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命卡在錢與權 你知道28天病床流浪的潛規則嗎?

天下雜誌

長輩因開刀、中風而住院,身體狀況不能出院或無法回家,多數醫院仍會要求在住院滿28天前轉院或回家,讓家屬措手不及。你知道這項「28天出院」的潛規則嗎?當你遇到這種情況時,可以向醫院要求「出院準備服務」,為你銜接轉院、轉介至長照機構,或協助申請輔具或評估家中環境是否適合照顧家人的服務。

<span><span>圖片來源:繪圖:鄭寧寧</span></span>
圖片來源:繪圖:鄭寧寧

文/黃惠如

長照的供給質量不足之外,醫療和長照體系的斷裂,又讓老人與家屬卡在錢與權的爭奪裡。

目前長照2.0的350億預算多數佈建在社區,多數服務亞健康(介於疾病和健康的中間狀態)或輕度失能老人,也多由社福單位承接。但已有醫院展現高度興趣,積極佈建申請成為長照服務單位。

許多人對醫界揮軍長照,深感疑慮。「我們贊成照顧一條龍,但反對一把抓,」醫療改革基金會董事長劉淑瓊擔心,用醫療的眼光看長照,會把照顧變成冷冰冰的醫療,或將照顧過度醫療化。

社福界也擔心醫界仗著社會的高度信賴,進入長照後,搶走社福長照資源。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一位醫界人士反諷。

醫界反過來批評社政長久以來的供給者思惟,也就是習慣由政府給錢、給服務,卻經常不符合民眾需求。

「由社政啟動的(服務)常收不到人,因為他們都在等,等有人申請,」台北聯合醫院總院長黃勝堅指出。

「每次講到醫療長照整合,我都會想笑,連通知都做不好,還講整合,」推動在宅醫療的醫師餘尚儒在基層深有體會。

醫療、長照不整合,老人就成為到處流浪的人球。

當老人被要求出院,家人無力或無法照顧,長照資源還未到位,也沒有地方承接,有辦法的家屬只好換醫院,以28天為一週期,在各醫院間流浪。因為健保將「超過30天住院」視為不良品質指標,全台各醫院形成住院28天就得轉院的潛規則。

作家鍾文音的母親因中風倒下,失語失能,左腦受損,右手無法使力。之前的住處沒有電梯,把中風的母親搬上樓就是難題,於是她開始隨著母親以28天為期的流浪。醫院護理站就像旅館櫃台一樣,要求退房,生怕病人賴著不走。

漫長的「旅程」結束時,她發現已經和母親流浪了冬春夏三季。因為醫院只看急病,卻缺乏養病的承接場所。沒有中繼站,只有把病人直接推給無助的家屬。

「病人在這住院、在那住院,健保還不是要給付,我覺得(28天)這是不合理的製度,要改,」醫界出身的健保署長李伯璋說。

醫界、長照界為何不合?

衛政和社政不理解、不信任、不合作,「三不」由來已久。這也是為什麼敲鑼打鼓推動一年多的長照2.0,許多人還是不知道、看不到,也用不到。

尤其是長照服務法2017年施行後,若地方執行遇到問題,詢問中央,同一件事落在不同部門,「腳步不一、解釋不一、作業模式不一,這樣行政成本太高,」衛福部常務次長薛瑞元承認。

上任以來積極嘗試整合衛政、社政的新任衛福部長陳時中坦白地說,衛政、社政專業訓練就不同,一個強調效率,一個強調以人為本,彼此溝通困難,「每個專業有他的專業堅持。」

「過去不是鬆掉,而是兩個系統從來沒被結合過,」林萬億也說。終於,衛福部在2013年成立,衛政與社政在中央層次終於都放在一個部裡。

但地方上,多數縣市的長照相關業務,依舊分屬衛生局、社會局與勞工局等不同局處。但也有一些地方官員打破慣例嘗試改變。3年前,首創「長期照護所」的宜蘭縣政府,不再讓坐輪椅的人(指失能長輩)來縣政府申請長照時,一下去衛生局、一下去社會局、一下去勞工局。

整合後,三局坐在同一個辦公室,「至少不用公文來、公文去,」宜蘭縣衛生局長劉建廷說。

台中市副市長林依瑩考量社會局較無法處理居家醫療與醫護,主導由台中市衛生局拿下一年長照預算23億,比衛生局一年15億的預算還多。「大家應該自問,有沒有做長照的熱誠?有沒有辦法設計出好政策,如果無法回答,只是爭誰大誰小、誰會不會被吃掉,都是虛耗,」林依瑩說。

更多天下雜誌文章
這5種個性,讓你老得快
哪種運動才真的能讓你老得慢?

今日熱門影音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