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體味的性誘惑是否已成過去式?

·8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片
圖片

法國國王路易十四癡迷於香味。凡爾賽宮的每個房間都裝飾著鮮花,家具和噴泉都噴上了香水,來賓甚至在進入宮殿前要先用香水塗塗身體。無論是因為路易十四的個人衛生沒有達到我們今天期望的標凖而需香水掩臭,或他只是喜歡聞香而已,總之路易十四知道氣味非常重要。

身體發出的氣味可以披露我們健康的一些細微秘密,比如是否有疾病(染上霍亂聞起來很甜,重症糖尿病則像爛蘋果)。澳大利亞麥考瑞大學的嗅覺和氣味心理學家穆罕默德·馬哈茂德(Mehmet Mahmut)說,人的體味「還可以揭示我們的飲食信息。雖然有一些研究與之相矛盾,但我的團隊發現,肉吃得越多,體味聞起來就越令人愉悅。」

男性覺得女性在月經週期的卵泡期(女性最易受孕的時期)體味比較令人愉悅、更能吸引異性,而在月經來潮期,女性發出的氣味就最不討人喜歡及最不吸引男性。有關此研究的論文作者認為,這種體味信息可能有助於我們遠古的祖先挑選有利繁衍後代的最佳配偶。此外,男性的睾丸激素水平或許也會改善男性的體味。

雖然體味會因我們的飲食和健康狀況發生變化,但體味的獨特性在很大程度上還是取決於我們的基因。我們的體味足夠獨特,我們的嗅覺也足夠凖確,因此人們可以在一組陌生人的T恤中成功找出一對同卵雙胞胎的汗濕T恤。雙胞胎的體味嗅來非常相似,以至於在這個實驗中有參與者甚至把同一個人的兩件T恤誤認為是一對雙胞胎的T恤。

波蘭弗羅茨瓦夫大學(University of Wroclaw)的心理學家、人類嗅覺專家阿格涅斯卡·索羅科夫斯卡(Agnieszka Sorokowska)說,「這很重要,因為這表明基因影響嗅覺。所以,我們或許可以通過嗅聞別人的氣味來檢測他們的基因信息。」

兩性關係
怎樣精凖判斷異性的吸引力?

我們選擇的化妝品符合我們基因決定的氣味偏好。索羅科夫斯卡和她的同事研究結果說明,可以通過一個人選擇的香水來判斷他的性格。這即是說,路易十四的客人抵達凡爾賽宮時,或許嗅聞空氣就能對這位國王的情況略知一二。

所有這些信息都在我們的體味中,但這對我們有用嗎?

在一項研究中,研究人員給女性出示一些任意選擇的男性T恤,要求她們根據氣味愉悅程度對T恤做高低排序。結果排名的偏好順序剛好與人體白細胞抗原(HLA)的差異模式相同。

白細胞抗原(HLA)是幫助我們的免疫系統識別哪些細胞屬於我們自體,哪些是來自外界或異體(即潛在病原體)的一組蛋白。編碼HLA的基因復合物被稱為MHC,MHC也編碼我們免疫反應中使用的其他一些蛋白質,這是科學家研究免疫系統能提供何種保護的便利捷徑。

你的HLA圖譜很可能和你遇到的每個人都不一樣,不過會與某些人、比如你的血緣近親最相似。從遺傳學的角度來看,最佳選擇是與具有不同HLA圖譜的人生育孩子。索羅科夫斯卡說,「如果你的伴侶在體味和免疫特性基因方面與你大不相同,那麼你所生孩子將對病原體有更好的抵抗力。」

這些女性在實驗中把HLA圖譜與自己最不相似男性穿的T恤放在第一位,而最相似的放在最低位。看來女性能夠識別出這些男性的HLA圖譜,並會選擇在免疫系統基因方面最適宜她們的男性。當然,她們只是潛意識選擇,並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索羅科夫斯卡說,因HLA不同而導致體味較悅人的具體機制還不清楚。「但據稱,HLA會導致某些物質的產生,這些物質被我們皮膚上的細菌消化後,會產生某種氣味。」

婚姻
我們是否應該利用隱藏在體味中的基因信息來選擇配偶?

