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共識就是建設性模糊

孫揚明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陸委會主委邱太三在接受媒體訪問時,提出了所謂「建設性模糊」,並希望以此來打破兩岸僵局。這個說法並不新鮮,而民進黨在這個說法後所想隱藏的意圖更是讓人失笑。

民進黨對維持和發展兩岸關係的基本概念,從陳水扁時代就說不清楚,也不敢說清楚。在陳水扁時代的兩岸關係概念是「沒有九二共識這個東西」;到了蔡英文時期,扭曲為「九二共識就是一國兩制」;再到了蔡英文的第2任期,邱太三的說法再變為「九二共識這一詞在台灣是引發爭議的,若大陸還要堅持這樣的政治前提,是不公平、不切實際的要求。雙方能否找到一個最大公約數,以及能否有一個建設性的模糊,要靠彼此的智慧、態度。」

然而,1992年兩岸是否曾達成共識?真相就在陸委會的公文書中。1992年11月3日,海基會告知海協會後,曾公開發布新聞稿,表示「海協會在本次香港會談中,對『一個中國原則』一再堅持應有所表述,本會經徵得主管機關之同意,以口頭聲明方式各自表達,可以接受。」

於是北京海協會於11月16日來函,表示「11月3日貴會來函正式通知我會,表示已徵得台灣有關方面的同意,『以口頭聲明方式各自表達』。我會充分尊重並接受貴會的建議,並已於11月3日電話告知陳榮傑先生。」這是不是共識?

其次,「九二共識」從何而來?現行的「九二共識」並不是一個憑空創造出來的名稱;這是一段在前述歷史發展中,被歸納、總結出來的概念,然後再由前國安會祕書長蘇起所賦予的稱謂。

就歷史的沿革來看,當下的「九二共識」基本滿足了兩個結構性的要求;一是符合憲法所定位的原則,我方提出了一個海峽兩岸都能接受概念和共識,即「雙方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一個中國原則」。二是北京可以接受。如此才可能搭起兩岸橋梁。九二共識此一名稱的本身,即是一個建設性模糊的產物!不知所謂的不公平、不切實之說從何而來?

第三、「九二共識」此一名稱,由蘇起總結提出後,扁朝時期,因為不願接受「九二共識」的名稱,且曾經費盡心思創造出各種花樣,結果無一例外,全部鎩羽而歸。原因無它,當任何一方,一旦提出新的說法,必然會面臨一個問題,即對方必然會提出要求解釋,此一新的說法內涵意義為何?這以民進黨當前意圖偷渡國家定位的本質,必然形成一個重大而無解的分歧。

「九二共識」正是因為它本身即是歷史的總結,兩岸對其中的定義與過程非常清楚,所以可以免去此一從新要求定義的過程,而直接為兩岸所接受。同時要注意的是,九二共識並不是要解決兩岸問題,只是要處理與管理兩岸議題,使之處在一種低度緊張的狀態。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