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都在漂綠!」氣候少女戳破COP26的真相?

·5 分鐘 (閱讀時間)

【Day 6】瑞典氣候少女童貝里再度對聯合國氣候大會開嗆,帶著一貫的重砲形象,抨擊這是場失敗的聚會,沒有減碳的具體行動,各國僅在「漂綠」。

COP26氣候大會在10月31~11月12日召開,被視為「人類搶救地球的最後機會」,197個締約國坐上談判桌、訂定減排目標。此次,許多台灣團體也前進COP26、緊盯關鍵進展。系列解析報導請鎖定《遠見》數位平台。

立即點入 👉「台灣人在COP26」專題報導

11月5日,當《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26次締約方大會(COP26)如火如荼進行時,場外大批群眾利用假日,聚集在英國格拉斯哥展開示威遊行。

瑞典氣候少女,葛莉塔.童貝里(Greta Thunberg),由於曾經成功發動全球學生「為氣候而罷課」,在這次遊行中的一言一行,也備受矚目。

「COP26的失敗已經不是什麼祕密了!」童貝里對聚集在這座蘇格蘭大城的數千名年輕示威者說:「這不再是氣候會議,這是一個全球性的漂綠日。」

她也抨擊了來自200個國家的代表,認為他們忽視了科學共識,「沒有領導人的樣子」(Our leaders are not leading.)。

大批群眾於格拉斯哥COP26氣候峰會外展開示威遊行。取自Greta Thunberg twitter
大批群眾於格拉斯哥COP26氣候峰會外展開示威遊行。取自Greta Thunberg twitter

大批群眾於格拉斯哥COP26氣候峰會外展開示威遊行。取自Greta Thunberg twitter

漂綠的英文是greenwash,由象徵環保的green(綠色)和動詞whitewash(漂白)組成,用以說明公司、政府或是組織,以宣傳行為對外說明對環境保護的付出,但實際上卻反其道而行,這個詞最初出現在1990年代初期。

COP26峰會希望讓百餘國家承諾在10年內至少減少30%的排放量,但身為「週五為未來而戰」(Fridays for Future)國際組織創辦人的童貝里對示威群眾表示,全球元首正在積極製造漏洞和型塑框架,好讓自己國家受益並繼續獲利。

童貝里提醒,各國領袖顯然害怕承認無法達成地球縮小升溫差距目標的真相,「但無論他們如何努力,都無法逃離」。

根據聯合國估計,按照目前各國的碳排放情形,21世紀的地球均溫將升高2.7度。

綠色和平執行董事摩根(Jennifer Morgan)也聲援了這場示威,她強調這些年輕人為這場峰會帶入了非常重要的急迫性,如果地球升溫無法縮小到1.5度,對下一代的年輕人將帶來巨大風險。

氣候少女:有時你需要激怒人們!

10月30日晚間,當童貝里搭乘火車,風塵僕僕地抵達蘇格蘭格拉斯哥參加COP26,這位2021年1月3日才滿18歲的少女離開火車站後,馬上被當地警察、媒體和活動人士包圍,一度讓交通受阻。

童貝里搭乘火車自瑞典前往英國格拉斯哥。取自Greta Thunberg twitter
童貝里搭乘火車自瑞典前往英國格拉斯哥。取自Greta Thunberg twitter

童貝里搭乘火車自瑞典前往英國格拉斯哥。取自Greta Thunberg twitter

11月1日,她接受了《英國廣播公司》(BBC)的專訪,訪談中她表示,各種活動倡議人士必須向政客們展現強大的壓力,更語出驚人的指稱「有時你需要激怒人們」。

童貝里表示,施加給政客們的巨大公眾壓力,是為了確保他們為減少碳排放進行了足夠的努力,當被問及部分示威活動必須封鎖道路時,她緩頰解釋,只要沒有人受傷,激怒一些人來喚起大眾對某些議題的注意,是必要之惡。

當初以領導學校罷課以抗議氣候變化而聲名大噪的童貝里說,如果沒有摩擦,她所領導的運動永遠不會擴大到全球規模,「要知道改變是可能的,因為回顧歷史,看到過去社會發生了這麼多的巨大變化,如果對改變不抱任何希望,我就不會成為環保倡議者」。

童貝里再次強調,將全球暖化控制在1.5度「在理論上是可行的」。

最後,主持人詢問童貝里是否會參與選舉時,童貝里重申目前全球對抗氣候變遷不僅需要制定2030年或2050年的淨零目標。最重要的是,接下來的每個月、每一年都必須制定目標。她指出她非常清楚從政後的影響力,也坦白的正在考慮參選,一切還在評估,「但至少不是現在。」

「你們怎敢?」怒戳政客虛偽

2018 年8月20日,時年15歲的童貝里開始在瑞典議會外靜坐抗議,舉著「為罷課氣候」(Skolstrejk för klimatet)的標語,要求瑞典政府根據「巴黎協定」減少碳排放量,並決定靜坐罷課到當年9月9日的瑞典國會大選結束。

2018年,童貝里因「為氣候罷課」而聲名大噪。取自Greta Thunberg臉書
2018年,童貝里因「為氣候罷課」而聲名大噪。取自Greta Thunberg臉書

2018年,童貝里因「為氣候罷課」而聲名大噪。取自Greta Thunberg臉書

童貝里這場罷課不但成功攫取了瑞典當地的媒體關注,更藉由社群、媒體擴散到歐洲、全球,吸引了其他國家的學子紛紛起而效尤,組織了要求各自國家關心氣候變遷的罷課活動,短短4個月,從日本到英國已有超過2萬名學生參與氣候罷課活動。

2019年初,童貝里證實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的提名(未獲獎);同年,童貝里選擇搭乘遊艇從歐洲橫渡大西洋,參加紐約的COP24峰會,並在會中演說。

▼ 童貝里於COP24峰會上發表演說


她在演說中怒目向出席的各國元首表達不滿,認為政客們用空話偷走了地球下一代的夢想和童年,「你們怎麼敢?」(how dare you?),成為她至今仍讓人津津樂道的演說。

檢視COP26開會第一週的成果,儘管有超過40個國家承諾,要在2030至2040年逐步淘汰燃煤發電,超過20國已同意終結外國石化燃料的融資,印度總理莫迪也宣示2070年要達成淨零碳排,然而在生態崩壞逼近臨界點的當下,各國採取行動的速度,顯然還不夠快。

或許誠如童貝里的重話批評,各國倡議居多,但後續真正付諸行動的到底有多少值得質疑。年輕人的一番怒氣,點破了COP26的某些真相。

本文轉載自遠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