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事務性協商」啟動兩岸對話

趙春山
·4 分鐘 (閱讀時間)

蔡英文總統擬邀請七大工商團體研商疫後經濟策略。據聞,屆時業者將呼籲政府提出足以承接「九二共識」,且對岸可以接受的新論述,讓兩岸能恢復對話。

防疫及振興經濟是目前世界各國共同面臨的問題,台灣當然無法置身事外。談台灣經濟,總脫離不了兩岸關係。僅管處在疫情嚴峻和兩岸關係緊張的狀態下,台灣去年對中國大陸及香港出口仍達1514.5億美元,大幅成長14.6%。陸、港兩地占我整體出口比重達43.9%,攀升至歷史新高。台灣對大陸的經濟依賴,業者心知肚明。所謂和氣生財,大家都希望兩岸維持好的關係。

2016年民進黨執政後,中共因蔡英文總統不接受「九二共識」,片面關閉兩岸協商大門。兩岸只靠隔空喊話傳遞訊息,不免出現錯估和誤判,亦使兩岸關係每況愈下。不僅台灣工商界期盼恢復兩岸對話,拜登政府最近也釋出同樣的訊息。美國為她自己的利益,不願捲入兩岸爭議;兩岸則是各有堅持,不惜犧牲共同的利益。

我認為兩岸若在「九二共識」的爭議中打轉,恢復對話的可能性幾近於零;要民進黨政府找到「九二共識」的同義詞、提出對岸可接受的新論述,也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其實,蔡英文總統早在2016年的就職演說中,就已藉《中華民國憲法》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對「一中」和「兩岸同屬一中」做了間接表述;但對岸的回應卻是先肯定、後否定。我判斷,對岸認為這是蔡的「自我定位」,並沒有定位兩岸關係,至少沒有像馬總統提出「不會把『一中』表述成『兩個中國』、『一中一台』、『台獨』」那樣的說法。

兩岸能否恢復對話,關鍵在雙方主政者的意願。「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只要有意願,就有可能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而辦法就深藏在歷史經驗當中。

首先,在國民黨執政下,形成「九二共識」的「九二會談」,就是為了處理兩岸民間交流衍生的公權力問題。目前由民進黨執政,兩岸也可從事務性協商起步。由於時空環境不同,兩岸交流需要解決的問題更多,但說不定民、共雙方能經由今年的「2021會談」,形成更為與時俱進的「2021共識」。

其次,民共過往也有交手的經驗,並未受到「九二共識」的制約。陳水扁2000年執政,時任陸委會主委的蔡英文就順利推動「小三通」,並於2003年1月26日,完成兩岸「包機直航」的佳作。

再次,兩岸「海基會」、「海協會」的組成,就是當初為了避開官方接觸而設立的「白手套」,故不應落至目前「已讀不回」的下場。兩會的功能是「為人民服務」,應該讓它們動起來!

最後,兩岸智庫經過數十年的交往,早已建立了深厚的公誼私交,不應受政治因素影響,而有動輒得咎之感。即使智庫背後帶有官方色彩,那又何妨?這樣不是更能夠提供建言,更有落實為政策的可能性嗎?

從2016年民進黨再度執政以來,兩岸政治敵對已造成兩岸民意對撞的惡性循環,網路上充斥打殺謾罵之聲。但調查顯示,在世界多處瀰漫「反中」的氣氛下,台灣民眾反而是對中國大陸最友善的。如果文化落實於日常生活當中,則台灣對中國傳統文化的保留,絕不少於中國大陸。這不是任何「去中國化」的意圖所能辦到的。

我一直相信,兩岸的問題自己無力解決,要聽別人「說三道四」,那是兩岸執政者的恥辱;兩岸非要兵戎相見才能解決問題,那是兩岸人民的悲哀。我要再次提醒,對蔡總統而言,今年(2021)是與對岸展開對話的唯一機會;否則明年(2022)台灣進入選季後,她任內的大陸政策將會是一張「傷痕累累」的成績單。對中共領導人習近平而言,他或許有較多的選擇空間,在對台政策的成績單上補白,但將面對一個不介入卻也不會袖手旁觀的美國。

兩岸執政當局目前最大的共識是交流。台灣推動交流是求生存,中國大陸推動交流是為發展。我希望,對岸基於民族利益的考量,視台灣生存有利於大陸的發展;台灣基於民之所欲的考量,視大陸發展有利於台灣的生存。(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