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事/台灣藝術家林家弘 用「她」的眼睛說「畫」

世界新聞網

與身體不成比例的大頭、與鼻嘴不對比的大眼睛,乍看展室中的「人物畫」,有種卡漫形象帶來的可愛愉悅;但仔細品味,每張圖像、每雙大眼睛其實在述說各自故事、表達不同情懷。

台灣嘉義大學畢業、高雄師大研究所肄業的林家弘,是個還在求學時,就有藝廊簽約,負責作品展銷的青年藝術家;出生三重市大家庭,自己是同輩中最小的一個,他說,因為全是男生,從小被教導男子有淚不輕彈,哭泣就是軟弱的道理,種下他「女生可以直接表達情」的想法,也影響他後來專畫女生的走向。

以前喜歡畫人,最常碰到的問題是「你在畫誰?」,林家弘說,其實更希望觀者著重審美,和自己要表現的經歷、感情、對現象的感觸;十年前,找到類卡漫大頭女孩的畫風,結合意念表達,創作有關學生、新生兒、婚姻、職場人事、世代交替等主題的系列作品,「對我來說,她是個符號性的東西」。

藉由大頭女孩的眼睛和神情表現自己想要傳達的信息,此次在波士頓當代藝術國際YV美術館展出的21張畫作,多為近作;林家弘說,因為合約問題,這三年來自我放逐於歐美和亞洲各地,流浪期間的學習、感觸、與西方藝術撞出的火花,都像寫日記般用畫作記錄。

在奧地利看到純樸鄉下、小鎮教堂斑剝圍牆之美,引發他表現未修飾之美的三張系列作品;去年在紐約市看塗鴉藝術,用一塊被棄於地上墊油漆的畫布創作,表現紐約市塗鴉藝術重覆和傳承的情感,畫中還留下一小塊、不完全覆蓋原畫布。

旅行中,繪寫心境和處境的「暖冬」、「白日夢」、「背光」,林家弘也藉創作抒發糾結情緒與期盼破舊重生;穿粉紅衣服的女孩拿傘為免子遮雨,畫面透露著「讓世界更美好」的溫馨;「給我一個吻」是看到中美貿易戰有感而發的創作,他說,六歲的女兒每次調皮搗蛋後,噘起嘴親親,就讓人怒氣全消,讓人聯想到兩大國如何解決對抗之道。

34歲的藝術家說,過去創作主題是周遭事物,如今到處流浪,關注延伸得更寬廣,氣候變化、環保、星空也都入畫。

作品首次在亞洲之外展出,林家弘不確定在美國被接受程度;他說,這種符號性的作品,可能被人認為是裝飾藝術;自己想跳脫西方藝術講究觀念、東方重技藝的刻板思維,也要打破「易懂就是裝飾」的觀念,用強烈直觀和視覺性的手法,表現東西方藝術欣賞者都關注和沒有隔閡的議題與美。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不是佛州 ! 退休者住這州「最省稅」
在這3城賣房 屋主賺最多
六四將重演?港評論家憂:示威年輕人結局可能很悲慘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