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人人垂涎他的妻 當心易怒偏執狂

·7 分鐘 (閱讀時間)

(優活健康網編輯部/綜合整理)1999年的電影《美國心玫瑰情》(American Beauty),演員克里斯.庫伯(Chris Cooper)精湛詮釋了主角的神祕鄰居法蘭克.菲茲上校,這名深居簡出的退休美國海軍陸戰隊員。光從肢體語言就可以看出這個家庭大有問題,菲茲的妻子反應很僵硬,不敢說話;門鈴響起時,每個人都會僵住,而菲茲的反應始終如一:不去應門,反問妻兒是誰在外頭。

菲茲對陌生人和好奇的鄰居十分戒備,把一切都鎖在屋子裡。在他眼中,世界正在分崩離析,而他是少數看得出來的人之一。幸好,他知道所有的解決方案。菲茲抨擊同性戀、外國人、黑人,以及他不完美的兒子。他不信任家人,不斷懷疑他們的忠誠。在菲茲家沒有笑聲也沒有柔情,好幾年都沒有朋友來訪。每件事情都按照菲茲的意思做,家庭成員動作遲緩、規律,深怕引起男主人猜忌,或煽動他的怒火。

菲茲不知變通又易怒,過度講究道德,誰接近他誰倒楣,尤其是他的家人。菲茲正是偏執型人格。

你會說,沒有人真的像那樣吧?那你就錯了。帶有這類特質的人多到數不清,我的鄰居就是其中之一。

我在邁阿密郊區長大,鄰居有位P先生,他很少走出家門,出門多半是為了斥罵那些在附近玩耍的孩子。他退休了,成天坐在窗邊監看有誰經過他家。他的妻子沒有朋友,也很少出門。我們跟她打過一次招呼,她也向我們揮手致意,結果遭到P先生大聲訓斥。他毒死了幾隻不小心闖進他家院子的流浪貓狗,還特地向我們吹噓這件事,言語中帶著警告意味。

我從來沒有看過P先生微笑或大笑,他整個人就是開心不起來。有一次某個推銷員帶著兩個箱子來我們家,展示各種窗簾樣品,結果P先生報了警。我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但我的母親不得不放下工作,來應付這些持續多年的種種不便。

附近的孩子只當他是怪人。我們覺得很奇怪,為何他不准妻子跟鄰居媽媽說話。也許有人會認為他很奇特,然而社會不會告訴我們這種人屬於偏執型人格。如果我們早知如此,或許會讓他享受他渴望的私人空間,我父母也不必為了想與他交好,而一再忍受羞辱,遭他大聲怒罵。

偏執型人格心中充滿了非理性的懷疑和恐懼。他們的猜忌漫無邊際,思考僵化、蠻不講理,因此他們好批判、充滿偏見、神經緊繃。他們只看到黑暗隧道,看不到盡頭的亮光,你幫他忙,他以為你別有用心,這種人認為利他主義者是包藏禍心的投機分子。

每個人心裡都有個預警系統,要我們提防危險。但偏執型人格的預警系統常常運轉過度,不時要他提防你、我、鄰居、同事、特定族群、外國人、政府等等。這種歪曲的觀點主導了他的人生,也影響到他身邊的人。

我演講時經常要求聽眾,若是認識這種人的請舉手。一開始,只會有少數人舉手,等到我一一列出關鍵特質,像是:容易感到被侮辱、好爭論、嫉妒、心懷舊怨、質疑他人動機、挑戰規定、恐懼、厭惡,或者討厭與自己不同的人,我就看到每個人露出像是漫畫中燈泡一亮的表情,舉起來的手也越來越多。有的人想到了辦公室某些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同事,忍不住噗嗤發笑或是翻白眼;但也有些人閉上雙眼表情沉重,看來像是深受其害。

在我多年的執法經驗中,我們無數次處理這類人造成的折磨傷害。然而就連警方也沒有妥善的理解這種人,這樣可能造成致命的結果。

阿肯色州小石城的傑瑞.凱恩(Jerry Kane)和他兒子約瑟夫(Joseph Kane)是偏執型人格,他們不相信政府和執法人員,自認不受法律管轄。某次他們因違反交通規則被警官比爾.伊凡斯(Bill Evans)和警長布蘭登.鮑戴(Brandon Paudert)攔下,凱恩父子二話不說便抽出自動步槍,殺死兩名執法人員。警車儀表板的鏡頭完整錄下案發經過,現在YouTube上還找得到。如果兩位員警事先警覺,眼前的兩人不只是怪人或不滿分子,而是極端反政府並且對抗執法系統的偏執型人格,或許不至於白白送命。

在你周圍,或許會看到這種性格的人
‧認為你故意要超車,所以他緊跟你的車、不停按喇叭、閃前車燈、比出粗魯手勢並咒罵,甚至會一路跟到你家門口。

‧以為每個人都在打他妻子或女友的主意,所以這人在社交聚會上不停介入所有女伴與他人的談話,如果對象是男性更是如此,讓你沒辦法多講兩句。

‧最糟糕的約會對象,自認萬事通,而你只是他的聽眾,不論你說什麼都要推翻,或是貶低你的想法(毫不意外,你發現他沒朋友)。

‧某個親戚總是要拿一堆偽科學療法來說服你,或總說又發現哪位大師的觀點與他不謀而合。

‧同事老是抱怨為什麼別人能得到升遷與獎金,唯獨他沒有。

‧每週都跑去政府部門抱怨大罵,或威脅要提出告訴。

‧網路上的匿名攻訐,指控你居心不良,並說他很清楚你「真正的用意」。

‧神祕兮兮的鄰居對你宣稱新的世界局勢、各種陰謀論,或是美國聯邦政府受到祕密組織控制。

‧過去的同事或男友因為感到被辜負或是待遇不公,突然持凶器闖進你的辦公室。

‧天才科學家因為懷才不遇,搬到蒙大拿州一處臭氣沖天的小屋裡,為了向世人警告科技的威脅,寄出炸彈郵包(總共16枚),導致3人死亡、23人受傷(「炸彈客」西奧多.約翰.卡辛斯基博士〔Theodore John“Ted”Kaczynski〕)。

這些人不只性情古怪,還被非理性的恐懼和懷疑所宰制。這種人容易被冒犯,而且反應過度,一旦被激怒、拒絕,或是被羞辱,就可能會變得極端危險。

如果再帶有自戀性格,偏執型人格的暴力傾向就可能升高:無論是罪犯、邪教領袖,或者自訂規則的獨裁者,清理擋路的人事物都毫不遲疑。只要某個毫無預警的事件觸發,那麼結果可能如同克里斯托弗.多納(Christopher Dorner)一案,這位前洛杉磯警官極為敏感易怒,自覺被輕視,他於2013年跟蹤前雇主,殺掉其中兩人,導致與警方對峙,最終引發一場槍戰。

儘管這種人暗藏危險,但相關研究不多,也很少人理解這種性格。面對這種人的麻煩之處在於,他們不認為自己有問題,而且會質疑別人伸出援手的背後動機。很多時候他們只是被自己的病態所掌控,於是我們也跟著遭殃。

(本文摘自/FBI教你認出身邊隱藏的危險人物/大是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