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黨不忘內鬥

譚淑珍
中時電子報

工商時報【譚淑珍】

■韓國執政的大國家黨議員助理攻擊選委會網站事件,引爆大國家黨可能要解體的危機,然而,就在黨的存亡生死之際,還不忘進行權力鬥爭。

■The ruling Grand National Party is in turmoil as its lawmakers began detaching themselves from it and announcing their decisions to stay away from next year's legislative elections.

當國內藍綠兩陣營因「宇昌案」而掀起「道德」與「醜聞」之戰時,在經濟上與台灣向來是競爭關係的韓國,也因為執政黨-大國家黨議員助理在10月26日的首爾市長補選時,對中央選委會網站發動DDoS(分散式拒絕服務攻擊)攻擊,也掀起朝野的論戰。

然而,不同於「宇昌案」目前只流於是口水戰,韓國的DDoS攻擊事件,已進入檢警調查的階段。

在韓國,攻擊選委會網站是屬重大犯罪,而且又是由執政黨的議員助理所為,其所代表的意函是:執政黨企圖扭曲選舉過程;依據韓國《憲法》,如果政黨的目的或行為違反民主體制的基本秩序,政府可以向憲法法院提起訴訟要求其解散,而憲法法院只要查到大國家黨有介入此事,即使介入的程度不深,也會被要求解散。

執政黨恐面臨解散

可想而知,DDoS攻擊事件對大國家黨的衝擊會有多大,「大國家黨命數已盡」、「感覺到了關門的時候」等言論,自然成為大國家黨多數成員掛在口中的話了。

然而,即使面臨黨正在走向瓦解、分裂,甚至是亡黨時刻,大國家黨內部,也不忘進行權力鬥爭。

韓國的大國家黨其實很多地方跟台灣的老國民黨很像,黨中有閥、閥中有派、派中有系;當然,也像老國民黨派系再多,最後可歸納為主流與非主流一樣,韓國目前自然是以總統李明博與明年將競逐大選的朴槿惠為兩大中心。

以李明博為中心的政治格局,在10月26日首爾市長補選中失利後,就已開始出現崩解。

再加上又因為卸任後入住的私宅問題沒有處理得當,妻舅因賄賂儲蓄銀行,被限制出境;胞兄也是大國家黨議員李相得的機要收受價值數億韓元金品事件等種種涉及操守問題,讓李明博的聲望與大國家黨的形象降到執政以來的最低點。

再加上,又鬧出DDoS攻擊事件,大國家黨內自然出現「必須要以朴槿惠為中心,這是不可避免的現實」的聲音。

當黨內要求朴槿惠「領導黨後、擴大革新」的呼聲日漸增高時,大國家黨內部於是形成一股對李明博一派展開施壓的力道,以便集中力量支持朴槿惠。

原本還打算放手一搏的大國家黨揆洪準杓也不得不面對現實:辭職,結束了任期只有5個月的黨揆生涯。

洪準杓辭去黨揆的同時,在韓國政壇一直有著「大哥垂簾聽政」爭議性話題,事實上,也一直扮演著李明博「後盾」角色的李相得也在幾乎同時公開宣佈不再參選;李相得不再參選的宣佈,其實等同宣告退出政界。

於此同時,李明博也表明,將不會干涉以朴槿惠為中心的大國家黨領導體制。

「朴槿惠時代」來臨

李明博的政治格局就此走向終點,執政的大國家黨實質上是進入了「朴槿惠時代」。

經過這一番的內亂,韓國政界人士普遍認為,大國家黨日落西山可說是已成定局,就算李下朴上也不能改變什麼?除非進行毀滅性的重建。

其實,韓國執政的大國家黨是以誰為中心?平心而論,與台灣何干?然而,看看韓國,想想台灣,不覺得有著不容否認的相似嗎?台韓兩國,各方面都在競爭呢。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