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副刊〉寶石

·3 分鐘 (閱讀時間)

文/翁淑慧 插圖/國泰

靜巷轉角的巧克力專賣店,婚前來過。她推開落地玻璃門,迎賓鈴鐺刺激嗅覺,迎來苦甜芬芳。

她用微笑婉拒了店員的禮貌招呼,店員旋即轉向甫進門的年輕情侶,女孩隔著玻璃櫃指選巧克力,每次點擊就像觸碰到聲控開關,店員立刻展開流利介紹。

兩種聽久了都會厭煩的甜膩聲音在她耳邊起落,不論店員多麼仔細解說,女孩顯然和她一樣都有選擇障礙,反覆多種排列組合,難以決定九宮格禮盒的紅心主角,而男孩始終在旁溫柔陪伴,耐心等候她的答案。

店員小心取出女孩最後選定的紅寶石巧克力,並貼心展示給年輕情侶鑑賞,倆人同時發出拉長的驚呼。那幅景象讓她有種錯覺,好像躺在托盤上的不是甜點,而是一枚嵌有閃耀光澤寶石的戒指,而她恰好見證了這對小情侶的重要時刻。

初次造訪這間店,是她和他為了尋覓未來新家的邂逅,那時她也和女孩一樣杵在玻璃櫃前,面對琳琅滿目的造型、口味與名稱,在要和不要間拉扯,是果斷的他一一幫她做出決定,就如他總是在她陷入各種猶豫狀況時,堅定幫她交付出答案,讓她不用再為掙扎所苦。

婚前她喜歡他幫她做決定時的明快,還有那種被照顧得很好的感覺,婚後她依然被他這樣照顧著。

裝潢新家時,她還在揣想不同色系壁紙帶給家的感覺,粉的溫馨、藍的愜意、白的素雅,他早已下訂黃色壁紙,她來不及告訴他因為一篇同名小說,黃色是她痛惡的選項;添購家電時,她蒐集了各家廠牌廣告單比價,心底盤算好兩人平日都要工作,大容量對開冰箱才能解決假日一次採買的需求,生鮮也才好分類貯藏,殊料未經討論,他直接圈選了雙門冰箱;就連怕冷的她念茲在茲的暖氣設備,連置喙的餘地都沒有,直接被迅速否決。

爾後,每當她提出想為這個家點綴日常的想法,崇尚簡約的他便會推出一貫結論。被沒收的不僅是那些點子,還有勾勒好家的圖景,隨著他益發獨斷的決策日漸褪色、模糊。

倘若試圖挑戰,就得做好點燃引信的準備,煙硝四起,家因此坑坑疤疤,還得花時間填補傷口,卻不能帶來改變。她終於明白,所有戰鬥都是徒勞。

婚前,再多爭吵難以打破他的原則,持久冷戰她永遠是輸家,就連嬌嗔央他陪她品嚐他不嗜吃的甜食也被斷然拒絕,這些徵象她早該警覺。

那次她充滿期待打開典雅紙盒,用八倍慢速咬開巧克力脆片外殼,獨特的三層水果內餡在她嘴裡化開,交纏出多重層次的濃郁口感,她不自覺露出幸福又滿足的笑容。她熱情邀他賞味繽紛香甜的珍珠,他卻寧可選擇不含糖分的純黑巧克力塊。

此刻,她望著玻璃櫃內的展示禮盒,各式巧克力被穩妥置放在狹小方格裡,就像他幫她決定好的一切物事,構築成不容變更的版圖。她彷彿這些巧克力,一直活在被訂製好的安排之中。

她決定這次要慢慢挑選喜歡的巧克力,就算難以俐落取捨,但在反覆推翻、重選的過程裡,她會更加清楚自己傾心的模樣,還有她其實不需要的過度包裝。

拿掉制約,她的決定變得自由,彷彿看見一個開闊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