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1》她是武則天還是苦命媳婦?林郭文艷緊守大同45萬坪土地資產力抗「市場派」

鄭國強
·11 分鐘 (閱讀時間)

林郭文艷在大同集團內忠實地扮演著幕後角色長達2、30年,市場派對經營權的連番挑戰終於讓外界看到她的韌性。(攝影/趙世勳)

1918年由林尚志成立的大同公司已有百年歷史,曾遭遇二次世界大戰、二次石油危機、921大地震、多次金融海嘯,大同公司都屹立不搖。

然而2006年第二代掌門人林挺生過世後,兒子林蔚山、媳婦林郭文艷接手的大同集團,面對的不是天災,卻是接踵而來的人禍挑戰。

2020年再因市場派的挑戰躍上媒體版面,此時初接班的林蔚山已身陷囹圄,外界認為2018年才接下董事長的林郭文艷會頂不住,輸掉大同江山,但市場派赫然發現,她才是大同裡面最難纏的對手。

台北地方法院9月1日對投資人保護中心(簡稱投保中心)向大同公司董事長林郭文艷提起解任董事職務民事訴訟一案首度開庭,這是林郭文艷最近因大同公司的董監改選案引發的訴訟之一,她也同時被證期局、市場派的王光祥集團提起「特別背信」訴訟。

兒子過世、老公坐牢,她吃穿簡單數十年如一日

一般人背一條官司晚上就可能睡不著覺,更何況她一次好幾條官司纏身,如今公公、兒子相繼過世、先生又鋃鐺入獄,除了家事、公司的事情,她也時常在公事告一段落就到獄裡探望先生。

一般上市櫃公司的董娘,不是做臉、按摩、逛街、喝下午茶、吃美食就是跑精品趴,但這些林郭文艷都沒有,她的吃、穿都很簡單,甚至可以說單調得數十年如一日,在世俗眼中,幾乎只能用「命苦」來形容。

問她「被告那麼多條會感到害怕嗎?」林郭文艷原本嚴肅的臉上線條才稍微放鬆,她聳了聳肩反問記者「怕有用嗎?」今年以來紛紛擾擾的董監改選,外界對她有質疑有同情,近日她接受《信傳媒》專訪,首度對外界透露這些日子以來她內心的真實想法。

「這個公司到底OK不OK,大家應該自有公斷,但不管對大同公司或者我本人,他們發動媒體這種攻勢、用摧毀人格的方式來描述,我想這是不公平的。」林郭文艷說。

面對市場派凌厲攻勢,林郭文艷:怕有用嗎?

過去三年來,因為市場派多次進攻大同董事會,讓林郭文艷成為媒體焦點,許多對大同公司經營的批評,也轉移到對她個人的批評,甚至連當年在家族中的進退都被拿來做文章。

尤其過去媒體曾以「武則天」、「外戚干政」等負面評價來形容,林郭文艷從來沒有對此澄清或反駁過,這次又遇上外界攻訐,她首度對《信傳媒》透露說,「看到文章的當下,我說沒有情緒反應那是騙人的,但那些報導的真實性在哪?」她絲毫不動怒的說,「那些毫無可信的話,我的情緒還要被牽動、影響到我的工作,那是加倍划不來。」

家族來自台南,在台北長大的林郭文艷看不出已經70歲,一直以來,外界大多形容她獨斷、攬權、隻手遮天,實際上,大同公司卻是國內少數入選MSCI的年度公司治理評鑑A等的公司,在營收百億的集團中,是少數設置公司治理委員會的傳產企業,國內一千多位執掌上市櫃公司的CEO中,女性寥寥可數,她是唯一操盤百億資產企業的女性CEO。

從幕後走向幕前,從大同媳婦到董事長

「我從90年代,就從幕後走向幕前,到基層擔任經理人。」林郭文艷28歲嫁入大同林家,31歲起擔任公公林挺生的特助,90年她從幕僚角色躋身到第一線,出任大同公司液晶監視器業務負責人,接著是接掌大同資訊產品事業,如今也已經20幾個年頭。「早年我剛進公司,每一個一級主管都比我老,後來逐漸聽到誰走了、誰走了……」

「和日本、韓國相較之下,台灣女性企業家的隱形天花板是比較高的。」林郭文艷說,2002年她出任大同世界科技董事長,2003年全面接掌大同資訊、家電與重電三大事業群,雖然權力在握,但她永遠甘願扮演幕後角色,而且尊重專業,尤其對人事布局都設定計畫。

也在這段期間,大同配合當時政府喊出的「兩兆雙星」計畫,大力發展太陽能電池與面板,加碼投資綠能、華映、尚志半導體等,當時看起來風光的決策,在後來遇上中國的殺價競爭,深陷紅海,埋下大同陷入長年虧損泥淖的禍根。

面板、太陽能「兩兆雙星」埋下禍根

2007年大同順利拿下WiMax執照,也在後來轉變成為錢坑,面板、太陽能電池、WiMax,踩到地雷的廠商幾乎無一倖存,不是受重創就是倒閉下市、重整,大同依然撐了下來,但受傷不輕。

2006年對林郭文艷來說是個分水嶺,公公林挺生、兒子林建文相繼過世,先生林蔚山接下董事長一職,她還沒來得及擦乾眼淚,馬上面對「自己人」逼宮。當時市場傳出林挺生大房次子林蔚東、二房次子林鎮源,結合聯電榮譽董事長曹興誠大買大同股票,欲爭取經營權,所幸失敗。

2011年1月,大同董事長林蔚山爆發疑似掏空大同集團資產案,遭檢方約談,林郭文艷也在那年正式被聘任為總經理。那時,大同的事業基礎已經出現疲態,每股盈餘-5.19元,轉投資華映又踩雷,大同本身則自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起連虧四年,將近虧掉2個股本,後來大同決議減資57%,「我擔任總經理後,把比較分散的事業部整理成電力、消費、系統三大事業群,訂定公司的營運方向。」

