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滿為患、環境髒亂、食物不足……《南華早報》:亞洲下一個疫情爆發點──監獄

簡恒宇
·4 分鐘 (閱讀時間)

當保持社交距離已是對抗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擴大的必要措施之一,人滿為患的監獄恐怕會是防疫破口,香港《南華早報》10日報導指出,菲律賓監獄超收問題嚴重,已超過原本關押人數500%,儘管專家學者認為,政府應當藉由防疫推動獄政改革,但若減少關押人數,就會使預算減少,貪汙者的口袋也會跟著縮水,因此難以落實改革。

獄中抗疫難題:篩檢結果等數周

菲律賓目前約有13萬4748人關在獄中,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上任後鐵腕掃毒,使得關押人數驟增,超出原關押數500%,而目前有超過300名囚犯感染武漢肺炎,多數是在宿霧(Cebu)的監獄,且至少4人死亡,不過人權觀察組織(HRW)亞洲區副主任羅伯森(Phil Robertson)直言:「獄中未通報的死亡病例,凸顯杜特蒂政府迫切需要讓獄中疫情公開透明化。」

為了因應疫情,菲律賓政府近期釋放約1萬名囚犯,包括服刑不到半年、沒錢保釋,以及生病或年老的犯人。國際紅十字會(ICRC)獄中健康計畫負責人涂班吉(Harry Tubangi)告訴《南華早報》,菲律賓政府根本不清楚獄中情況,因為ICRC已為囚犯建立5個隔離中心,擁有逾500張病床,但篩檢結果卻要等待「超過1、2周」,成為獄中抗疫一大挑戰。

學者:獄中疫情一發不可收拾

「第一件事就是找出疑似感染者並隔離,接著才能篩檢和評估嚴重程度」,涂班吉表示,「甚至還要找出武漢肺炎確診者有無其他傳染疾病,像是結核病」,而菲律賓每年約有千名囚犯因傳染病過世。澳洲國立大學(ANU)犯罪學者瓊斯(Clarke Jones)稱:「東南亞國家的監獄問題不被重視,且超收犯人,若疫情大爆發,將是一發不可收拾。」

瓊斯也說,這些國家的監獄資訊並不透明,「獄中很多人死亡,他們卻隱瞞消息不回報,且在人死後迅速火化,加上貪腐、缺乏記錄及醫療照護,我不認為我們會知道獄中的感染率和死亡率」。曾是獄中牧師的香港中文大學教授布蘭德諾(Tobias Brandner)2019年發表的研究報告指出,以馬尼拉都會區47個矯正機構為例,平均1位醫生要照顧45000名囚犯。

監獄資源匱乏 身心靈受影響

布蘭德諾寫道:「每名囚犯1年的餐費加醫療費用約港幣550元(約71美元),等於每天僅不到港幣10元(約1.29美元)可用......一點也不用驚訝,很多探監者會帶便當給坐牢中的親人。」ICRC印太區域醫療專員托姆(Ziad Tohme)表示,儘管不少囚犯是15至30歲的年輕人,但獄中空氣不流通、飲食供應不足、用水品質差,以及到處擠滿人的環境,讓他們變得相當脆弱。

布蘭德諾告訴《南華早報》,由於實施封城,禁止探監,讓囚犯的壓力加劇,「他們和其他人一樣害怕......卻無處可去」。此外,國際刑事改革組織(Penal Reform International,PRI)政策暨國際宣導主任羅普(Olivia Rope)指出,囚犯還面臨心理問題,特別是有孕在身的女囚及與母親同在監獄的孩童,「我們知道女囚在疫情期間與孩子分開,會受到很大影響,這也是令人擔憂的部分」。

菲律賓軍人戴口罩和防護面罩避免感染武漢肺炎(AP)
菲律賓軍人戴口罩和防護面罩避免感染武漢肺炎(AP)

菲律賓軍人戴口罩和防護面罩避免感染武漢肺炎(AP)

貪腐問題嚴重 獄政改革難推行

除了菲律賓的監獄可能成為防疫破口,不少國家也面臨相同挑戰,巴基斯坦已約有100名囚犯確診武漢肺炎,且約有2400名犯人患有愛滋病,另有600人具精神疾病,成為感染高風險群體;印度目前已知有19位監獄職員和77名囚犯確診;印尼、緬甸、伊朗相繼釋放囚犯,以防止獄中感染情況擴大,泰國也暫停關押約8000名犯人。

布蘭德諾與瓊斯均贊成菲律賓此時推動獄政改革,布蘭德諾指出,嫌犯尚未被判刑前就被關在監獄,待在獄中時間過長,且很多人可轉為在社區服刑,而瓊斯直言,貪汙是開發中國家獄政改革的一大挑戰,「許多矯正機構不想減少關押人數,因為這會使得伙食預算減少,也就沒有錢可貪」。瓊斯還說,幫派則是另個問題,他們會動用自身資源,提供服刑中的成員就醫。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周一就回來!好嗎?」巴西監獄為防疫取消假期......上千名囚犯大舉越獄
相關報導》 武漢肺炎下的「血汗工廠」:港、美動員囚犯趕製口罩、乾洗手 擁擠監獄恐成防疫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