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苦守寒窯18年終於見到光 黃珊珊:我想當市府裡的夏龍

王鼎鈞
信傳媒

「有扎根,才有未來。」這是台北市副市長黃珊珊的從政信念。不但地方的服務是如此,在親民黨任職時,也辦理地方巡迴、青年營。(攝影/趙世勳)

我們走進台北市副市長黃珊珊的辦公室,已是晚上6點半,謙稱自己還是「實習生」、上任不到兩周的她,每天清晨4點半就起床,7點半與台北市長柯文哲晨會,一天下來已經開了8場會議,辦公桌上還有塊來不及吃完的午餐麵包擱著,更遑論是晚餐,但此刻的她神采奕奕,辦公室的燈暗了下來,言談中她的眼神閃閃發亮。

黃珊珊接受《信傳媒》專訪時說,「雖然整天像陀螺一樣一直轉,市長的晨會很有效率,想了半年、一年的東西,2分鐘就可以解決了,可以提建議,好的就會被採納,福國利民就在眼前,看著它成案、成形、被落實,內心有說不出的激動。」黃珊珊神情雀躍地說著,上任13天來心情。

台北市副市長黃珊珊說,「我可以從很多東西裡找到可能,這20幾年來,當律師抽絲剝繭,加上當議員的經驗,所以我的速度比別人快,你在那邊跟我瞎扯蛋時,我已找出問題所在,幫你解決。」(攝影/趙世勳)

當飽受藍綠夾殺的她遇到不藍不綠的柯市長...

黃珊珊進入北市府,引起外界好奇眼光,有人甚至以「橘子變綠了」來質疑她,長期以來台灣政治被藍綠把持,親民黨的背景,又是宋楚瑜的愛將,這個標籤讓她過去21年來,在北市議會深覺英雄無用武之地。

每到選舉「泛藍大團結」的大旗一揮,她辛苦的問政大家就會忘得一乾二凈,兩度立委在藍綠自動歸隊下落選,灰心意冷的她坦言不想再選立委,甚至一度想在這屆議員任期結束,就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結果同樣一個也是被藍綠夾殺的柯文哲,改變了黃珊珊的想法。

其實柯文哲有意延攬黃珊珊當副市長的消息,2014年3月就有媒體報導,當時柯才剛剛要投入市長選舉,之後這樣的傳言就未曾間斷,只是當時他們兩人並不認識。

柯文哲多次有意延攬

「可能是他拜訪親民黨與宋主席閒聊時曾提到我,不然我一直覺得跟他沒有那麼熟」,黃珊珊說,當時看到媒體報導,柯文哲要找她當副市長,「所有人都傻眼,是意圖使人不當選嗎?」因為她正在競選議員連任。

2014年柯文哲當選並上任後,黃珊珊在「綠橘白合作」默契下,準備轉戰立委,柯文哲也去幫她掃街拜票。有次兩人一起上直播節目,好奇發問,為何找她當副市長。柯文哲跟她說,設定的條件是具有專業、3位副市長中有一位是女性。黃珊珊心想,「我又在選立委,你又提副市長,我會選不上,只好謝謝你。」最重要的,黃珊珊顧及孩子當時只有13歲,正值青春期,需要多點時間陪伴。

柯文哲連任後,今年初再度跟她提起這件事,「妳可以再考慮一下了」。黃珊珊笑稱,小孩也大了,「現在完全不想理我了,像獨居老人一枚」,而且市長進入第二任了,可以加緊腳步、大開大闔,「這很酷」;有些事只有柯文哲能做、敢做,若不能變革,以後也沒機會了。

馬、郝都講不聽,柯文哲會聽

真正觸動她決定接下副市長的關鍵,是歷經馬英九、郝龍斌市府的感嘆。

「我已經進入北市議會21年了,這麼多年來反正我怎麼講,他們都不會聽。」黃珊珊透露,過去北市府官僚氣重,加上她與馬郝分屬不同政黨,就算她講得問題是對的,這兩位市長寧可照顧自己的議員也不需要做球給她,「當然是有差別待遇,在北市議會,我可以說是苦守寒窯18年...。」講到後來黃珊珊自己都笑了。

