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裂的社安網/你覺得社福團體就得窮到底 合理的盈餘可以嗎?

王薏絜 柯勝雄
·6 分鐘 (閱讀時間)

講到社福團體,大家是不是認為就是得窮到底?但或許這樣的思維該翻轉了,因為有穩健的財源,才有永續的發展,幫助更多人,以日本的社福團體來說,接政府委託的案子,如果沒有合理盈餘,得賠錢,根本不會接;而除了政府補助、大眾捐款,還有社福團體,創新開發街頭實境遊戲給民眾體驗,一方面提供工作機會給無家者,一方面增加組織營收。

圖/TVBS
圖/TVBS

從有家到無家,大眾的認知不該是一句,「沒有努力工作」的以偏概全。

雜誌銷售員飛機先生(前無家者):「(當年)在上班的當天身體趴下去了,生病了中風,我到現在走路還不穩定。」

關主:「大家今天要參加的活動,叫做艋舺走撞,無家者的尋家之路。」

圖/TVBS
圖/TVBS

關主:「那你今天扮演的是一個奶奶,今天會經過的地方。」

從想像到體驗,一場真人街頭實境遊戲。

關主:「歡迎大家在就是今年最強寒流的時候,來到萬華。」

關主:「融入自己的角色,自我介紹一下。」

玩家(念角色故事)當老闆之後,還開發副業卡拉OK小蜜蜂,電動玩具店還有投資股票。

玩家(念角色故事):「就一直在鐵工廠做到老了,手腳都慢了,老闆就...那個時候就說,老張10萬塊拿去(要資遣),不是我無情啦。」

圖/TVBS
圖/TVBS

11個參加者分別扮演9位無家者和2位社工,了解角色故事和遊戲規則後,接下來2小時以全新身分闖蕩江湖。

玩家vs.關主:「出發,雨傘雨傘有沒有拿。」

玩家:「我從那個派工處拿到工作。」

玩家:「現在任務是,我們要去永興亭然後跳陣頭。」

我們跟著男子二人組,不到10度的超強寒流又濕又冷,他們走得飛快,好不容易找到上工地點。

玩家:「要賺錢拿到最好的那個成就,要解鎖最好的成就。」

玩家:「可以幫我們錄影嗎拍個照,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圖/TVBS
圖/TVBS

這時必須放下偶包,找路人錄影才能讓關主驗收,接著。

他們在出陣頭,完成後領到報酬才能讓角色治病租房子等等,參加者對無家者的日常很快就有感。

玩家:「因為我發現它(派工地點)距離是非常遠的,我覺得有一個部分就是讓我們能夠,實際地走在這個歷程裡面看,無家者在這個過程,如果他真的要工作,他必須要經過什麼樣的一個交通過程或者是他必須要靠自己的雙腳,才能達到那樣的目的地吧。」

很喘很累不斷奔走是玩真的,現實就是當工作地點太遠,無家者連交通費都負擔不起,可能很多人不知道,7到8成的無家者是有在工作的並不是遊手好閒?」

關主:「新工作上架囉。」

關主:「好那你可以參考一下,我們新上架的工作。」

關主:「(體力值)一點的話,你們都只能做這種250的工作。」

圖/TVBS
圖/TVBS

人生就是不知道何時會發生把你擊倒的變故,芒草心慈善協會,打造艋舺走撞街頭遊戲,每個角色都是由真實故事設計出來的。」

雜誌銷售員飛機先生(前無家者):「我是以前是無家者,我會分享比較簡單,那等一下如果說對某一段(故事)比較有興趣,我們會有時間讓我們來討論。」

玩家們在經歷長時間街頭奔波,再聽到無家者導師現身說故事感受更強烈。

雜誌銷售員飛機先生(前無家者):「我很希望說,改變他們(社會)對無家者的傳統觀念,不要給他們貼標籤,其實無家者每一個人都很想要有工作,不是他們好吃懶做,而是工作沒有給他們機會,所以他們一直在爭取)。」

圖/TVBS
圖/TVBS

飛機大哥是芒草心培訓的講者,他過來跟團體分享可以領到講師費以芒草心來說,他們做的直接服務包括無家者的收容據點,陪伴輔導個案就業等,主要是政府補助有一些來自捐款,而另一方面也做社會溝通,創新開發像艋舺走撞等街遊,讓大眾報名成為收費的活動,可以培力無家者提供工作機會,撕除民眾對無家者的負面標籤,還有增加一點組織營收。

芒草心企劃專員廖冠樺:「像我們拿政府的案子,比如說做(收容)據點,他會要求比如說服務的人次,然後包含他的經費,也是看你服務的人數人次,來決定撥給你多少經費,但是像我們在開發社會溝通的方案,就比較沒有那個壓力,應該說我們可以比較去自己訂一些,比較不是單純看數字的指標。」

社會工作以人為核心,不是工廠生產線。

圖/TVBS
圖/TVBS

暨南大學社工系教授張英陣:「當我們在看績效的時候,不要那麼全部都是效率導向數字導向,尤其對社會服務來講,對社會工作來講,我覺得那個看到服務對象那種改變,那種成果是比較更重要的。」

社福團體要面對政府的案量檢視,而其實接政府的委託補助案對有些機構來說是虧錢在做,或許不少民眾會認為非營利組織為何要賺錢。」

圖/TVBS
圖/TVBS

社工圖文創作者飽螺(社工師):「前年去日本參訪的時候,我說以政府,日本政府委託給你們的一些服務,那這樣的服務,你們額外還要自己再去支出這樣的錢嗎?就是還要額外自籌或什麼嗎?他們回我說如果不會賺錢我們為什麼要做,對日本的社福團體來說,我需要長久我的服務需要長久的營運,那我需要有一定的獲利,我才可以一直走服務更多人。」

政府和社會大眾應該翻轉思維,社福團體不以營利為目的,但不代表是不需要錢的團體,合理的盈餘妥善的監督才有永續的發展,高齡少子化的台灣,將會更依賴社福系統安身立命的保護網,必須大家共同撐起。

更多 TVBS 報導
小六離家出走 半夜跌倒流血向警求助
「早報警被騷擾」屏東女仍遭擄殺 社工:社安網攔截不了
超商就是我家 宜蘭6旬翁在超商連住4天
兒車禍重傷 年邁父「顫抖簽器捐」慟喊:爸爸要放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