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堂戲院》掀未揭秘的後台人生

·2 分鐘 (閱讀時間)
▲《仙堂戲院》寫的是作者爺爺的故事,期望能守護旗山地方文化與產業。(圖/鏡文學提供)
▲《仙堂戲院》寫的是作者爺爺的故事,期望能守護旗山地方文化與產業。(圖/鏡文學提供)

電視尚未發達的 50 年代,戲院是家家戶戶主要的娛樂的場所,戰後所興建的仙堂戲院是許多旗山人的共同回憶,不論是戲院前的飯桌仔憶起端熱麵蒙混到戲院看戲的點滴,或是孩時「撿猴屎(戲尾)」的居民,仙堂戲院與大溝頂對於他們來說是時代留下的文化痕跡。

對此,作家王宇裳回想,爺爺離世時心中一直留著一個未完成的遺憾, 年輕時的他是高雄縣旗山鎮仙堂戲院的少老闆,因為家裡發生了巨變,因此失去戲院,包括祖產也都不再擁有,他靠著一家小小雜貨店,自己慢慢存錢,好不容易有了二十萬,他卻在他彌留之際說他要買回戲院那塊地,惹得眾人鼻酸。直到爺爺闔眼後,為了彌補這份來不及的圓滿,王宇裳開始深入了解「仙堂戲院」, 這是爺爺一輩子拼命守護的理想,也是他和售票員小姐發展愛情與家庭的地
方。

作者指出,原本單純地希望藉由小說寫作為爺爺的人生畫下璀璨的句點,但當推開仙堂戲院這厚重的歷史大門後,卻發現遠大於當初那份小小初衷。在田野調查時,意外認識到旗山尊懷基金會的夥伴,他們守護旗山在地老屋、老產業、老技藝的那份信念,深深觸動自己,包含當初仙堂戲院牌坊的拆除以及大溝頂的拆遷,他們一連串的投書、宣導、社會運動,讓人不禁感嘆他們對於旗山這塊土地的熱愛。

王宇裳充滿感懷的說「鞋鞋(爺爺),我已經不會半夜驚醒要你煮蚵仔麵線跟講故事了,現在換我成為那個說故事的人,你在天上一定有聽到我的故事吧!」雖然爺爺已經不在 了,但是仙堂戲院在我心中仍持續上演著它的故事,成為行動的人體戲院。

原文授權轉載自「鏡文學」文/王宇裳

更多 NOWnews 今日新聞 報導
八本書串聯的愛書人心事 牛小流談《選擇書店》
用煩惱交換一杯咖啡?《Black or White Café》與傷共存
《After 5 八條物語》譜寫酒店男女交織的條通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