但是在2014年柯文哲上台後,她發現情況不一樣了,過去她講了10年的建言馬郝都不做,但同樣的事情,她跟柯文哲講完,柯立刻就做完了,這讓她覺得柯文哲跟過去的市長真的不太一樣。

她舉例,台北的捷運線需要英文代碼,以方便遊客辨識,尤其是不懂中文的外國朋友,剛好2017世大運期間又會有這麼多外國乘客來台北,但她提議了10幾年捷運英文代碼的事情,歷經馬郝兩任市長始終石沉大海。

歷經馬英九、郝龍斌市府,黃珊珊感嘆自己是苦守寒窯18年,直到柯文哲接掌市長,開始看到改變。(攝影/趙世勳)

很多事無關藍綠,卻因為顏色卡住了

她想,可能是市府覺得需要花錢,但其實這是一開始就應放進來,所以錯在前,當然需要花錢。「但是柯文哲那麼省錢卻做了,這件事有藍綠嗎?這是我的好處嗎?這件事重不重要?」講到這黃珊珊有些激動。

「這是一個良性循環,柯文哲會去做,那我就愈講愈多」,黃珊珊說,柯文哲常說她的質詢內容可行,這是因為她蒐羅各機關不太敢講的想法、民眾反映的問題、自己的研究、還有各地考察的見聞,「長期跟市府基層同仁討論的結果,因為已經成形了,提案立即可以做」。

提起柯文哲,黃珊珊說,很多政治人物有算計、目的,她認識柯文哲5年,看到的是直接、動機真誠的,也許說話會失言,但本質不是壞的,「他沒有我不喜歡的雜質,因為我也是這樣的人」。

另外,兩年前的一場大病,讓她的人生有了新的體悟,她重新思考人生下半場,這時候的她想通了,她只想做自己,於是她幫自己列了「To-Do List」,至於「不想做的事」她也就不再勉強自己了。

至於「想做的事」,「喜歡選民、法律服務,喜歡幫助人,喜歡讓市府進步一點點,喜歡幫助認真做事的人...」,黃珊珊說,後來想通了,「反正生過病了,人生明天會發生什麼事也不知道,那就跟它拚了,想幹嘛就去幹嘛!」於是應允出任副市長。

務實面對挑戰,一件件解決

關於心中擘畫的市政願景,她很務實地告訴《信傳媒》採訪團隊,「面對現實,找到解決方案,與其要講很大的願景、白皮書,不如一樣一樣地把事情解決掉。」

「以我的經驗、角度,可能會看到不同風景,因為她熟悉公務體系的狀況」,黃珊珊以她任職議員20年來的經驗說道。

例如,她建議成立「違建爭議處理委員會」,讓違建事件單純化,被檢舉開了罰單,不服氣的就去裁決所,專業認定,議員也不用再跟市府角力,事情回到正軌,畢竟市府遭控包庇違建,久了傷及政府威信,「若不試著找到解法,永遠就是在一個惡性循環,而這是我想了20年的東西」。

談到最近的案例,黃珊珊難掩怒氣,拍了一下桌子說,「違建鐵皮屋裡存放機油,燒死了人」,原規定民國84年前的違建就不拆,是不對的,這是政府的怠惰;開罰單無法消滅,就必須正視它,一切的建築設施都必須以安全為前提,專案處理或是修改規定。

為大巨蛋創造「雙贏」

黃珊珊這個副市長,柯文哲要他督導多達15個局處、擔任19個任務編組召集人或副召集人,可想而知他的負擔有多重。加上她有法律專業,如何解決棘手的大巨蛋,特別是與建築界梟雄趙藤雄的遠雄斡旋,談判重任自然也落在她手裡,她說,已做好挨罵的準備。

但是黃珊珊話鋒一轉,指大巨蛋都審過了,遠雄還有程序要去跑,也要通過內政部營建署的審查;市府則已經在準備重新議約,包括權利金、超額分潤、違約金等,「該爭的要爭回來,一切依法公開透明」,律師務實的性格顯現,展現打贏官司般的企圖心。

對遠雄而言,黃珊珊說,大巨蛋也代表遠雄的企業形象,是企業的作品,將會留下一個「印記」,是個成就,「某個程度禮讓不等於輸,如果只是將本求利,成為市民眼中的十大惡人,不值啦!」而且營運期是固定,前面一直拖,只會縮短後面的收益而已。

