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與六大國重啟談判:核協議的前世今生

·4 分鐘 (閱讀時間)
An Iranian technician works at the Isfahan Uranium Conversion Facilities (UCF), 420km south of Tehran,
伊朗與六大國就伊朗核協議的談判2021年11月底在維也納重啟,有關協議可能將塑造中東的未來格局。

伊朗與六大國就伊朗核協議的談判11月29日在維也納重新啟動,有關協議可能將塑造中東的未來格局。

伊朗和世界六個大國2021年11月底在維也納舉行會談,試圖恢復一項關鍵的核協議。

2021下半年,圍繞伊朗的核意圖問題,中東的緊張局勢加劇。以色列撥款15億美元,聲稱凖備對伊朗核設施實施武裝打擊。

而國際原子能機構警告說,它未能與伊朗就關鍵的核設施檢查達成協議。

伊朗一直否認試圖開發核武器,並表示歡迎恢復之前與世界主要六大國達成的協議,以換取放鬆對其經濟制裁。

如果維也納談判成功,對伊朗經濟制裁可能會結束,並能限制伊朗未來再生產任何潛在危險的核材料。

但如果談判失敗,可能會讓中東再次走上一條危險的道路。

最初的伊朗核協議是什麼?

An exterior view on the Arak reactor site
伊朗核協議限制了伊朗在其核工廠的開發能力。

這是所謂的P5 + 1、即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美國,俄羅斯,中國,英國和法國)加上德國共六國與伊朗就其核計劃談判達成的協議。

伊朗同意接受對該國鈾濃縮生產和儲存的限制,關閉或改建幾個核設施,並允許國際視察員訪問有關地方。

作為回報,對伊朗的許多重大國際金融制裁被取消。

伊朗否認曾經試圖開發製造核武器,但過去曾被幾個國家和國際原子能機構指責這麼做。

P5 + 1認為,核協議將阻止伊朗發展製造核武器的能力;伊朗則希望解除制裁,極大地提振陷入困境的經濟。

經過一系列漫長的談判,伊朗核協議於2016年1月生效。

為什麼協議會破裂?

Donald Trump sat at a desk pointing
美國前總統特朗普

最簡明的回答是,因為美國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

伊朗核協議是在奧巴馬擔任美國總統期間簽署的,但特朗普在上台之前很久就明確表示,這是他見過的談判中最糟糕的協議,並一再嘲笑協議是可怕的和可笑的。

他認為,協議對伊朗核活動的控制太弱,它應該還包括對伊朗彈道導彈計劃的限制,而且協議的條款沒有持續足夠長的時間。

特朗普於2018年5月宣佈美國從協議中退出,並恢復了對伊朗的制裁。

作為回應,伊朗開始將鈾濃縮到協議允許的水平以上,並減少了與國際核查人員的合作。

誰想恢復它?

Joe Biden speaking from a podium
拜登總統在擔任奧巴馬副總統時就支持伊核協議。

從表面上看,特朗普下台後,每個最初簽署伊核協議的國家都希望恢復它。

首先伊朗從來沒有希望該協議被取消,而P5 + 1中只有特朗普總統在任時的美國希望看到它被撕毀。

拜登總統在擔任奧巴馬副總統時就支持該協議。

他目前的大多數伊朗問題顧問都是在2015年幫助談判協議條款的人。

那麼維也納談判有可能成功嗎?

Ebrahim Raisi speaking from a podium
伊朗新總統萊希可能會採取比前政府更強硬的態度。

還有些障礙。

對美國撕破協議,伊朗感到憤怒,稱其為「流氓政權」。

伊朗的首要要求是讓美國解除制裁,而華盛頓的重點是讓德黑蘭先停止濃縮鈾 。雙方都希望對方先採取行動。

由於這些問題,美國代表可能不會在會談期間直接與伊朗代表會面。

伊朗還在六月份選出了新總統易卜拉欣·萊希,他被認為在對外關係上採取了比前政府更強硬的態度。

萊希總統承諾,他不會允許維也納會談拖延。

他還駁斥了就伊朗彈道導彈計劃及其地區政策進行任何談判的可能性,包括伊朗對幾個國家武裝團體的支持,儘管西方國家呼籲這些問題也成為在維也納達成的任何新協議的一部分。

這些因素可能會使恢復協議比最初看起來更困難。

中東各方都很高興看到協議恢復嗎?

沙特阿拉伯是伊朗的主要地區競爭對手,謹慎支持原來達成的舊協議。

Israeli F15 jet fighters refuelling from a tanker aircraft
以色列表示,它不會排出解決伊朗核問題的軍事選項。

以色列被認為是中東唯一的核大國,儘管它從未證實過這一點。

但以色列對最初的協議持嚴厲批評的態度,認為它仍然會讓伊朗朝著實現掌握核武器的方向發展。

以色列此前曾對中東地區另外兩個國家的核設施進行空襲,並表示永遠不會允許伊朗發展核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