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科學家遇刺身亡 地位等同核武之父

The Central News Agency 中央通訊社
·4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央社華盛頓27日綜合外電報導)伊朗核子科學家法克里薩德今天遭狙殺身亡,伊朗指控幕後凶手是以色列。法克里薩德多年來刻意低調在伊朗核武計畫的地位、鮮少公開露面,但在一些人眼中他猶如伊朗核武之父。

「紐約時報」報導,法克里薩德(Mohsen Fakhrizadeh)長久以來一直是以色列情報單位「摩薩德」(Mossad)鎖定的頭號目標。以色列被普遍認為是10年前連串伊朗科學家被暗殺的幕後元凶,包括法克里薩德一些副手。

伊朗從未同意聯合國旗下的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 )調查人員約談法克里薩德,說他不過是一名任教於德黑蘭市中心「伊瑪目胡笙大學」(Imam Hussein University)的學者。

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在小布希政府2007年一份長篇評估裡有一系列機密報告,稱學者身分只是掩護;2008年,國際原子能總署一份首席督察員的非機密簡報,揭露部分法克里薩德的活動,外界也得知他負責執行一些伊朗的計畫,像是解決飛彈彈頭小型化、確保重返大氣層後仍能運作等武器設計最為困難的問題。

「華盛頓郵報」報導,法克里薩德有時僅被簡單以大學教授的身分提到,連伊朗官媒都鮮少承認有這號人物,直到伊朗正式放棄核武計畫後,西方國家才公開確認他是伊朗核武研發的核心要角。

法克里薩德近年才漸漸褪去神秘面紗,與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同場的畫面出現於一些伊朗官方網頁,但恐也導致他今天的不測。

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專家戴格瑞斯(Holly Dagres)表示,法克里薩德被認為是「伊朗的羅伯特.歐本海默」,羅伯特.歐本海默(J. Robert Oppenheimer)是當年為美國研發出用於轟炸日本的世界頭兩顆原子彈的科學家,被喻為原子彈之父。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資深研究員薩德加波(Karim Sadjadpour)說:「法克里薩德很可能比任何在世的人知道更多伊朗核子計畫,少了他的知識、機構記憶與帶領,對伊朗無疑是一大打擊。」

一些分析家把法克里薩德之死的重要性,拿來與今年初伊朗重要將領蘇雷曼尼(Qasem Soleimani)遇刺相提並論;身居伊朗海外秘密任務高層的蘇雷曼尼,1月訪問巴格達時遭美軍空襲暗殺身亡。

不過核武擴散專家間認為,縱然法克里薩德最為人所知是他數十年來從事核子科學工作,但如今他的死會否重創當代伊朗核子計畫其實不無疑問。

華盛頓近東政策研究所(Washington Institute for Near East Policy)中東議題專家韓德森(Simon Henderson)說:「這類人物誠然極為重要,但畢竟非無可取代。」他說就像伊朗的海外行動,也並未因蘇雷曼尼被殺而終止。

與蘇雷曼尼一樣,法克里薩德在1979年伊朗巴勒維王室遭推翻時應還是名18、19歲的年輕人,因此他現年應為60歲上下。

伊朗革命後他也加入用於保護新共和國與落實嚴格意識形態的伊斯蘭革命衛隊,後來成為帶領核武研發的核心要角。據聯合國官員表示,擔任與伊朗軍方關係密切的「物理研究中心」(Physics Research Center)主任期間,他參與草擬研發計畫並為伊朗第一個濃縮鈾工廠籌措零件設備。

伊朗2003年在西方國家施壓下正式放棄秘密的核武計畫「阿瑪德計畫」(Amad Plan),但這些年下來法克里薩德從未接受國際原子能總署調查員約談;法克里薩德被認為是這個計畫的負責人。以色列特工2018年竊得數千份伊朗機密檔案帶出伊朗後,法克里薩德對伊朗核武的重要性才被凸顯。

按美國與以色列分析家所稱,阿瑪德計畫終止後,法克里薩德仍繼續督導後繼的相關組織,持續雇請大量參與阿瑪德計畫的科學家,從事核子相關研究。

法克里薩德遇刺登上伊朗媒體頭條,稱他是伊朗國防部「研究與創新組織」的負責人,一些報導說他還參與伊朗軍方因應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防疫。(譯者:陳亦偉/核稿:盧映孜)109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