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薪、失業、還學貸 爛牌人生推坑八大

READr 讀+

一聽到「酒店小姐」你會浮現什麼形象?調查發現47% 酒店小姐入行後變得憂鬱、51% 曾求助心理醫生、13% 至少自殺過一次,為什麼酒店小姐會成為自殺高風險族群?READr 讀+授權Yahoo奇摩「誰殺了酒店小姐?」系列專題,不貼標籤,讓一群酒店小姐述說人生故事,她們為何走進這個世界?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圖片來源:Getty image)

「為什麼幹這行?」

這幾乎是多數人初識酒店小姐時,第一個會想問的問題。在我們得到的問卷結果中,確實多數答案都毫不意外地與「快速賺錢」、「缺錢」有關。76.3% 受訪者入行與快速賺錢、存錢有關,12.7 % 受訪者則主動提及因負債入行。看起來,純粹就是為了錢。

然而,當我們進一步細讀受訪者的回答時,發現她們其實還傳達了錢以外的訊息。例如以下幾則:

「普通工作薪水少到付完房租就得吃土了,只有這個工作能維持『剛剛好有點質量』的生活,還能存錢,不需要像那些低薪企業還要你有幾年經驗……」-問卷編號 023

「缺急錢又不想借錢,加上白天的工作是薪水極低的自由業。」-問卷編號編號 014

「都是投入勞力與時間,不如挑戰一個能夠在最短時間刷出高額報酬的工作。」-問卷編號編號 005

此外,好幾位問卷填答者也提到,踏入酒店是因為找不到其他工作。

她們的回答其實反映了年輕族群因為缺乏人力資本,而容易面臨的失業、低薪問題。除此之外,20% 受訪者至今仍在償還學貸,而她們的年齡幾乎都只在 20 歲上下。在同齡族群普遍仰賴家庭提供教育、經濟奧援的狀態下,這代表的是她們家庭經濟狀況不佳,還是另有原因?

酒店陪侍工作不能跟性工作畫上等號,但長期針對性產業進行研究的中山大學社會系副教授陳美華認為,兩者有高度的相似性。陳美華指出,未成年者進入性產業,大部分是因為得不到家庭在經濟、精神上的支持。父母威權管教,或是親子關係疏離,會讓年輕族群更傾向尋求同儕支持與經濟獨立。

至於成年後才入行的性工作者,陳美華則認為她們多數是因為教育資本薄弱,導致經濟資本貧弱,而服務業勞動條件又太糟,加上就業市場中的性別不平等,造成女性容易進入賺錢快速、工時彈性的色情產業,此後也難以脫離。

換言之,「缺錢」、「急著賺錢」可能只是色情產業從業人員(性工作、酒店陪侍)入行的表層原因。深層的原因,可能是家庭、社會、人際網絡、出了問題,加上教育與經濟資本薄弱,以及就業市場中的就業不平等,才會讓這些條件不好的人「選擇」進入色情產業工作。

離家

我們在幾位受訪者身上,都看出她們或多或少因為和原生家庭的疏離,還有對夢想、同儕、愛情的追尋,以及就業市場中的性別歧視,因而選擇進酒店賺「快錢」。

小花為了能有更多藝術創作空間,拒絕父母干涉她的夢想,選擇進酒店賺學費、購買創作材料。她說:「經濟獨立後,可以減少跟家裡的衝突,他們也不會把經濟壓力轉移到我身上。」

拉拉L 因為交男友而被家庭切斷金援,此後她經濟獨立養男友,卻遺憾沒能完成大學學業,至今仍一邊持續酒店工作,一邊準備重考。

米兒來自重男輕女的家庭,父母將大部分資源挹注給弟弟,卻對她在情緒、經濟上的困境袖手旁觀,而她同時也因為對大學教育失望,轉而在酒店尋求成就感和自我修煉。米兒說:「在酒店這兩年雖然沒存什麼錢,但我為了讓家人不問我的事情,就都會寄錢回家。他們以為我一邊唸書,一邊開設計工作室,因為我在他們面前演很好。」

K 休學後身無分文,為了籌措幾千塊動物醫藥費,選擇進酒店賺錢;她不願向家裡拿,家裡也無力給。她說:「當時我已經有寵物美容師執照,但那時候寵物店老闆叫我穿低胸的衣服,說這樣客人比較多⋯⋯同樣都是要受到騷擾,但角色轉換加上隨之而來的高薪,反而覺得自己有被安撫到的感覺。」

小紫和父母關係淡薄,從小只是表演好孩子形象給爸媽看。她為了支持並理解姊姊而投入色情產業,同時也把從酒店、按摩院賺來的錢,拿來支持自己賺不了錢的設計、藝術創作、媒體工作,以及藝術研究所學費。她說:「一直以來我都在演戲,演好孩子和乖學生給爸媽看,但他們都不真的了解我的狀態。」

上述幾位受訪者的入行原因,確實都與錢有關,但都和肥皂劇與小說中,會設定的「負債幾百萬」、「家人生重病急需醫藥費」、「單親媽媽慘遭渣男推入火坑」等刻板印象有很大的區隔。

幾位受訪者入行時對金錢的需求,少至幾千,多則數萬,平心而論都不是什麼天大數目。如果父母、親友、同儕能夠救急,或是為她們提供心理、經濟上的穩定支持,她們入行的動機或許就隨之煙消雲散。

「我們應該停止將金錢需求視為色情產業從業人員,最深層,甚或是唯一的考量。」陳美華分析,這個社會真正該思考的問題是 - 為何這些女性在面臨人生難題時,找不到,或者不認為有可以求助的人,同時也不認為自己可以有更好的選擇?

「表面上看起來都是為了錢,要嘛有悲情的故事,要嘛就是另一個極端,被說成拜金,但其實癥結是性別化的勞動市場。就業市場中沒有提供女性好的選擇,即便現在有性平法(《性別工作平等法》),但女人能取得的工作還是不好,而且需要(比男性)相對漂亮的文憑。所以家庭能否提供好的物質基礎很關鍵,沒辦法的話,許多年輕人不想為了少少的錢被父母管教,就會選擇經濟獨立,這之後又很容易導致她人力資本薄弱,能選擇的工作又更受限。」READr 讀+看完整文章

更多READr 讀+文章
娃娃機夾什麼
窮得只剩一條命
萬畝農舍良田起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