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坦堡俄人上街反戰 有家難歸路茫茫

·3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社記者鍾佑貞伊斯坦堡16日專電)俄烏戰事如最後一根稻草,使對現勢不滿的俄羅斯人瓦西里離家赴伊斯坦堡投入反戰示威,這「違法」行為讓家一夕成為無法返歸的地名。土耳其簽證將到期,「看能不能去阿根廷,他們能讓我待90天」。

俄羅斯2月24日對烏克蘭發動全面攻擊後,伊斯坦堡的俄羅斯領事館不遠處,日日可聞抗議聲浪,這批持大聲公譴責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的隊伍中

有一半是俄人,包括瓦西里(Vasilii)及柯維亞辛(Bogdan Kovyazin)。

憂心波及遠在西伯利亞的家人,瓦西里不願透露全名。他對中央社記者表示,過去因為俄羅斯官媒宣傳,他認為俄人如過街老鼠,處處不受歡迎,甚至受到攻擊,在異鄉挺身參與反戰活動是再艱難不過的決定,因此一度駐足不前。不料事實並非如此,「示威人士待我如家人

」。

瓦西里無法忍受許多俄羅斯人無視官員拖垮國家經濟,「這些官員只想賺錢,根本不在乎後果」。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Crimea)、反對派領導人物納瓦尼(Alexei Navalny)遭下毒等事件,讓他心灰意冷。祖國,恐怕已經待不得。

烏俄戰事爆發後,瓦西里身懷2700美元(約新台幣7.9萬元)的積蓄,決意先前往航空樞紐伊斯坦堡,再思考後路。他與柯維亞辛等同鄉暫居當地最廉價的青年旅社

,一天住宿費用為80里拉(約新台幣160元)。瓦西里每天與家人傳訊聯繫,父母最關切的問題仍是「你什麼時候回家?」

剛滿24歲的瓦西里,身上已經背了幾條可能讓他身陷囹圄多年的「罪行」,包括公開稱俄羅斯特別軍事行動為戰爭、詆毀俄國軍隊及政府,及為烏克蘭人道組織募款和物資,「這可是資助恐怖主義」。

眼看著土耳其簽證5月10日到期,短期內有家歸不得,屆時他勢必得離開,「看能不能去阿根廷吧,他們讓我待90天」,阿根廷也有些烏克蘭朋友好照應,這些友人並未離他而去。

「我會持續抗議到離境那天。」

比起瓦西里參與反戰抗議之初的躊躇,力反蒲亭的柯維亞辛3月4日自莫斯科抵達伊斯坦堡後,立刻投身相關活動,「如果我不挺身支持為自由及獨立而戰的人們,我將失去自己及人性」。

抗議現場不時有民眾駐足拍照,柯維亞辛猜測可能是俄羅斯領事館人員,但他不擔心露臉可能招致的後果。他認為,蒲亭已經破壞他與家人的關係及所愛的國家。除了榮譽、尊嚴及自由,他已經沒有什麼好失去的。

「幾乎我所有的親戚及家人都不和我說話,他們覺得我是背棄國家的叛徒。」烏俄戰爭爆發後,柯維亞辛積極與家人溝通,但難見成效。他要記者試想有天醒來發現自己身在瘋人院,「你驚慌失措地告訴旁人,國家軍隊正在屠殺平民,但你的家人卻說,一切都很好,發生的這一切,都是必要的」。外人聽來離奇的情節,卻是柯維亞辛與至親的真實互動。

面對未來,柯維亞辛且戰且走,沒有規畫,但他清楚,只要蒲亭持續掌權,他就不會踏上國土,「俄羅斯有座監獄在等我」。

「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4月5日指出,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的5週內,俄國經歷了十月革命以來最大規模的人口出走,數十萬人已離境,也有人認為超過百萬名俄人遠走他鄉。(編輯:韋樞)1110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