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沒能力又沒專業,為何卻能成老闆身邊的大紅人?有一種老闆,比起下屬能力更愛被捧的感覺

·5 分鐘 (閱讀時間)

有一位從事業務工作的大叔朋友,資歷深、能力強,生意做得風生水起,為公司開疆拓土的同時,也賺到盆滿缽滿的業績獎金。除了錢,還從工作上取得極高的成就感,業務一哥的標籤讓他在資訊業界走路有風。改朝換代後一切都變了。 新老闆擺明了不喜歡他,明裡暗裡處處針對,同事間漸漸傳出耳語:「老闆要弄死他。」

謾罵、威脅、雞蛋裡挑骨頭等等暗黑招數層出不窮,每次績效面談都被飆到體無完膚,原本意氣風發的一哥,在老闆有策略地壓制下,變成一隻動輒得咎的驚弓之鳥。他的臉上再也沒有笑容,眼神中充滿了驚慌失措。在一個下著雨的午後,他約我喝咖啡,愈說愈傷心:「我還是用同樣的方法做事,也還是能夠超額完成業績,真搞不清楚老闆為什麼不喜歡我,我已經放棄尋找答案,就低調點做人,只求不要被罵就好。」接著這位大叔留下了委屈的眼淚。

其實老闆不喜歡的不是「你」,老闆不喜歡的是「感覺能力比他強的人」。

看起來像一隻刺蝟的主管,極度的易怒,情緒化是最常見的評價,你以為他是賀爾蒙失調,背後的原因卻是缺乏自信心。當部屬有自己的看法或是對主管的指令不清楚想要進一步提問時,立即引爆心中「你是不是看我沒有」的地雷。這類型的人通常有嚴重攻擊性,很難用正常人的方式好好說話。他人無心的一句話會被沒有自信的哈哈鏡扭曲為挑釁或是侮辱,凡事皆往對方意有所指的惡意去發展。

美國心理學家Anderson與Dill提出「敵意歸因偏誤」(Hostile attribution bias),他們藉由實驗證明有攻擊人格特質的人,傾向把模糊的人際互動解讀為敵意,感受到威脅就是要狠狠地反擊。這樣的主管通常都要與一位低度危脅性的下屬搭配演出,這也是茶水間的熱門話題:一位無能力、無專業、甚至無大腦的三無魯蛇,為何會成為老闆身邊一等一的大紅人?

「因為他乖啊」,老闆交付的任務閉上嘴乖乖做,是否完成任務不重要,每天照三餐跟老闆報告進度,有如小蜜蜂把外界的資訊一五一十跟老闆分享,再有如禮物一般將私生活完全對老闆攤開,連晚飯應該要吃什麼,都會請老闆幫忙拿個主意。這樣貼心的人,用自己的「魯」襯托出主管的英明神武,熨貼了主管那顆缺乏自信的小心臟,怎麼能不放在手心裡疼呢?

這樣的主管是可憐鬼,或許他學生時代就是一朵存在感極低的壁花,常常被女王般的制服美少女奚落,又或許他常常考試不及格,親朋好友聚會時,在學霸堂哥、堂姊面前抬不起頭來。他心裡還活在過去,還是那個無能為力的小可憐,每一回看到自信滿滿的人,都會聯想到被欺負的黑歷史,傷口再次被血淋淋地撕開,一輩子都無法癒合。

很多人會遇上這樣有創傷的主管,給你3個建議求生存:

① 不要以為自己是麥肯錫顧問,總想著要在開會刷存在感,給即時、中肯的建議。絕對不可以在公共場合反駁主管的意見,也不要打破砂鍋問到底,那是皮癢最終極的表現。

② 匯報、匯報再匯報,把自己當成小學生。每天都要寫家庭聯絡簿,不僅僅要記錄工作事項還要與主管推心置腹地寫出每日心得,讓他有信心抓得住你。

③ 時刻注意自己的聲音與表情,降低威脅性。我也曾為攻擊指數破表的主管工作,進會議室前,我都會去化妝室對鏡練習微笑一分鐘,調整好心情,帶著溫婉的微笑去面對怪獸。

很累吧?傷心的大叔忍了一年,忍出了免疫力失調的問題,毅然決然另謀高就,跨界到完全不同的產業,再見他時,又回復了意氣風發的模樣。

遇見鬼,驅鬼技能還不到位?命比較重要啊,打不過就趕緊想辦法換個沒有妖魔鬼怪的風水寶地吧!

作者簡介_白慧蘭/工作生活家 微軟資深行銷協理

你好,我是白慧蘭,社群上的朋友都叫我小白姊,目前我有3份工作。在 Microsoft 負責 Windows 平台、Office訂閱服務管理與經營。營運「工作生活家」。此外,我還是一位講師,開發了「價值談判」與「教練式銷售」2門課程。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 《職場神獸養成記》


更多今周刊文章
張忠謀嘆「國人18歲考上台大就以為是一生巔峰」 談台美人才差異好感慨
國外的兒子講得「心甘蜜甜」,身旁的子女卻視而不見...一個繼承啟示:不孝子常是父母寵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