那麼,人類是否應該利用隱藏在體味中的基因信息來選擇配偶?看來並非如此。在一項對3700對已婚夫婦的研究中,人們最終找到一個與自己HLA圖譜不同的伴侶的概率與碰巧沒有什麼不同。我們可能會偏愛某些氣味,這可能有遺傳原因,但我們在選擇結婚對象時不會根據氣味來作決定。

索羅科夫斯卡說,「即使HLA不影響人們對配偶的選擇,但卻會影響性生活的幸福感。」

馬哈茂德在德國德累斯頓大學與羅娜·克羅伊(Ilona Croy)合作的一項研究中指出,患有先天性嗅覺缺失症(嗅覺喪失)的人與配偶的關係比較差。

HLA差異高的夫婦或伴侶(可能是出於偶然)性滿意度和生育慾望也很高。

這種聯繫在女性身上表現得尤為明顯。據與男性伴侶的HLA較接近的女性報告,她們對性生活的滿意度較低,生養孩子的慾望也較低。不過當多種研究的證據納入考量時,HLA的效果可能不是決定性的。

對演化生物學家來說,強調女性的選擇是有道理的。自然界動物交配,一般是由雌性來選擇雄性,因為撫養孩子母親付出投入最多,若與基因較差的雄性交配損失會最大。因此雌性在選擇交配對象時必須善於識別,所以會尋找雄性特質的線索。這就是為什麼動物界雄性往往色彩鮮艷,會跳舞、唱歌或向求偶對象贈送自然界禮物,因為它們必須以此向雌性證明自己的基因很優秀。

為了改變體味或掩飾體臭,全球每年要消耗以數十億美元計的香水。
為了改變體味或掩飾體臭,全球每年要消耗以數十億美元計的香水。

體味偏好和基因之間的聯繫激發了T恤速配甚至「郵遞氣味」服務的流行。但是,支持我們基於氣味做出良好約會決定的證據並不顯明。我們可能會說我們更喜歡某樣東西,但在實踐中,我們似乎不會基於這種偏好做出選擇。為什麼呢?

原因之一可能是現實生活中的情況太過複雜,使得我們無法凖確地利用氣味信息。我們的其他感官會扭曲我們從嗅覺中獲得的信息資料。如果只有體味一項,我們能凖確判斷一個人的神經質程度。索羅科夫斯卡說,但當把那人的照片和他的體味取樣放在一起請人判別時,「他們會感到困惑」,變得不那麼凖確。她說,「我們不能僅從面部來評價神經質程度,」用體味來判斷神經質程度較為凖確,但依靠面部信息則較為容易,我們通常只做最容易的事情。

在另一項研究中,已婚女性帶來她們丈夫的T恤,而單身女性帶來一個僅只精神戀愛的朋友的T恤,在這些T恤中還混合著更多隨機男性的T恤。

馬哈茂德說,「有配偶的女性最後的選擇是否就是其配偶的體味?不一定。沒有壓倒性的證據表明她們把配偶排在第一位。」在這項研究中,女性並沒有選擇體味感覺應該是最香的丈夫。

在馬哈茂德的另一項研究中,對女性來說,陌生人的體味比已婚男人的體味濃烈。他推測,這可能是因為「有一些證據表明,睾酮水平高和更強的體味之間存在相關性。」我們知道,睾酮水平下降與男性年齡增長相關聯,這可能是由於已婚男性多在40歲以上,其優先考慮的是養育孩子之類的事。有配偶的男性、尤其是有孩子的男性,睾丸激素水平會降低。

月經週期
月經週期也會影響男性對女性體味吸引力的判斷

所以,我們知道自己的體味會釋放出關於我們生殖質量的信息,並且知道我們可以嗅覺到,但我們並不會依據體味信息來選擇配偶。難道我們不應該那樣做嗎?

索羅科夫斯卡說,「如果你念茲在茲的只是尋找一個基因優良的配偶,也許你會注意體味。但對大多數人來說,這並不是最重要的,而且大多數人都不這麼做。」

馬哈茂德也贊同這個看法。他說,「人體氣味的用處已經式微。人類偽裝自己的體味已有數千上萬年歷史。」

請訪問BBC Future 閲讀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