅趕,折騰好一陣子,螞蟻才四處逃散。接下來幾天,螞蟻大軍還是不時出沒在廚房各處。吳太太上網查遍如何不用殺蟲劑,而以天然無毒的方式趕走螞蟻。她在窗台上、水槽邊、料理檯上到處都放了橘皮、檸檬皮、辣椒籽、大蒜,想用強烈的氣味,趕走這些不速之客。但是自然驅蟻秘方似乎沒起什麼作用,螞蟻雄兵依然夜夜來襲。吳太太不堪其擾,唉聲歎氣。

吳先生卻在一旁開起玩笑:我看啊,妳不如學學魔畫大師「達利」那位怪咖,養一隻「食蟻獸」當寵物吧。保證食蟻獸會把家裡所有的螞蟻舔的乾乾淨淨,一隻不留!

其實,二人知道這世界上有「食蟻獸」這種動物的存在,還是最近的事。2020年的9月,台北木柵動物園內發生了一件頗為轟動的新聞。園內一隻名叫「小紅」的食蟻獸,揹著她才六個月大的寶寶,一起游過水溝、翻過柵欄、躲過電牧線,溜出了園區,逃走啦!雖然當晚寶寶就在附近被尋回,但媽媽「小紅」卻失去了蹤影。 直到三個月後,才在台北近郊山區找到了飽受驚嚇,並且消瘦不少的「小紅」。

「小紅」失蹤期間,電視裡常有搜尋報導,這引起了吳太太的好奇,她想知道「食蟻獸」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動物?查查資料,知道食蟻獸有大小兩種,「小紅」的體積和一隻普通貓的大小差不多,屬於小食蟻獸。顧名思義,食蟻獸是專門吃螞蟻的野獸,原生地是南美洲的熱帶雨林。他們的長相很奇特,臉部狹長,因為有一個管狀的長鼻子,鼻頭下有一個小小的嘴巴,裡面沒有牙齒,只有一條又細又長的舌頭,覓食時把頭靠近蟻窩,伸出長舌,用唾液去黏住一大坨螞蟻,吞而食之。聽起來這樣活吞整窩螞蟻,似乎很殘忍,但動物世界中,似乎就是要一物剋一物,才能保持住生態的平衡,是吧?

話說回到吳太太家中的螞蟻之患吧。吳太太既不願用有毒的噴劑,也沒有養什麼寵物幫忙滅蟻。眼看著螞蟻在料理台上,成行成列成陣的目中無人,吳太太恨的牙癢癢,但總不能把這些爬來爬去的眼中釘,收攏了來下鍋,當菜煮著吃吧?

吳先生又開玩笑了:嘿,老婆,妳不是喜歡吃那道名菜「螞蟻上樹」嗎?這兒有這麼多螞蟻,夠妳炒一大盤了!

吳太太用力白了他一眼,怒嗔:你說的是粉絲炒肉末,菜名「螞蟻上樹」是形容粉絲像樹幹,肉末像螞蟻。哎,你得要有點想像力才行,哪有人會當真的!

吳先生繼續爭辯:但是……真的有人吃螞蟻的。前不久看到一個紀錄片說啊,在丹麥有一家高檔餐廳,名叫「NOMA」,曾經連續多年被評為全世界第一名餐廳。他們用的食材都很獨特,什麼岩石上茸茸的苔蘚、蜜蜂六角形的蜂房、海灘上的玫瑰花……都可入菜。那家餐廳最有名的一道菜叫做「塔塔醬丹麥牛肉配黑螞蟻」,就是貨真價實的用螞蟻做的!

無獨有偶,那天晚上吳太太讀到日本作家「小川系」的一篇文章,其中寫到丹麥的NOMA餐廳曾去日本開試驗店。當時日本食客趨之若鶩,訂餐要等六個月以上。小川系受邀前往,滿懷欣喜。 但上來的第一道菜就是「活紐扣蝦配螞蟻」,作家感嘆這麼新鮮的蝦,有必要放螞蟻嗎?

呃…這……,食蟻獸吃蟻類是天性,但是身為萬物之靈的……人啊,你一定要吃螞蟻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