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口袋裡 藏著一把故鄉泥巴

文/李欣恬
·2 分鐘 (閱讀時間)

歷經一整年的疫情考驗,台灣的表演藝術團隊並未被悶壞,相反的,許多團隊想盡辦法做好節目,並全力為整體環境打氣。2021年開年,朱宗慶打擊樂團便以激勵人心的擊樂劇場《泥巴》,帶起一股振奮人氣的氛圍 。其中一段,當樂手爬上2.5公尺的高台演奏,象徵平地起高樓的挑戰與艱辛,極具爆發力的聲響與聲光效果,為演出帶來最高潮,也為新的一年帶來新氣象。

《泥巴》故事取材自陶瓷品牌瓷林董事長林光清的奮鬥故事,自苗栗蘆竹湳地方出發,一名玩泥巴的鄉下孩子,何以成為瓷器達人,這段專心致志的奮鬥過程,試圖喚起世人對「家」的共同情感與想像,讓坐在觀眾席的觀眾,在聆賞的同時,彷彿人人口袋裡都藏著一把故鄉的泥土。

打擊樂演奏一向是朱團成員的強項,但在《泥巴》裡,演奏者不再只是演奏者,同時是舞者、歌手、跑者、特技演員等多重身分,實驗各種打擊樂的可能性,在演奏的基本功之外,多了額外的鍛鍊。

延續上一齣擊樂劇場《木蘭》的野心,整部作品音樂與戲劇有緊密的扣合之處,如團員們人手一個陶瓷材質的巫毒鼓,抱著、坐著、拍打出心裡的歌,圓潤厚實的音色,呈現出地方的敦厚人情。

劇中新房上樑時,團員圍繞著一台烏干達阿馬丁達木琴,巧妙的走位設計,搭配樂句與節奏,眾人齊心合力,既是完成樂曲,同時也是完成劇情裡所鋪陳的上樑儀式,共同祈求興旺,生活穩固。

值得一提的巧思是,台上還有一座房屋造型的裝置,作為「家」的隱喻,表演者邊說故事邊與裝置互動,這座小型裝置,小得像是可以放進口袋,卻也大得能守護住在裡頭的人,和觀眾之間,保持著又遠又近的距離,無法看仔細,卻又無法忽視它的存在,一如口袋裡那把故鄉的泥土,是始終牽掛的情感,釀出永恆的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