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30歲留學從大一念起,耗時7年成知名畫家

換日線
·7 分鐘 (閱讀時間)

在國父紀念館旁的 AN Coffee,店內陳設很不一樣,有將近 10 幅的油畫掛在牆上,從外路過,還會誤以為這是一個畫廊。這些畫的創作者,就是這家店的經營者鍾敦浩老師,鍾敦浩是台灣知名的畫家,專攻油畫。鍾敦浩穿著白色素T跟短褲,很輕鬆的打扮,熱情迎接我的到來。

他是台灣首位畢業自歐洲知名美術學院俄羅斯聖彼得堡列賓美院的學生,其作品在學生時代就受到許多國際收藏機構的關注,留俄國時期的歷史畫作《新移民》被俄國知名美術館「皇家美術學院博物館」收藏,創下台灣畫家被該博物館收藏的首例。

深受俄國畫派影響,亂局中赴俄留學

在台北長大的鍾敦浩,媽媽是老師,外公則曾經在部隊中擔任繪畫師,也讓他耳濡目染,從小開始學習中國傳統的水墨畫。一開始,這只是個興趣而已。到了升高中時,原本父親還希望他能報考軍校,但媽媽看見了他的藝術天分,鼓勵他報考復興美工,鍾敦浩於是踏入了專業的藝術領域。

復興美工畢業後,鍾敦浩直接進入軍旅生涯,退伍後原本想要繼續考大學美術系,無奈兩次落榜,遂轉而經營畫室,教授繪畫。在他的繪畫生涯中,受到恩師知名畫家冉茂芹影響很深,也讓他開始對俄國巡迴展覽畫派(Peredvizhniki)產生很深的興趣。

到 20 幾歲時,鍾敦浩想要再赴歐洲學習更深刻的繪畫心法,綜觀歐洲諸國,較晚開放的俄國仍保存許多藝術的傳統,與他的目標相合。就這樣他最後選擇了赴俄留學,在 1999 年、27 歲時前往俄國聖彼得堡列賓美院,一句俄語都不會的他,從大一開始讀起。

圖/鍾敦浩 臉書專頁
圖/鍾敦浩 臉書專頁

1999 年,俄羅斯前總統葉爾欽剛下台,俄國仍深陷蘇聯解體以後的經濟困境,人民擠爆銀行擠兌貨幣,政治也十分不穩,車臣叛軍發起許多恐怖攻擊行動。前往俄國前,鍾敦浩甚至已經寫好遺書,告訴自己除非學校倒閉、發生戰亂,或者家人有變故,不然一定要堅持學業,不輕易放棄離開。

準備出發前往俄羅斯前,鍾敦浩的恩師冉茂芹勉勵他,要去俄國把創作的「方法」帶回台灣,引導台灣的有志創作的同好,真正的了解、體會乃至於執行繪畫藝術的創作,這個期許深深影響了鍾敦浩。

就這樣,他踏上前往俄國的旅程,因為不放心俄國不穩的經濟,鍾敦浩索性帶著所有的生活費跟學費,加上厚重的行李,幾十公斤直接前往聖彼得堡。至今回想起來,他仍對於自己通過海關沒被攔下覺得不可思議。

受邀留校任教,卻仍毅然返台

抵達聖彼得堡,他看到的是秋天的蕭瑟,眼前的一切景象都像上了一層濾鏡,灰濛濛的,沒有陽光,也感受不到希望跟期待,寒冷的空氣就往臉上刺來。快 30 歲才出國留學,從大一開始念,前途看起來不明朗,但他仍心懷期待。

這當中他看到許多人的故事很是感動。其中一位同學,原本在紐約念書,卻得到癌症,因為化療,頭髮都掉光了,仍念念不忘曾看到的俄國學生的畫作,最後選擇來俄國留學。聽聞身邊人的這些故事,他感到人生真的沒有什麼好抱怨的,很多我們認為理所當然的,都是別人用「一生懸命」的努力爭取來的,活著,本身就值得慶祝。