WiMax又成地雷

她接手後,大同虧損開始縮小,即便背負著華映、綠能的損失,從2012年起到去年,8年當中大同在虧損與獲利之間徘徊,但市場派的勢力、尤其是在中資相挺之下,似乎看中大同的龐大資產,發起爭奪董事會經營權的戰爭。

總部座落於台北市中山北路,光那一萬兩千坪的土地開發市值就超過千億元,更別說大同集團在全台土地資產總計高達45萬坪,而且土地向來只進不出,買進時間約在1970年代,當時取得成本很低,如今看來潛在利益相當誘人。

2017年5月大同面臨董監改選,由於先生深陷官司之中,等於是林郭文艷帶著核心幕僚,面對市場派發動第一波攻勢,市場派敗陣原因有二,除了對公司派假處分失敗,再從今年法官對市場派代表人物鄭文逸的判決書上透露,他最高持股並未維持到最後過戶日之後,便獲利了結,意即當時市場派的票數真的不足以撼動公司派,公司派提名董監事全數當選。

2018年,林郭文艷正式接下大同董事長一職,這意味著,她必須面對第一線的法律風險。這場戰爭打得激烈,林郭文艷也大膽決定,在2019年5月到6月26日不到兩個月間,讓虧損嚴重的綠能、華映、尚志先後下市。

大同公司最早的建築物「志生樓」裡頭擺著電風扇、電鍋等多款陪著大多數台灣人長大的大同經典產品。(攝影/趙世勳)

土地利益豐厚,引市場派聯軍來襲

市場派的第二波攻勢再起,號稱「總統表哥」王光祥站上了檯面,市場派另一位代表林宏信大律師也頻頻露臉,主張大同公司派經營有問題,連年虧損、坑殺小股東,今年連有「戰神」之稱的前立委、前時代力量黨主席黃國昌都替市場派發聲,一度被提名當獨立董事人選,不過這次公司派又「贏了」。

外界常看到市場派批評林郭文艷,也有許多對她的傳聞,卻從來沒聽過她對市場派的看法。

曾有媒體報導林郭文艷在永豐餘大家長何壽川的斡旋下,曾與主導市場派的鄭文逸見面,謠傳她對鄭文逸說「過去那麼多次,胡定吾、曹興誠都沒成功過,你鄭文逸憑什麼?」她接受專訪時親口向《信傳媒》否認,「沒有,我沒如此說過。」

曹興誠都沒辦法鄭文逸憑什麼?林郭「我沒說過這句」

對於王光祥,讓林郭文艷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市場派喊出若接手經營大同,可以讓目前土地開發獲利增長5倍以上,她便請集團內的土地開發單位去評估,後來向她分析報告說,「那是不可能的。」

林郭文艷認為,目前王光祥以及跟他合作的一些人都是建商,中資是另一個問題,他們對資產開發比較熟悉,對其他產業是完全不熟悉的。

「倘若市場派真拿下大同,會怎麼去改變這個公司的命運,這是令人憂心的一件事情,尤其大同公司是很多人安身立命的地方,這些事業不只是對公司很重要,對同仁也很重要。」林郭文艷說。

過去五年,大同的獲利數字受到華映和綠能影響很大,這些包袱在去年宣布下市、並開始處分之後,很明顯的,華映和綠能的影響數字降低。林郭文艷說,去年的半年報和2020的上半年報相較之下,財報結構已開始有所改善,「去年上半年每股盈餘-0.6元,今年上半年EPS則是0.07元。以後大同不用再背負巨大虧損,才會有逐漸好轉的空間。」

甩華映綠能包袱,智慧能源事業大有可為

對於大同的未來,除了底盤深厚的系統事業,林郭文艷相當看好這幾年大力投資的太陽能發電廠、電力事業,成果逐一浮現,目前大同擁有800座以上的屋頂型太陽能電廠,也是全台最大的太陽能電廠系統商之一,並且將智慧電表朝儲能方向發展,2019年台電在高雄永安完成的1MW/1MWh儲能系統,用的是台達電的電池,但系統整合、電源管理由大同一手包辦。

她也持續培養下一世代的核心幹部、接班梯隊。林郭文艷表示,「從2000年當執行副總以後,就請人力資源單位幫我準備資料。」

林郭文艷表示,由於大同集團每個一事業都很專業,要培養一個主管需要花很多功夫,因此一個主管快要屆退的前幾年,「我、一個人資主管、屆退的主管,三邊會坐下來談,誰可以接班,現在就派任務給他,觀察他的表現,適當的時機,這個人就被提升上來。」

在大同最早創辦時期的辦公室,現在中山北路總公司內的「志生樓」內,林郭文艷細數這棟歷史建築,和當初的生產線、辦公室分布的位置,整棟大樓一瓦一木、一磚一牆保存完整,還散發著淡淡檜木香,如同大同一樣,至今仍展現生機。林郭文艷說,大同百年建設,是很多前輩和現在團隊每天兢兢業業努力的成果,不容任意毀壞。

「我們公司那麼久,哪個風浪沒有遇過,我們都堅持下來了。」林郭文艷說,大同的發展長遠,不論投入哪個事業,都會跟著市場變化來調整結構,唯一不變的是,工業報國與永續經營的理念。

更多信傳媒報導
股市攻略》台股輪動主角:航運、面板、太陽能、風電、跌深電子股
你的痛苦值多少? 張永健解開「慰撫金方程式」
現場直擊》雞籠中元祭 用最豐盛的供品來展現對老大公虔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