「短期先商量好、做調整,長期也會有戰略、戰術,做律師的,口袋裡拿出不同的信封,會有不同結果。」黃珊珊說。

對於解決的時程,黃珊珊說,談判要達到目標,不是為了結束而結束,結果不滿意但或許是可以接受的程度,市民無法忍受大巨蛋繼續空轉,「台灣為了這顆蛋付出太多了,對市府而言,市長任內一定要有結果」。

台北市副市長黃珊珊說,大巨蛋未來可以辦MLB、辦國際巨星演唱會,中間的對錯都過去了,現在就是解決它,比推責任來得重要。(攝影/趙世勳)

民主自由不能協商,無法贊同「一國兩制」

黃珊珊的上任,柯與橘的關係究竟是如何,不免也讓人想到,親民黨主席宋楚瑜4月訪中國大陸時接受「新華社」專訪所衍生的風波,當時身為文宣部主任的她,為此辭去黨職,到接下副市長,都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

黃珊珊還原情境表示,當時所有媒體壓力都在她身上,她沒有隨行,不知過程,黨部回覆的內容,她絕對無法贊成香港模式的「一國兩制」,但是兩岸之間要如何,要坐下來協商,因為「跟我的信念有點距離,所以我沒法辯護」。

黃珊珊透露,辭職翌日她去見了宋楚瑜,很清楚地表明,自己雖然是外省第二代,但是二哥是海軍總司令黃曙光,跟對岸的關係是不可以模糊的,就算兩岸要和解,也不能放棄自己的立場。

黃珊珊進一步對「兩岸一家親」做出詮釋:「我贊成『兩岸一家親』,代表我們不是一家人才要一家親,一家人就不用一家親,可能還會吵架,不同的人可以一家親,但不等於他可以來決定我們的生活方式,自由民主是不能協商的。」

我在親民黨苦守寒窯18年

另外,接任副市長的消息,未及先行告知宋楚瑜,外傳宋楚瑜因此不悅。黃珊珊說,年中她大概知道要接任了,但未能確認,「市長選不選總統,他自己都不搞不清楚」,9月定案後,她先行處理海基會董事等兼差事務,事情可能因此提前曝光。她原打算請柯文哲先與宋楚瑜見面,自己再去報告,但柯、宋兩人一直未能見面。

2000年宋楚瑜成立親民黨,2002年到黃珊珊家拜訪後,黃珊珊宣布加入親民黨,2004年連宋配沒能打敗連任的陳水扁,之後國親合也讓親民黨多數人選擇回到國民黨,當圍繞在宋身邊的人一個個離去,在親民黨最困頓的時候,黃珊珊一直沒走,每到選舉,泛藍大團結的號角一吹,親民黨理性問政的角色就顯得尷尬。

「我在親民黨苦守寒窯18年,宋主席非常非常疼我;宋主席對我有多好,大家不知道而已,就當女兒一樣,就是家人,怎會說怎樣、怎樣的,主席高度不是這樣的,大家想太多了。」黃珊珊說。

黃珊珊表示,她去會見宋楚瑜時,宋楚瑜也說很早就知道柯文哲的想法,還勉勵她好好做,不懂就回來問,尤其要小心提防那些公文,給她很多提點,「我去見他時,他從來沒說過柯市長一句不是。」

外傳宋楚瑜因黃珊珊接任台北市副市長而感到不悅,對此黃姍姍闢謠,表示兩人情同父女。(圖片來源/信傳媒編輯部)

還原雙十節柯宋會原由

黃珊珊表示,原本想要邀請宋楚瑜參加她的佈達典禮,後來才知,沒有典禮,直接上班。而柯文哲本來就規畫去見宋楚瑜,「宋主席主動說,那就去升旗好了。」所以才有柯宋在市府前雙十節升旗的那場會面。

但她也說,宋楚瑜那天還要趕著轉赴總統府前的國慶大會,所以雙方互動遭外界大做文章。「這麼多年來,從來不會因為個人的問題而有什麼芥蒂,我的任何事,宋主席都全力支持,也曾交代立委李鴻鈞,珊珊有什麼狀況,全黨要協助。」

