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70周年研討會》賴澤涵回憶:警總不交檔案,說只有1張紙,還搞丟了…

石秀娟
風傳媒

二二八事件發生至今已屆70年,儘管政治檔案取得困難,台灣史學界對二二八歷史的研究始終不輟,老、中、青世代的學者24日起在中研院舉行2天的研討會,利用從各地找到的新史料探討歷史真相,吸引不少受難者家屬聆聽。

行政院版《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總主筆、中央大學歷史系名譽教授賴澤涵在與談時回憶,官方只給他們8個月,前3、4個月都在處理檔案問題,即使行政院去函,警備總部仍然一直不交出檔案,說只有1張紙,而那張紙也搞丟了,直到他威脅要辭去總主筆,才交出2箱檔案號碼不連續的資料。

賴澤涵說,這是第1次比較有系統地探討228事件,但受限時間與資料,包括特務、半山、逮捕菁英與人犯的機構等都沒處理,以人口學推估的傷亡人數因成員中有人反對,最終也沒放入報告中,這些都只能留給年輕學者增補。

20170224-紀念二二八事件70週年學術研討會,中央大學歷史所榮譽教授賴澤涵與會座談。(盧逸峰攝)
20170224-紀念二二八事件70週年學術研討會,中央大學歷史所榮譽教授賴澤涵與會座談。(盧逸峰攝)

賴澤涵說,這是第1次比較有系統地探討228事件,但受限時間與資料,包括特務、半山、逮捕菁英與人犯的機構等都沒處理。(盧逸峰攝)

賴澤涵也指出,他近年仍專注於研究陳儀,中國近年出版的《陳儀全傳》,他則將從論史的角度出版《陳儀評傳》。

《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 蔣介石是事件元兇

由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在2006年出版的《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則是官方首度釐清事件的責任歸屬與責任輕重,報告指出,蔣介石是事件元兇,應負最大責任,陳儀、柯遠芬、彭孟緝等軍政人員應負次要責任等。

在基金會出版報告後,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從情治人員處買到國防部保密局情治人員在二二八事件中留下來的檔案,由台史所研究員許雪姬帶領學者與研究員解讀檔案。基金會董事長薛化元形容解讀班是研究二二八新銳的「養成所」。

20170224-紀念二二八事件70週年學術研討會,中研院台史所研究員許雪姬與會座談。(盧逸峰攝)
20170224-紀念二二八事件70週年學術研討會,中研院台史所研究員許雪姬與會座談。(盧逸峰攝)

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從情治人員處買到國防部保密局情治人員在二二八事件中留下來的檔案,由台史所研究員許雪姬帶領學者與研究員解讀檔案。(盧逸峰攝)

這個「二二八新史料解讀班」自從2009年開始每月一次的解讀工作,在2015年出版3冊《保密局台灣站二二八史料彙編》。中央研究院副院長黃進興指出,這批史料有助外界對於陳儀在二二八事件中,如何利用情治人員滲透各地處理委員會、舉報涉案人員的了解,預計今年將出版另外2冊。

黃富三:美國擺設大舞台,蔣介石在小舞台上扮演

在這場研討會的14篇論文中,曾參與《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的台大歷史系教授陳翠蓮發表論文〈戰後美中體制與台灣人的處境〉,從美國戰後的遠東政策理解二二八。參與《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的中研院台史所兼任研究員黃富三說,這個研究是很重要的突破,在美國建構「扶中抑日」的美中體制下,美國擺設大舞台,蔣介石在小舞台上扮演,部分「修正、扭曲」美國寫好的劇本。

二二八是台灣戰後歷史的不幸事件,許多學者的研究,也難免引起家屬不滿。作家白先勇就曾質疑,《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對他父親、當時擔任國防部長的白崇禧在奉蔣介石之命來台宣慰期間所做的善後停損工作沒有肯定的評價。

白崇禧二二八定位,許雪姬:確實有貢獻,但未能阻止陳澄波等人遭槍斃

許雪姬今在研討會指出,根據研究,白崇禧對陳儀在二二八事件後半段期間逮捕人犯的作為,的確有起警示作用,因為他要警備總部開出逮捕的台灣人名單,這是解嚴後再送法庭處理的重要根據,就這點來講,他確實對台灣有些貢獻,而他原本要在3月12日抵台,但3月17日才到,這的確也因為受到安全考量等因素的限制,且陳儀要他等到所有軍隊都到台灣了之後再來,他也只好這樣做;就這些部分,她可以為白崇禧講一些話。

但是,許雪姬也指出,白崇禧在台期間,嘉義在3月18日、23日、25日分別槍斃1人、15人、4人,包括23日被槍斃的陳澄波,就在他離開嘉義的隔天,他並沒有阻擋這些不幸發生,「他應該要有救援的動作」,而從白崇禧在台灣期間拍下的影片可看到,他還去了台北動物園,他在台期間看到什麼真相?另外,白崇禧對二二八的報告完全接收陳儀、柯遠芬的講法,而在他4月2日離開台灣前,他宣布的原則也都沒有落實,當時旅滬的台灣人也說,白崇禧來台只宣慰陳儀一人,白崇禧回中國後,當地的台灣人還去官邸要找他理論。

陳儀於1947年3月2日向蔣介石請兵的「寅冬亥親電」(陳煜攝)
陳儀於1947年3月2日向蔣介石請兵的「寅冬亥親電」(陳煜攝)

白崇禧對二二八的報告完全接收陳儀、柯遠芬的講法。圖為陳儀於1947年3月2日向蔣介石請兵的「寅冬亥親電」。(資料照,陳煜攝)

台大博士生推估 死亡人數在1304至1512人

二二八的傷亡人數也常引起爭議。《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原要引用的是人口學家陳寬政根據人口資料的推估,他推估,死難人數約18000至28000之間。而在這次的論文中,台大社研所博士生林邑軒、吳駿盛嘗試使用「性別死亡比例推估法」,推估死亡人數在1304至1512人之間。這篇論文將在25日發表。

薛化元指出,二二八研究已有一定的成果,雖仍有更多史料有待進一步探詢,不代表相關責任探討一片混沌,應在原有的學術基礎上持續對話,而研究者根據史料與不同研究方法,會有不同的研究結論,學術問題一定要透過學術討論解決,而不是透過每個人的情感來表示贊成或者反對,透過不同意見的對話、彼此了解,才能在史實的基礎上建構合理的解釋,提供研究的視角與方向。

黃進興指出,隨著史料的公開、解讀、出版,學界的研究、討論,對二二八的研究已有所助益,期待藉由這些努力,能逐漸平復傷口,讓歷史的回歸歷史。


相關報導
二二八70周年研討會》學者蘇瑤崇:從國際法來看,是中華民國對台灣人的一場戰爭
中國紀念二二八?總統府:對著自己是反省!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