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副刊〉常作去年花

·5 分鐘 (閱讀時間)
文/攝影 黃筱婷
文/攝影 黃筱婷

─悼skDakis Pawan郭明正老師

skDakis Pawan老師,漢名郭明正,對於賽德克族群之語言、歷史、文化各方面均涉獵廣博;生於1954年,卒於2021年,享年六十有八。

許多人都以「賽德克族國寶」來稱呼skDakis老師,因為他長年積極推廣賽德克語;記得他每次背的黑色書包上頭就寫有斗大的「我要說族語」這句標語,可見他對賽德克族群的語言有多麼的看重與愛護。

skDakis老師在埔里高工機械科任教之時,便利用課餘時間傾盡心力拜訪清流部落的耆老們,試圖解開1930年代霧社事件的種種謎團,並將部落耆老們所傳授的傳說故事與塞德克gaya文化以口述歷史的方式紀錄下來;skDakis老師鑽研自我族群兢兢業業的勤奮精神,也讓魏德盛導演親自出馬,邀他擔任電影〈賽德克巴萊〉的族語指導及歷史文化總顧問。

在得知skDakis老師已然辭世的消息,我的腦中停格許久,無法相信亦不願相信,腦中不斷回憶起和skDakis老師請益的各個場景。

每次前往埔里,心情總是相當愉悅,因為可以和skDakis老師見面,聽老師述說賽德克族歷史文化及Gaya,即使我把skDakis老師給問煩了,老師依舊有問必答,然後不忘幽默地消遣我一下:「妳的問題真的很多呵!」興致來時,老師還會教導幾句對我來說異常困難的賽德克語,skDakis老師就是這樣一位慈祥的長者。

這次前往埔里,心情卻是無比的哀戚與沉重,哀戚的是skDakis老師已然離開人間,沉重的是不知這如同烏雲般籠罩的黑幕究竟何時才會徹底結束。

在skDakis老師仙逝前數月,他還一直和我提及明年四月準備出書的計畫,還有一系列賽德克族語的復振點滴,言猶在耳,不想老師卻已先行一步踏上彩虹橋,回到祖靈們的居所。

我彷彿趕上skDakis老師生命的最後一站,他曾數次帶領我深入當時的抗日六部落進行田野調查,更不藏私的將賽德克族歷史文化傾囊相授於我這位客籍人士;skDakis老師也曾經帶我至清流部落拜訪其表兄Takun Walis邱建堂老師,Takun老師的曾祖父是霧社事件抗暴六部落中唯一倖存的頭目,對於賽德克族之歷史文化與霧社事件亦知之甚詳;skDakis老師更曾帶我深入Mahebo古戰場,賽德克的先祖們便是在Mahebo險惡的溪谷中飛簷走壁與日軍對戰,看著眼前深不見底的湍急溪流,我十分敬佩賽德克族人捍衛傳統領域的勇猛;我們也曾到巴蘭部落深處的Tgdaya群總頭目Walis Buni的墓前聊表哀思,至今我依然難忘skDakis老師在Mona Rudo與Walis Buni的墓前以賽德克族語低頭哀悼的背影,那個背影在我看來總是如此堅毅又略帶哀思。

skDakis老師仙逝後的某天,埔里下著微微細雨,好似連天空都在哀嘆著skDakis老師的離去;我從新竹南下至skDakis老師埔里家中弔唁,看到掛在客廳上方skDakis老師微笑的照片,我深深的三鞠躬,心裡輕聲說道:「skDakis老師我來看您了。」再看到師母與Takun老師消瘦許多的身軀,除了擁抱與陪伴,我實在不知該安慰些什麼才好;連skDakis老師生前最喜愛,總會帶到自宅前方小公園散步的的狗兒仔仔都蜷曲在沙發上,一點生氣也沒有,與平日裡又叫又跳的模樣大相逕庭,我想著仔仔心裡想必也十分難過吧……我始終不願相信skDakis老師已然離開,直到看到skDakis老師安詳遺容的那一刻,才不得不相信這個事實。

skDakis老師與我的談論始於霧社事件,遍及各項原住民議題;我感覺skDakis老師在敘述賽德克族文化歷史時,眼神總是光彩中帶著幾許落寞,那份光彩是著急地想讓世人更加理解賽德克族,而那份落寞則是慟悼先祖的際遇。

感謝skDakis老師的引領,讓我對於霧社事件略有理解;老師在酒過三巡之後總喜歡唱著萬年不變的那首歌:「我的一生是多麼的苦,我還是永遠的愛著你」;甚至是「一千個傷心的理由」;遇到不合理的事情時,老師總安慰自己與他人:「沒有關係。」就連過馬路時,老師也總是提醒:「要慢慢喔!要小心車子。」有時在部落走累了,老師蹲在原地休息時,也會可愛的說:「這樣的蹲法就是『賽德克蹲』。」老師就是這麼一個平易近人又誠懇待人的長輩,我相信他的和善將永留眾人之心。

陪伴skDakis老師的棺柩回到清流部落時,金黃色澤的稻穗迎風輕搖,整片稻浪好似也在和skDakis老師道別,加之以明媚光陽的映照,skDakis老師終回他最愛的故鄉。我依稀望見生前總予人諸多溫暖的skDakis老師,正矗立在彩虹橋彼端,對他所關愛的大家報以那熟悉且和善的暖心微笑。

李白在《下途歸石門舊居》開篇提到「山高,越水清,握手無言傷別情。」的確,別離是需要努力練習的。

skDakis老師曾和我說過他最為欣賞李商隱的詩,因其語詞清冷淡漠但意象卻極其深沉悠遠,謹以《憶梅》「定定住天涯,依依向物華。寒梅最堪恨,常作去年花」一詩追憶skDakis老師;我想,skDakis老師已徜徉於天地之間,在山林裡幻化為一縷清風,在Pusu Qhuni山頭笑看人間千百萬個歡笑與憂愁。

謹以此文悼念skDakis Pawan郭明正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