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行工作論文 資本流動管理 是必要措施

楊日興╱綜合報導

工商時報【楊日興╱綜合報導】

近年,中國企業頻頻進行海外投資,引起中國政府關注,並啟動措施抑制資本外流,但中國官方從不明言正對資本進行管制。但昨(30)日中國人民銀行公布工作論文提出,對資本流動實施宏觀審慎管理是必要措施,並建議提高匯率靈活性、展開貨幣政策國際協調,可謂替干預資本流動奠定理論基礎。

同時,昨日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表示,隨著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形成機制改革穩步推進,人民幣匯率彈性將進一步增強。

綜合陸媒報導,傳統觀點認為,以資本自由流動、固定匯率、貨幣政策獨立3者中,各國央行最多只能滿足其中兩者,必須放棄3者中其一。而人行該論文提出,即便匯率自由浮動,央行也應對重要性最高的資本流動實施一定的宏觀審慎管理。

對於資本流動占3要素中最高量級,論文中解釋,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發達經濟體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投放過剩流動性,造成全球資本流動規模巨大,因此資本流動的重要性提升,成為3者中最重要的要素。

論文稱,雖然匯率浮動不是抑制資本流動的充分條件,但仍有相當關係,故需要提高匯率靈活性,增強抑制資本流動的可能。

論文結論提出,需要發展對資本流動進行一定宏觀審慎管理、提高貨幣靈活性、提高貨幣政策國際協調的總體金融政策架構,以達到最佳均衡。

報導稱,論文比較對資本流動實施資本管制和宏觀審慎管理兩種方式,認為前者的有效性正逐步下降、成本較高,也難以防範系統性風險,故應當對資本流動採取宏觀審慎管理。

對於宏觀審慎管理的實施,論文稱,人行將逐步取消事前審批和額度管理,採取事中事後管理等更市場化、動態調整的模式,並會重點管理以自有資金跟隨市場炒作、以少量自有資金大幅度高槓桿融資等資本。

另外,對跨境資本流動的宏觀審慎管理,主要從逆週期調節高槓桿行為和抑制短期炒作行為開始,並使用無息準備金等價格型宏觀審慎工具、銀行體系外匯部位管理和外債管理等數量型宏觀審慎工具進行管理。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