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副刊〉海中明月罩

·2 分鐘 (閱讀時間)

文/攝影 洪金鳳

回澎湖的時候,我最喜歡去海邊看海,一坐就是一兩個小時,每次看到海,就會想起從前成長年代,生活甘苦的歲月。

以前澎湖的經濟貧困,每個家庭的收入有限,不是打零工,就是自種蔬菜,或是豢養雞鴨,自給自足,家中有漁船的家庭,生活會過得比較寬裕,因為擔任漁夫的人捕了魚,除了可為家中成員加菜外,還可以把多餘的魚獲販售,補貼家用,因此,孕育豐富海中資源的大海,是所有村民們希望之所在。

我常常到海岸邊去從事撿貝螺、撈海菜及釣魚的工作,只要適逢退潮,我會持續這項工作到夕陽西下,明月升起,然後端坐岸邊,欣賞又大又圓的明月,在天邊展現光茫,光影籠罩整個廣闊的海洋。

這樣的光景對於電力不足的過往時光,是件令人期待又安心的事,因為那時沒有路燈,漁民們出航或入港,走在往漁港或回家的路上時,都要摸黑前進,如果路上有障礙物,還可能絆倒受傷,所以只要有光的夜晚,村民們都會感到喜悅與安全感。

以前弟弟也曾在明月高掛的夜晚,和村里的船老大一起出海捕魚去,弟弟說每當月夜時分,當漁船行至海中央,看到許多漁船一起出動,就有種海上繽紛嘉年華的感覺,而且大家還可以用對講機對話,撒網等待魚兒入網的時間,都可以聆聽船老大講古,覺得新奇又有趣。

我們家距離海邊不遠,在屋頂上都可以望見遠處的大海,漁船燈火通明,和天上的月光相輝映,我還聽到他們對講機斷斷續續的對話聲,好像我也一起參與了他們捕魚的盛事一樣,令人跟著開心。

一晃眼,四十年就過去了,現今已船去人空,海洋生物減量,捕魚盛況不再,每當我回到澎湖,偶爾跟弟弟提起這段往事時,都有同樣的溫馨與懷念浮上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