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我是傳奇!王俠軍小時了了 原來是大隻雞慢啼

·8 分鐘 (閱讀時間)
國際聞名的藝術家王俠軍,創下很多的第一。   圖:作者提供
國際聞名的藝術家王俠軍,創下很多的第一。 圖:作者提供

[新頭殼newtalk] 國際聞名的藝術家王俠軍,創下很多的第一,第一個去玩玻璃,創立「琉璃工坊」;第一個做白瓷,把瓷器做成典雅高貴、可以觀賞、可以收藏的藝術品。

對於王俠軍五十歲轉業做白瓷,名詩人余光中給他掌聲,特別寫詩讚美王俠軍的成就:
女媧氏煉五色石
補不周的恨天
王俠軍煉素色瓷
報蒙塵的福地

王俠軍是台灣首位獲頒安永(Ernst & Young)文化創業家獎的肯定,又以「中華瓷器文化復興者」的肯定,在2013時中國編纂出版物《華人智造者》即肯定他,與貝聿銘、馬化騰、柳傳志、李安等齊名,為全球五十位卓越表現華人創新創意領袖代表之一。

四年級的王俠軍是一個傳奇,他的童年前半期住在印尼,那時候的他,崇尚自由,學校下了課就到鄰居家四處串門子、到處閒逛、喜歡自由的感覺。到了第二天早上要交作業時,他就哭著不要去上學。倒霉的是他三哥,因為是最受寵的老么,三哥只好在命令之下快速幫他完成作業。後來印尼排華發生內戰,他們全家就遷移來台灣,很奇怪,他就脫胎換骨變成另一個人。他一回家就做功課,而且很認真的讀書。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改變了他。

他的年代,他讀的是世界新專,那個年頭是大學、大專分開招生,世新是三專的學校,學校卻出了很多名人,王俠軍現在却成為國際知名的頂尖藝術家,也跌破所有人的眼鏡。

就讀師大附中名校的王俠軍,卻選擇唯一一次把電影製作列為甲組招生的「世新」。學校招生50人,畢業只有20人,其他人都重考去讀比較優的學校,只有第一名考上的王俠軍,規規矩矩走完三年的學程。

他差一點走上演員的路,却轉向做了藝術家,和他身上天生潛藏的藝術細胞有關,也讓他的人生處處充滿驚喜。

王俠軍是家中老么,五歲就會畫畫。在印尼讀小學的時候,老師在台上上課,他就在台下塗鴨,來台灣定居後,他讀的是師大附中理工科,在當時多數人是父母做主選系,王俠軍應是要選最當紅的機械系,他卻自作主張選擇讀電影,而他無師自通的畫畫,竟超越所有的知識,繪畫藝術潛藏在他的身體裡,卻成了他生命裡最重要的養分。

最前方右邊個頭最小的是王俠軍。 圖:作者提供
最前方右邊個頭最小的是王俠軍。 圖:作者提供

畢業後王俠軍的工作都跟美學有關。他在永和開過照相館,在當時大公司滾石唱片支持的影響電影雜誌工作,和世新讀電影科乙組的藝術家張毅、李道明教授以及當時的名影評人林生財,也就是後來成為名製作人的林鋭共事,王俠軍還是負責美編。他們為了電影理想打拼,每天的工作酬勞,只有1碗牛肉麵。

28歲進電影行業,有點晚了,他做的也是美術設計,但是他在美術設計上展現的光茫已遮不住。導演要求他和美有關的服裝、道具、劇照,都由他一人來搞定。王俠軍身兼多職,也成了電影界很特殊的美術設計。

他邊做電影幕後工作,邊演戲,在電影「我的愛」做了男主角,也還是兼美術設計,他渾然不覺自己正走在演員和藝術的交叉口。

畢業後王俠軍的工作都跟美學有關。 圖:作者提供
畢業後王俠軍的工作都跟美學有關。 圖:作者提供

在陽明山豪宅拍「我的愛」,豪宅裡有紅酒、白酒、高腳酒杯。他借了很多玻璃器皿,就是那高腳酒杯觸發了很多靈感。一只他為劇組借的道具高檔高酒杯,改變了同一劇組合作的王俠軍、導演張毅以及楊惠姍的命運。他們均為之著迷。當年一般人跟著潮流喝2000元的高價紅酒,却是用紙杯或普通的酒杯,激發了藝術家王俠軍想用好酒搭配好酒杯,全面提升生活品質的創意發想。

當時台灣經濟剛起飛,高腳酒杯製作成本很高,一個要價2000千元以上,有一個老闆製作了一個200多元起的高腳杯子,卻賣不出去。王俠軍意識到台灣喝酒的人很多,喝酒的文化卻不同,他看到了這個空間,「琉璃工坊」這個很難生產的寶貝才誕生了。

