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劇場145》 隨緣練習

侯剛本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侯剛本  博士

當歲數愈活愈大,每每回首凝望人際之間的時地緣份時,實在是覺得因緣真是一個奇妙的東西。若以「變數」(變項)的概念審視緣份這回事兒,也只能說這當中,充滿著精確無比且渾然天成的「人/事/時/地/物」,因時因地缺一不可。

   在何時何地撞見何人何事,乃致後續事情扣著事情人情串著人情,彷彿按下啟動鈕以後的人生,便自讓這一切層層交疊自體運轉,隱隱之中好似有一個道兒牽引著你,或向前或向後或往左或往右。於是,就在緣起緣滅的奇妙引力之下,沿途的人生逐步構成一幕又一幕,或可預期或難臆測的寫真情節。

   年輕時的我,總相信人定勝天,不畏命運不怕坎坷,凡事只要是「我想要的」,一定是靠著過人的體力與機智聰明,就算是硬著來硬幹到底,也要得到索求所想的事物。後來走出校園進入社會,領教到更多現實的不公與環境的殘酷後,才知不是所有你想要的,你都能隨心所欲的要到手。唯獨有一樣是我「非要不可」的東西,就是可以保障自己後半輩子的「博士學位」。說真的,有人要這個學歷是因為工作職場所需,或者是為求按月俸祿的加薪。而我追求這個學位的目的,實在是顧念道自己從小無依無靠,倘若有一個專業的頭銜名份在那兒,或許人生可以不要那樣地無根漂泊顛沛流離。

   當然,這個學位在我年少心高氣傲的時間表裡,原以為它會在30歲之前到手;未料30到40這十年的人生光景中,我遭逢了好多好多不可預測且無能為力的試煉。當然最後這個攻頂的夢想終究還是完成了,只是擁有它的那一刻,就原先的進度來看,整整晚了十年。儘管如此,這十年我既沒有蹉跎更沒有後悔;一路走來仍舊競競業業。雖說拿到這個榮譽與頭銜之後,人生並沒有因此變得格外地順遂,但至少每一步走起來,無愧於己地是步步走得更堅定與踏實。

   年過40之後,漸漸地認清了命運的巨輪,並不是憑靠著如我這等棉薄肉身,便可以將其任由扭轉隨意擺佈。因此只好乖乖地在學著認老的同時,同時謙卑地來到生命的王座前,學著順勢而為順命而行,不再強求不敢亂要,練習靜觀其變耐心等候,也積極抓住時機當仁不讓。伸屈收放尺寸拿捏之間,盡量不卑不亢保持彈性。因為身體真的沒有以前好,整個人的景況活像是一台「有些車況」的中古車;如果想要拿這台車,平順地開到生命的終點,顯然真的不能再像年少時那樣,不顧一切地搏命演出。實在是因為此刻的你要是真倒下來,很多圍繞著你面對生計的家人,亦或工作上仰仗著你的同事,皆會因為你的「提前下台一鞠躬」,在所難免遭受輕重強弱不等的連帶波擊。

   前幾天,聽到一個長輩在分享,透過花甲歲月他所領受「隨緣」的奧義。長輩說,世界上有許多的人,常常把隨緣這兩個字掛在嘴邊。表面上說這話兒的人,好像是個大氣灑脫之人;其實說穿了,瀟灑話語的背後,恐怕是面對無常人生的沒轍與無奈。為了讓自己活著看上去沒那麼狼狽,當事人只好拿「隨緣」這兩個字,充當做為粉(掩)飾自己人到關頭的無能為力。於是,這位充滿智慧的長輩認為:

   所謂的「隨緣」,其實就是要隨著正確的時機行事。因為宇宙天地之間冥冥之中,真的就是有一股運轉的能量,它讓該發生的事一定會發生,也讓該消逝的事,無論好事壞事時間到了,自自然然地也就會散去。一切的紅塵世相悲歡離合,真的勉強不得也真的無需勉強。所以說,緣份是一種互為共造的因果,人生如夢來去之間,學著歡喜接受該來的與該去的,才是所謂的「隨緣」……

   最近,眼前有許多同時在發生的事情糾結在一起,因為各自都還看不到進展的眉目,所以很多重要的決定,也只能暫時懸擱靜觀其變。以前那個浮躁的我,只要遇到這等「不定未果」的事情,肯定會坐立難安心急如焚。直到現在的我上了年紀了,明白許多的事情因為「時候未到」,所以急也沒用;與其瞎操心乾著急,還不如就此機會操練臨危不亂的淡定與沉穩。畢竟時候到了機緣來了,自有該做的決定與如何拿捏的取捨。練就遇事不急不徐不慌不忙,如此才是真切明白,何謂隨緣的能人智者。

圖:學會行雲流水的隨緣,自能連帶學會寬闊的格局與自在的胸襟

 

更多草根影響力文章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