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滬等地爆發街頭抗議 上海示威者:習近平下台!

(德國之聲中文網)在新疆烏魯木齊大火導致至少十人喪命後,中國各地從烏魯木齊丶北京丶廣州丶南京丶成都丶重慶至上海等城市,周六(11月26日)都出現了示威行動。社交媒體上的視頻顯示,部分示威者以舉白紙的方式要求政府結束封控。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高校學生在校園裡自發集會。而在上海的烏魯木齊中路,則是在周六深夜至周日(11月27日)凌晨出現逾百名示威者在現場高喊「共產黨下台丶習近平下台」等激烈口號。

至周日下午,烏魯木齊路附近仍有大量人群聚集,與警察對峙,並呼喊“放人”,要求當局釋放之前被抓捕的人。

一位參與了在上海示威行動的民眾Jason向德國之聲表示,由於他的母校南京傳媒學院周六也發生了一起由大量學生發起的示威行動,所以他晚間10點看到微博上有關於烏魯木齊中路的悼念活動後,決定到現場參加集會。

他說:「這場活動原本的性質是默哀烏魯木齊大火和沉默抗議,一開始現場是非常安靜的。我晚間11點40分到場時,現場已經被警察封路,默哀的人群也被少量警察圍住,警察在不斷勸離人群,但沒有采取暴力行動,不過周圍的人群開始逐漸對警察不滿。」

Jason指出,隨著參與示威的人數越來越多,烏魯木齊中路幾乎被人潮堵住,現場情況也逐漸失控。他表示:「部分人仍然在保持沉默抗議,但大部分人開始高喊口號,最後發展到『習近平下台』等口號。同時,人群中也有疑似警察便衣的人在惡意制造示威人群之間的矛盾,引起內訌。」

另一位同樣到上海現場參與示威行動的Andy則向德國之聲表示,他認為當時參與示威的民眾,主要是想表達他們「不想封控,想要自由」的訴求,而他也認為這是一種態度的展現。他說:「我覺得最近的群體性事件,都只有一個訴求,那就是解封,回歸正常生活。今天上海喊出的激進口號,應該是激情為之。變革這種事,我認為是極少數人的想法。以我的生活經驗和對中國共產黨的了解,這樣的示威會很快被瓦解,不可能藉此達到解封的目的。」

根據社交媒體上流傳以及德國之聲獲得的現場視頻,數百人在上海街頭高喊「共產黨,下台」,以及重述「四通橋勇士」上個月在橫幅上所寫下的「不要核酸要自由」的口號。此外,現場也有群眾高舉白紙,高喊「新疆丶解封」來聲援新疆人民遭受長達三個多月封城的處境。

Jason向德國之聲透露,雖然昨晚在上海參與示威的民眾多數是訴求中國政府取消疫情防控政策,但也有部分人是要表達對中國共產黨的不滿,或是單純對烏魯木齊大火的罹難者表示哀悼。他說:「大部分人都沒有意識到這場示威的風險,有少部分意識到的人在凌晨2點-3點就已經提前離開了。」

他補充道:「昨晚的示威絕對會給政府帶來非常大的威脅感,並且他們可能對上海以及整個中國實施更加嚴格的管控。但在中國,人民缺乏快速像Telegram這樣能將他們組織起來的工具,因此現場群眾的表達其實比較混亂,缺乏統一的口號。」

「這次感覺真的不一樣」

除了到現場去參與示威的民眾外,部分在上海或中國其他地區的民眾,也對26日深夜的示威延續數小時感到意外。一位叫Emma的上海居民告訴德國之聲,她沒想到示威行動會發展成這麼大規模的抗議。她說:「喊出的口號,我以為這輩子都不會聽見。我知道以後我就很後悔,我早點應該無論如何都趕去現場的。我一直以來在朋友當中都是很激進的形象,但這次卻有點躲在背後的感覺。我很想參加,和大家一起,喊出我們想喊的口號,發出我們的聲音,我不害怕。」

