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韻詩:不屈服紅色恐怖 一定追究責任

The Central News Agency 中央通訊社
中央社

(中央社記者陳俊華台北29日電)香港歌手何韻詩今天參加台港大遊行時遭潑紅漆,她說,原來在台灣,也有紅色恐怖,「我們不可能去屈服」,不會因為有恐嚇行為而退下;是否提告會再跟律師討論,但絕對會追究責任。

台灣多個公民團體下午在台北市濟南路一段舉行「929台港大遊行:撐港反極權」,參與活動的何韻詩下午接受媒體聯訪時,卻突然遭一名戴安全帽和蒙面的不明人士從後方潑紅漆,造成何韻詩的頭髮和上衣都是紅漆,身旁的媒體記者也連帶受波及。

何韻詩傍晚在無黨籍立委林昶佐、台灣公民陣線發言人江旻諺陪同下,在濟南教會舉行記者會。江旻諺表示,針對何韻詩遭潑漆攻擊,他要代表主辦單位向何韻詩說聲抱歉,台灣社會遭惡意組織滲透,這是台灣人的責任,沒有好好守護民主國家,不該縱容暴力發生。

是否要對施暴者提出告訴,何韻詩說,事件發生非常地快,她會先問過律師的意見,看看這件事在台灣能用什麼罪名告發,「但是最基本的一定會去追究」;台灣社會發生越來越多「紅色恐怖」,作為事件的當事人,一定會做出該有的行動。

何韻詩說,統派力量不止在語言上,還有粗暴手法,這是在台灣民主社會中不能被接受的,感覺已經倒退到50、60年代,以暴力去把別人的聲音滅掉;但不能因此退縮,極權已在台灣、澳洲、加拿大、美國等海外造成影響,現在已經是「沒有退路的時候」。

她說,過去3個月香港各地抗爭中,學生展現超乎意料的勇氣,香港政府、警察、親中團體、人士,不斷用各種方法,嘗試把人民聲音滅掉。她原本以為只會發生在香港,但原來在台灣,一個擁有真正民主的地方,也有這種白色恐佈,甚至紅色恐怖狀況;追求民主法治是不可能退下來的,「不會因為有恐嚇行為而退下」。

何韻詩表示,今天攻擊她的人、親中人士,無論自發性或組織操控,已經挑戰自由,她首次遇到這種手法攻擊,但還遠遠不及香港學生、市民受到警察、親中人士用不同方法攻擊,「我們不可能去屈服,如果他們用紅色恐怖的手法,讓我們去接受暴權、極權,人民更要站出來說不,我們不會害怕。」

何韻詩表示,她真的不希望看到,有一天連台灣人走到街上,都要戴口罩、連台灣人出來講句關於民主的話,也要戴上口罩,「我真的非常不希望看到這一天」,台灣人還有機會的話,真的要做出非常大的反抗。

林昶佐表示,兩位潑漆的人都被警方偵辦中,是統促黨的幹部,過去幾年來只要台灣為香港發聲時,就有這些組織相關人等要干預。在民主自由社會中,各式聲音都會有,統派活動在台灣也見怪不怪,雖然主張讓人刺耳,但台灣人民還是選擇容忍,因為大家還相信言論自由。

林昶佐說,這次事件不能姑息、不能寬待,看起來已經有組織犯罪的可能性,同樣的人用同樣的方式妨礙自由,雖然公然侮辱部分要由何韻詩決定是否提告,但妨礙自由、組織犯罪是非告訴乃論,會要求警方、檢方一定要主動偵辦。(編輯:謝佳珍)1080929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