在俄國的這些日子,鍾敦浩沒有遇到很多留學生會遇到的文化衝擊,反而像解脫束縛一樣。他發現西方的藝術教育更著重在「心」,而非單純技法等外在事物。

在俄國 7 年多,學習歷程終於告一段落後,學校的老師卻紛紛詢問他,有沒有興趣留下來繼續攻讀博士班,期待他能留在學校任教。而聖彼得堡列賓美術學院 300 年來,還沒有一個外籍教師;然而,鍾敦皓還是選擇回到台灣。

忠實展現自我,拒絕為錢而作畫

有趣的是,待在寒冷俄國多年的鍾敦浩,初返台灣時因不適應島嶼炎熱的氣候,反而又買了機票回俄多住一個月,直到 2006 年 3 月才正式返回台灣。這時有畫廊連絡上他,希望可以長期合作。畫廊老闆說:「你的作品雖有美術館等級,卻不大適合畫廊。」鍾敦浩對這個評價感到很疑惑,但畫廊老闆還是邀請他簽約,並願意給他一大筆錢,讓他專心作畫。

面對這樣的大好機會,鍾敦浩卻婉拒了,因為他不喜歡被金錢綁架,想要創作自己喜歡的東西,而不是迎合市場的商品。不為錢而畫,也成為他往後生涯的重要指標。鍾敦浩說他剛回台灣時,推掉很多條件很好的合作機會,但他從來不後悔。唯有這樣,他才能在創作上不斷精進,推到新高度,讓作品忠實地展現自己。

回台灣後,鍾敦浩也在北中南開辦畫室,教導許多學生。面對教學,他很謙虛地說,他的教學都是與學生碰撞後摸索而來的,他認為繪畫不是一套套步驟跟流程讓學生執行,不只談技法,更要談心態,他喜歡引導一個方向,讓學生自己找答案。

人生也是,他發現台灣在乎速成跟規範畫的教育方式,往往扼殺了許多創造力,如果一個社會單單以經濟跟效率作為導向,那學生在學習的時候也會講求速成,反而會只注重結果,而失去對過程中的關照,文化跟藝術的可能性也會減少。

興趣加上堅持,天份才可能發光

在人生的道路上,鍾敦浩回憶起當時,祖父母跟父親都不贊同讓他往藝術領域發展,認為這個領域比較難有好的收入,甚至可能養不活自己。而擔任國小老師的媽媽獨排眾議,看到了他的可能性。

雖然鍾敦浩從小就被稱讚很有天份,但他認為,天份這兩個字根本的意涵應該是基於熱情跟興趣,讓人能願意不斷堅持。要有興趣跟堅持,天份才有可能發光,而努力才是這一切的根本。所以與其說天份,不如思考怎樣做對的選擇跟努力。

鍾敦浩勉勵年輕讀者:「其實現在在台灣很難『真的(因為找不到工作而)餓死』,我們的教育體系太容易活在別人的期待下,或者社會認為怎樣好,大家就都往那方向走。但人生是自己的,最終也要面對自己的人生。所以勇敢做自己生命的主人吧,這樣才能找到真正屬於自己的自由。」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30 歲留學俄國從大一念起,耗時 7 年學成卻不戀棧名利──專訪知名畫家鍾敦浩》,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倫敦刺青店裡的台灣人刺青師──非關薪資、他人言語,最重要的是跟隨自己的心

夢想人生靠自己「提案」──專訪英國 Tiffany & Co. 資深手工雕刻師李芷寧

作者簡介:

何則文,1990 年生於台北,「職涯實驗室」創辦人,曾任職鴻海集團FIH人資整合行銷主管,新創人力資源經理等職。大學就讀國立中興大學歷史系,經濟部國際企業經營班結業。曾派駐越南河內、西貢、中國深圳、河北等地。

他也是著名的青年職涯教練,每年受邀到百餘家機關、學校、企業演講,主要講授青年職涯發展、寫作與演說簡報技巧、人力資源創新、國際政治經濟局勢等議題。

______________

【Yahoo論壇】係網友、專家的意見交流平台,文章僅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Yahoo奇摩立場 >>> 投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