Emma表示,新疆大火其實是一直以來中國嚴苛清零政策中,眾多次生災害的其中一個例子。此前,在中國的貴州也發生載著要去隔離的人民的隔離巴士出現翻車意外,導致27人不幸喪命。她說:「一開始大家在網絡上群情激憤的時候,我依然悲觀的以為會和以前一樣,怒罵一晚上第二天網絡上一刪除,找點別的什麼事轉移視線,很快大家就忘記了。」

Emma補充道:「但是沒想到,這一次可能也是最近政策的反復真的讓大家的心理都到了一個臨界點,網絡上的抗議一直不絕,當天晚上烏魯木齊的人民走上街頭,我是真的,很激動和感動。我自己是感覺,這次真的不一樣了。就算是只有一個晚上,也是和之前有很大的不同。」

她對26日晚間在中國各地參與反「清零」示威行動的中國人感到敬佩,表示自己雖曾批評中國年輕人「懦弱」,但這次在中國「遍地開花」的示威行動,顯示終於有中國年輕人願意「勇敢站出來」。她向德國之聲表示:「我自己一直和人說我們的權利要靠自己爭取,現在這些示威活動就是我們爭取權利的時候。可能中國人在這方便經驗不豐富,沒有明確的訴求,甚至可能不是很團結,但是我們終於也走出了這一步不是嗎。自助者,天助之。如果之後還有機會,我也一定會加入的。」

「清零政策是飢荒政治」

不論是26日在上海參與了現場示威的中國民眾,或是透過視頻密切關注事態發展的中國公民,部分受訪者向德國之聲表示,他們認為中國政府過去兩年多嚴格施行的「清零政策」,其實是一場大型的「服從性實驗」。參與了上海示威的Jason向德國之聲表示,中國政府堅持清零,實際上就是一種「飢荒政治」,因為這套政策對北京來說,是一種控制群眾的手段。

另一位家人仍在上海的中國青年Eric則認為,雖然中國人民對疫情防控的容忍度遠遠超過西方民眾,但習近平所堅持的「動態清零」已突破了人民忍耐的底線。他說:「試想一下,誰能接受四個月不准出門,沒有食物,慢性病人沒有藥,產婦因為沒核酸在醫院門口大出血?活生生的生命被拉上半夜轉運的巴士車毀人亡?」

他補充道:「這一幕幕悲劇都潛移默化的影響了中國人民對於動態清零的觀感,最終導致了全國範圍的反封控示威。我看見了白衛兵以防疫為名將市民的柯基活活打死,我看見了癌症病人無法得到化療,尿毒症病人無法得到透析而死。這不是天災而是人禍。」

Eric指出,雖然自己的家人並未在這場「人禍」中受到太大傷害,但他明白若這樣的制度不被推翻,遲早每個人都會被波及。他說:「這只是時間的問題。這也是為什麼這場疫情讓許多上海人(我身邊的親友)產生了移居國外的想法。」

Jason告訴德國之聲,中國政府嚴格防疫的手段正逐漸失去效果。他說:「我認為類似廣州海珠因為封控而發生的警民暴力沖突還會不斷繼續,但類似昨晚的示威活動將面臨更加嚴格的管控,很難再聚集起這麼多的人。」

而同樣住在上海的Emma向德國之聲透露,自己周圍不少人私下會說「生活很痛苦,看不到希望」,而這樣的情形是一年前在中國不會有的。她說:「這就是所謂的政治性抑郁。我希望這次烏魯木齊火災帶來的一系列示威活動,能夠真正做到一些什麼,至少可以幫助一些人清領過來,讓大家知道要站起來,要抗爭,因為抗爭有用。」

她說雖然對中國政策走向與中國的人性一向悲觀,但連日來的「反清零」示威行動,讓她有了不同的感受。Emma表示:「我覺得可能我們還是可以搶救一下。哪怕只有那麼一點點光,也可以照亮黑暗。」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William Y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