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紀」遺址:改寫地球歷史和面貌的水庫大壩

理查德·菲舍爾(Richard Fisher)、哈維爾·赫希費爾德(Javier Hirschfeld) - BBC Future
·4 分鐘 (閱讀時間)

人類活動在地球表面留下各種痕跡,暫時或永久改變地貌,在這點上能跟大壩相提並論的極少。這些龐大的人工建築會給我們的子孫後代留下什麼遺產?

用水泥鋼筋石塊築大壩攔截河流,意味著克服地心引力作用,改變了水往低處流的自然狀態,由此改變自然地質軌跡。

一座大壩帶來的變化絶不僅僅是淹沒一條山谷、一片農田和村落,蓄水成庫,高山出平湖。對自然生態而言,被大壩攔腰鎖住的河流從此不再無拘無束,順流而下的泥沙被水泥柵欄擋住變成水底淤泥和沉積物,而下游河水的衝刷侵蝕力因此減弱。

巍峨聳立的鋼筋水泥大壩、令人驚嘆的外觀和水底深厚的壩基,將為後世考古學者們提供無數解碼線索。當今世界一些鋼筋水泥築就的龐然大物十分堅固,千古流傳。

大壩對周邊居民和他們的子孫後代也有深刻、長遠的影響。築大壩建水庫的決定通常是在遙遠的政治中心由最高決策層做出,通常也伴隨著施工現場及周邊的村鎮遷移、農田廢棄,以及人文景觀的顛覆。

最新的例子是,2020年上半年,新冠疫情蔓延全球之際,土耳其伊利蘇水庫的水將當地一個歷史悠久的古鎮全部淹沒。

在遙遠的將來,考古學家們研究這類沉在水裏的人類村落、城鎮時,可能會感到困惑,為什麼21世紀的人會為了眼前的政治籌謀和當下的能源需求修築大壩、毀滅城鎮村落和良田。

大壩的影響也絶不局限於水庫周圍,而是會隨著河流向遠方輻射。一條大河從高山源頭出發奔流向海,途中會經過許多國家,甚至會穿越不同的大洲,比如非洲的尼羅河。如果這條河上某個地方被大壩攔截,下游地區和其他國家的水資源和水能都因此徹底改變,進而改寫這些國家和地區的發展軌跡。

下面來看看世界各地的大壩怎樣在地質和考古史上書寫了獨特的故事。

土耳其古鎮
土耳其古鎮

2020年,土耳其古鎮哈桑凱伊夫( Hasankeyf) 變成了一片湖泊 — 伊利蘇(Ilisu)水庫大壩建成,預計可提供1200兆瓦電力,將成為土耳其第四大水電站。

哈桑凱伊夫曾經是古絲綢之路上一個驛站,位於底格里斯河畔。伊利蘇水壩築成後河水水位升高,整個古鎮沒入水下。

古鎮
古鎮

水位逐漸上升,古鎮緩緩浸入水中。2020年2月,鎮上的樓房全部被淹沒。

河的兩岸變成湖畔,湖面逐漸擴展,岸線逐漸後退,湖水最終吞噬了整個古鎮。

古鎮
古鎮

哈桑凱伊夫,一條單行道。

少女游泳
少女游泳

2020年8月,一名少女在明顯拓寬、升高的河裏游泳。完成蓄水後的水庫佔地面積超過300平方公里。

古鎮居民已經遷移到政府修建的新城,「新哈桑凱伊夫」 。

世界各地散落著許多大壩,就像永恆的「豐碑」。加拿大的克利夫蘭水壩,狀似一個巨型水滑梯,未來人們看到它,會把它當成什麼?

還有英國峰區國家公園的萊迪鮑爾水庫大壩(Ladybower),像外星人飛船那樣的環狀溢洪管道。

香港九龍水庫那座三角形的大壩已有一個世紀的歷史……

…跟威爾士的阿伯里斯特威斯水壩(Aberystwyth)的設計形狀遙相呼應。這些龐然大物的地基非常深。

水庫可以像廣淼的湖泊,重塑整個地區的地質地理和生態環境,比如伊拉克的杜坎水壩身後那片水庫。

從空中鳥瞰這個溢洪道,也許會改變觀察者的規模尺寸感 。

鏡頭拉開,視野加寬,則可以看到黎巴嫩貝卡谷地卡洛恩湖(Qaraoun lake)中的這個排洪口的實際規模。

失修的水壩有時也很有用,就像菲律賓馬尼拉附近的這個水壩,炎熱的天氣下,它能為周邊村民供水。

不過,水庫也有乾涸的時候,就像2020年智利的耶索水庫(El Yeso)。

有時,乾旱也會給人帶來意外驚喜:,瓦爾德卡納斯水庫乾涸之後,被譽為西班牙巨石陣的瓜達帕拉爾巨石(Dolmen of Guadalperal),半個世紀前因為築壩蓄水被淹沒,在水底沉睡50年後重見天日。

不過,自然不會永遠甘於馴服。阿富汗的班迪蘇丹水庫(Bandi Sultan)決堤就是一個例子。

達州一個水電站
達州一個水電站

水壩壽命很長,但終究是人類建築,即使流傳千古,仍難敵江河湖泊,因為後者就是大自然。圖為中國四川達州一座水電站。

訪問BBC Future,閲讀原文

這是BBC Future 人類紀(Anthropo-scene)系列報道。通過伸向世界各個角落的鏡頭,我們希望編纂一部人類重塑地球和自然的圖輯,一份無可置辯的影像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