王俠軍和琉璃的緣份,除了高脚酒杯,他無意中買了一個外國製的琉璃紙鎮,隨意放了好幾年,無巧不巧意外發現底部的祕密,竟然是刻了一頭牛的藝術品。這個驚喜的發現,讓他更往前去發掘琉璃的秘密。

最早到新竹琉璃的大本營去找資訊,找著找著,就找到美國去了,才發現台灣琉璃藝術,晚了美國二十年。

張艾嘉(右2)曾為王俠軍站台宣傳。 圖:作者提供
張艾嘉(右2)曾為王俠軍站台宣傳。 圖:作者提供

王俠軍被時間迫著往前走,第二次考出國的托福期限快到了,不出國就留在台灣,過一般的人生,他已經演戲演出知名度,當時在中視任職的魯稚子,邀帥哥王俠軍演劇,如果王俠軍去了,就是走上演員之路了。

有了家,去闖另一個天空,要家人同意,他感謝太太獨力賺錢養小孩,如果不去美國他就和高藝術成就擦身而過。

談到他出國,也很煎熬,第二個小孩才出生一個月,正是最可愛的時候。王俠軍的內心非常掙扎,出國的前一個晚上,大約10點鐘,他跑去敲「我的愛」製片蔡國顯的門,進去聊了一下,他把心事藏在心底,什麼也沒説。第二天蔡國顯有點擔心王俠軍,打電話給王俠軍,才知道他前一天晚上一句話都沒有說,就飛去美國,把好友驚呆了。

王俠軍到密西根是三、四月間,放眼望去一大片琉璃的製造廠,令他非常吃驚。因為國外已如火如荼的在推動玻璃藝術。台灣卻完全在狀況外。琉璃在外國已是主流,台灣沒有人做,他永遠做最寂寞的行業,做他認為是快樂的事。

他成功了創造了琉園、第一個琉璃博物館。

之後,王俠軍的創意,一直不停的在他腦中旋轉,改做白瓷,他已五十歲了,這個年齡大部份人,都在準備享受人生了,他卻去燒錢,研發燒非常多錢,他說,燒得非常可怕。他要求自己,做的東西不能俗氣,要有架勢。

玩創意難度超高的新瓷,挑戰難度越來越高。王俠軍說,琉璃是一個模子,用矽利康做封膠即可。瓷器是打破自己重新再來,那真是非常人能接受的極大的考驗,他舉例說,一條龍,光是他的爪子就要做好幾個模子,其他身體各部位,加起來近百個模子,要把它用高燒到平滑無痕,難度非常、非常的高。

「八方新氣」選擇以高雅的白色,成品呈現了他學理工的細微思路,在圓型中加了古代鼎的新意。

在前無古人指導、後無來者的環境下,就靠不敗的信心和不斷的燒錢,才燒出現在的白瓷藝術品。

做了3年才賺錢,他的成功祕訣是從經驗中學到的,做大件的東西失敗率太高,受不了。前3年做些生活用品,慢慢才去嘗試其他的創意。

王俠軍38歲,創作了「琉璃工坊」,在50歲大轉彎,發展白瓷創意,都是燒大錢的創意。

王俠軍找回老祖宗的寶貝丶又有了現代新創意。(公司取名「八方新氣」是指王俠軍的第八個行業)

圈內人為八方新氣剪睬,王俠軍(左3),圖右3為翁倩玉。 圖:作者提供
圈內人為八方新氣剪睬,王俠軍(左3),圖右3為翁倩玉。 圖:作者提供

最近南海路的工藝研究發展中心,因為收藏王俠軍作品,邀請王俠軍在疫情情還未解封時,把他18年的代表作,一氣呵成的貫通起來,終於讓人看明白「氣韻生動、寓道於器」,王俠軍挑戰的是1800年中國瓷器的傳統,他打破筒狀、盤狀的工藝定勢,用鷹架支撐,以他理工專才精密計算,突破傳統造型,將瓷器由形狀解放了。

他說起初做白瓷的辛苦:常常站在一片白色的瓦堆中,茫然的看著前方,挑戰自己、改設計,一次次重新再來。

王俠軍的作品既有中國文化的底蘊,如鐘鼎之相,鳳龍之翔,但卻很現代感,也有現代主義的平衡性與抽象性,作品線條簡潔與繁複的配置很講究,具有些微古意卻不會讓現代違和。這藝術企圖,非常有意思。

2005王俠軍被馬爹利選為非凡藝術人物。 圖:作者提供
2005王俠軍被馬爹利選為非凡藝術人物。 圖:作者提供

更多新頭殼報導
2021新北學生影像新星獎 《未泯》奪最大獎!
盧世祥《我們台灣人—台灣國民性探討》新書發表 林佳龍:這是寫給台灣的情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