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副刊〉雪中花

·1 分鐘 (閱讀時間)

文/攝影 久彌

林中,冬天無語,填空的時間就愈拉愈長,黃葉層層,單調覆蓋著單調,高樹伸長枯瘦手臂漫天搜索,擷取到的似也只有寂寥。

南方的雪是既不經意且隨興的,它偶爾臨幸山林,飄忽的來去,是令人不忍稍縱的驚喜,把蜷縮在蝸殼裡的我激引了出來。

就踏雪吧!縱無梅可尋。而榲桲小小,從裹在晶瑩的白雪圍巾中,探出怯怯嬌紅,驀然點亮心中春夢,我似聽到它稚嫩的輕聲呼喚:「說它是春雪吧!還有我哪!看我們把冬和春無痕縫接得多好。」

作者註:榲桲,北溫帶的花,開花比梅花稍晚,也有稱之為刺梅,或貼幹海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