「我不懂的還是會去問,親民黨是保障。」黃珊珊說。

以省府團隊的光榮表現為目標

被問到是否會加入柯文哲的台灣民眾黨,她驚訝地發出「蛤」的一聲。黃珊珊說,假設性的事情不需要討論,民眾黨也是柔性政黨,大家一起努力合作,而她又不選立委,為何要管政黨,柯文哲找她也不是因為要找她入黨。

倒是談到親民黨對她的影響,黃珊珊又說了一個為何會接任副市長的原因,對於前省府團隊的表現,「我心生嚮往」。

黃珊珊提到,前省政府副秘書長秦金生、馬傑明,前省府秘書楊雲黛、前省府研考會主委夏龍等人,都是親民黨的核心幹部,「我當議員,當然也羨慕可以做到像省府團隊那樣的東西,這是很酷的事,老的時候可以拿來眼睛發亮」。

黃珊珊說著說著,眼睛亮了起來,望向天花板,看看左、看看右,眼神中顯露出對自己為來的期許。

我也想當市府裡的夏龍

過去幾任的副市長似乎與柯市長的心腹、市府顧問蔡壁如有些嫌隙,坊間也傳出蔡顧問不太好相處,就在談及她與蔡壁如的關係時,黃珊珊說,蔡壁如是柯文哲掌握市政很重要的列管人,柯文哲要做的事情,蔡壁如會徹底實行,就像「市府裡的夏龍」。

她表示,夏龍在省府、親民黨裡,就是執行的人,拍桌、瞪眼,沒人敢講話,只有她敢搗蛋,「因為我做事,而且我會把它做好」。

「我也想當市府裡的夏龍,把事情盯好、盯緊,還不能做到的,我去幫你想辦法,」黃珊珊說。

台北市副市長黃珊珊接受《信傳媒》專訪,記者瞧見,忙碌的她,桌上還擺著中午沒吃完的麵包,一提起在副市長職位上還有很多東西要學,她謙稱自己穿上金縷衣戴上鋼盔準備「拚了!」。(攝影/趙世勳)

接班與否,先戴上盔甲再說

黃珊珊自信展現對於市政的熟悉度,出任副市長,還能補上行政經驗這一塊,也被外界喻為柯市長的接班人。

「任何人都不可能指定任何人。」黃珊珊說,政治人物每天都在想選舉,真的很厭煩。接不接班,要看自己怎麼做吧;因為不把事情先做好,是不會有未來的。

怎麼看下屆市長熱門人選、國民黨立委蔣萬安?黃珊珊說,「認真做事的,一定會有舞台,不用特別去講誰,不認真也會被看見,認真就有機會。」

對於韓國瑜現象,黃珊珊答得很妙,「他的崛起我有點看不懂,而他的迅速殞落,我也看不懂」,有深藍的朋友很焦慮要怎麼投票,黃珊珊建議他們說,「投給比你優秀的人當總統」,這句話,讓深藍的支持者有了說服自己的理由。

政治人物如果重利,那就走不長久...

人生非為五斗米折腰,黃珊珊說,那不如回去當律師比較划算,一年損失500萬元,20年損失兩億元,那是一種選擇,有名就很難有利,名利雙收雖可能,但從事政治工作,很難有利,有利的話,走不長久,與她同時出道的人,被關的多少、還在的多少,「我也沒什麼爭議,也沒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這點我很驕傲」。

歷經一場疾病的黃珊珊,一度想要退出政壇,如今對人生有了嶄新的嚮往。以前她以省府團隊為師,帶著20年的議員經驗,她宣示:「我要跟它拚了,我已經準備好了,盔甲也戴好了!」訪談結束已近晚間9點,她又回過身去,翻閱明天7點半早會「嗡嗡嗡」的資料去了。

更多信傳媒報導
女畫家半百移民的孤寂漂流
2020立委選情》民眾黨不分區蔡壁如、賴香伶呼聲高 柯文哲也入列?

更多相關新聞
為立委選情 宋楚瑜決4度選總統!
四度拚總統大位?宋楚瑜2原因參選曝光
王金平:不能說沒有 的確見過面
宋楚瑜找謝金河搭檔?李鴻鈞:沒聽說
果粉勸進郭董選總統 楊:找宋談過2次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