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新疆的「陸配」,為何想帶領台灣人遊牧藏區?

特約撰稿人 蔣金 發自台北
端傳媒

「我叫木子鵬,新疆烏魯木齊人,現在在台灣,我有一個新的官方學名:陸配。」

戴著牛仔帽,木子鵬帶著真誠的笑容,與台灣觀眾分享:「我剛來台灣時學台語,發現台語裏有個詞叫『烏魯木齊』,指人不精明或胡說八道,聽到我來自烏魯木齊,丈母娘還大驚,『原來烏魯木齊還真是一個地方啊?』」觀眾充滿共鳴的笑聲,將這位非典型「陸配」的面容襯托得更加爽朗,作為新手台灣女婿,木子鵬正努力帶著台灣人走近他美麗的故鄉,讓海島子民也能感受草原與風的開闊、自由。

當其他17歲少年正在教室裏苦讀度日時,木子鵬卻早已選擇橫越塔克拉瑪干沙漠,讓黃沙烈日成為他生命的起點。

這位34歲的「陸配」魅力何在,能吸引台灣旅客一同前往藏區,來場不一樣的旅行?原來,在來到台灣之前,木子鵬曾有過一段漫長的流浪記。當其他17歲少年正在教室裏苦讀度日時,木子鵬卻早已選擇橫越塔克拉瑪干沙漠,讓黃沙烈日成為他生命的起點。

「老師把東西教給你,學生假裝學,家長覺得把孩子送去教育,但其實念書跟教育沒關係,沒有真正的學東西,對生命沒有思考,我受不了。」木子鵬回憶,中學的自己時常感覺「抽離」,明明認坐在教室裏,卻像是正在看一場戲,「我看著大家,感覺特別荒誕。」直到他在朋友的隨身聽裏,聽見了「打口磁帶」,那是一種九零年代初美國流行音樂工業傾銷到中國的「垃圾」,看似廢棄的磁帶,接上了卻還能聽到裏頭的音樂。木子鵬回憶,當他按下播放鍵的那一刻,當時仍年輕的靈魂便被Nirvana樂團震撼了。

「原來世界上有這樣的聲音!」木子鵬想起當初的心情,仍然帶著滿滿的快樂與驚奇。Nirvana的聲音撞擊著木子鵬內心的躁動,他開始追問自己:「到底世界是怎麼樣?到底生命是怎麼樣?」這股青春鬱悶,或許人皆有之,大多數的17歲少年選擇將這些疑問拋在腦後,繼續往安穩的人生軌道前進,木子鵬卻選擇了一場華麗的遠行:騎單車穿越中國最大的沙漠。

逃離學校,騎單車橫越中國最大沙漠

木子鵬回憶,在茫茫風沙裏,他深刻感覺到:「生命在自然面前如此渺小,輕易就會消逝。」一趟總長1200公里的沙漠旅程結束,木子鵬人生已截然不同。

塔克拉瑪干沙漠,是新疆地圖上一片引人注目的空白,也是自古被畏稱為「進得去、出不來」的惡地。「我想穿越塔克拉瑪干沙漠」的念頭浮現在木子鵬腦海中,他便起身而行,與一位朋友上路,捨棄自南疆吐魯番而行的平穩道路,選擇翻過天山,直攻沙漠。

木子鵬回憶,這趟旅程始於八月份,他以為一路都是夏天,還穿著短袖開拔,卻在山上遇到大雪,被困在村子裏打哆嗦。兩人一路支撐到烏魯木齊與沙漠之間最大的城市庫爾勒,木子鵬等不及想買件外套,才發現當地根本沒辦法領錢。幸好兩人福大,經當地人介紹上了廣播節目,得到旅行社的贊助經費,不但解決了裝備問題,還開始跟電視台合作拍攝沙漠旅行,意外將旅行帶入了少許的「商業」模式。

不過,旅行之神的庇佑並沒有持續太久。進入沙漠路段後,木子鵬與旅伴遇上沙塵暴,大漠中風沙狂舞,彷彿要將入侵者全數吞噬殆盡。木子鵬沒準備登山面罩,只好撕下 T-Shirt 的布蒙在臉上,任憑細沙在耳朵及全身周邊亂竄。「能見度20公尺,前方幾乎看不見,只能不停蹬車。」木子鵬回憶,在茫茫風沙裏,他深刻感覺到:「生命在自然面前如此渺小,輕易就會消逝。」一趟總長1200公里的沙漠旅程結束,木子鵬人生已截然不同。

「那次沙漠的旅行一直影響著我,影響著每一次重要的決定,」他說。「從沙漠回來,雖然還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但我...

詳原文:來自新疆的「陸配」,為何想帶領台灣人遊牧藏區?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