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馬遜叢林歷險記:巴西飛行員36天孤身求生的故事

·5 分鐘 (閱讀時間)
Antonio with the people who rescued him
安東尼奧與營救他的當地人在一起。

當安東尼奧·塞納(Antonio Sena)的小飛機迫降在巴西亞馬遜雨林中時,至少他知道自己最擔心的是什麼:美洲豹、鱷魚和巨蟒這些巨大的捕食動物。

當然,36歲的安東尼奧不只擔心自己會成為食肉動物的一頓美餐,要想活著出去,他還要設法給自己找到食物、水和晚間棲身的地方。

可想而知,這一切有多難。而且他知道,或許要幾天的時間才能得到救援。

然而,安東尼奧沒有想到的是,自己要孤立無援地在叢林中過一個多月!

飛機迫降

今年1月,亞馬遜於臨。安東尼奧獨自一人駕駛的小飛機遇上了大麻煩,他通過無線電發出緊急求救信號。

當時,他是在給偏遠地帶的一個礦送補給。

安東尼奧在接受BBC國際部的採訪時介紹說,飛行高度900米時,引擎突然停止了,他不得不緊急迫降。

最後,他奇蹟般地將飛機降落在亞馬遜河以北的一處無人居住地帶 。

Aerial view of Amazon river in Brazil
安東尼奧飛機迫降的地方。

雖然人倖免遇難,但生存問題卻迫在眉睫。

首先,飛機燃料洩漏讓他不得不棄機逃亡,否則將非常危險。這意味他不能用飛機當避難所,但他決定留在出事地點附近,希望人們收到了他最後的呼救信號,並且救援人員正趕來營救。

他說,他拿了所有能幫他在森林中度日的一切必要物品。當時想,自己大概要在雨林中呆5-8天(救援一般所需要的時間)。

但一個星期過去了,根本沒有救援人員的影子。

獨自前行

安東尼奧這時決定,如果希望能再見到親人,那就必須離開飛機迫降的地方,前往安全地帶。

他說,「我意識到他們沒有找到我,我需要自己想辦法離開這裏才能重見家人。」

他清晨出發,利用黎明時的曙光指引。他拼命想找到最近距離的有人居住區。

他決定朝著早晨太陽的方嚮往東走,每天早晨走大約2-4個小時。然後,就要為當晚做計劃,例如,生火和搭晚間休息的地方。

對任何突然置身於亞馬遜森林、而且沒有任何交通和通訊手段的個人來說,叢林無疑是個危險的地方。但所幸的是,安東尼奧曾學過一些生存技巧。

A crocodile with its mouth open
鱷魚是安東尼奧最擔心的生存威脅之一。

「由於我的飛行背景,我完成了叢林生存訓練課。還有,我並在亞馬遜地區出生、長大,」他說。

此外,安東尼奧之前還花過一些時間跟那些生活在亞馬遜森林最偏遠地區的人學習。這些信息可能關乎著他的生死存亡。

安東尼奧說,原來只要有機會,他都喜歡跟生活在那裏的人交談,從他們身上學到許多東西。

尋找食物

安東尼奧要想生存下來,第一件事就是要找到能吃的東西,當地的野生動植物中成了他的食物來源。

他說,雨林中有他一生中從未見過的野果。他看見猴子吃這些果子之後就想,如果猴子能吃,自己也應該能吃。

但是,光靠水果還是不行。他還找到了一種叫Nandu鳥的鳥蛋。安東尼奧說,這是雨林中一種很常見的鳥。它們是像鴯鶓(emu)一樣不會飛的鳥,但鳥蛋很大,青綠色。

安東尼奧偶爾找到鳥蛋,生吃。他說,這是蛋白質,身體需要。

避開猛獸

儘管他能找到足夠的食物勉強生存,但他還需要躲避致命的毒蛇猛獸,以免成為它們的午餐。

所以,每當他停下來休息時,都把「臨時住所」搭建在山頂上。

An anaconda snake wrapped round a branch in Brazil
巨蟒是亞馬遜的巨型食肉動物之一。

他解釋說,因為美洲豹、鱷魚和巨蟒這些動物都喜歡水,所以自己從不在水邊安營。

同時,安東尼奧白天在雨林中行走時總是盡量製造很多噪音,因為他知道,白天最有可能攻擊他的是受驚的動物,而不是那些早就聽見他動靜的動物。

終見希望

雖然安東尼奧的生存技巧奏效了,但他體重大減。在飛機出事後的第36天,他終於巧遇一群人。

「走路、翻山、涉水,那麼久了,我終於在一個偏遠地方碰到一群採集巴西堅果的人,」他說。

但一開始,安東尼奧看不見他們,只能循著聲音去尋找。他說,他能聽到那些人在工作。

終於,安東尼奧的磨難即將結束了。

重見家人

安東尼奧表示,在饑餓與痛苦的時候,唯一能激勵他、給他力量堅持下去的動力就是與家人重逢。

「最終離開叢林,在機場見到家人,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刻,」他說。

搜救飛機和直升機曾尋找他,但在他自己走出叢林前的幾周搜救已經停止了。如果不是自己設法走出叢林,那就意味著,他可能再也見不到自己家人了。

他說,「我終於可以擁抱他們,告訴他們我多愛他們了。我就是為了他們才做到了這一切,每次、每一次都是想著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